隱世、刺客、暴亂夜

2015-sound-71

一片漆黑,只有敲打的聲音,歡迎進入《’71》(71暴亂夜) 緊張刺激的世界。未到現場,聲音先至,有節奏的撃碰,是槍戰? 是踢球? 環境聲不斷在製造懸念。暴動前夕先振聲勢,雙方佈陣,以一下一下敲撃來預示山雨欲來。從醞釀到爆發,張力慢慢建立,然後突如其來,無從預計。石頭迎頭打來,槍炮一下斃命; 穿梭窄街陋巷,疾走房舍走廊。

簡單、直接、暢快,無用多言,門一關上,親情落幕,戰場上演。尾場結幕,亦無須交代半句話去直白真相,人物反應的特寫已足夠。信任觀眾的智慧,去連結人物關係,高效率短時間內以動作戲去交代各不同機關的衝突,俐落無痕。鏡頭運動展示主角的心理變化,暴動前平穩銳利的影像,暴動後就暈頭轉向,模糊、零碎,沉浸進入現場氛圍的慌亂。陽光揮灑照向主角,年輕有活力的面貌,卻在混亂開始後出現煙霧四散。

2015-sound-gueros

電台聲、卡式帶聲、蟲鳴聲、人聲、車聲,躲避於家中的不安聲音; 慵懶的曲風在悠閒的遊車河中,遇上最愛後的安定。盡在《Güeros》尋找隱世歌神》中。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兩兄弟的心靈解藥之旅

耳機內傳出的歌聲將弟弟 Tomás與世界隔絕,他的世界就沈浸在音樂中。苦悶無聊依舊在環境充斥,還是只有音樂的共享才有了連結。接近電影的尾聲,突然切入另一個男孩的視角,另一場高空擲物的畫面,重覆著 Tomás 的劣行,看似是一個循環,就像公路在繞圈而沒有出口,亦像主角們走遍了東西南北就回到原處; 但其實有些不知不覺的微妙變化,在旅程中已出現,如這個小孩意外地引領著主角們找到了打破循環的希望。電影對 Tomás 的樂觀期盼,落在那伴隨他拍過大街小巷,記下這趟出走足跡的攝影機上。

哥哥是 Sombra。故事在他的定鏡結束,他笑得燦爛,安然在人群當中,相比於旅行之前,他還充滿內心的恐懼。電影的節奏猶如 Sombra 第一身的心理狀態,他躲藏在屋子裏時,鏡頭不懂得流動,聲音詭異而吵雜,然而踏出門外,愈走愈遠,鏡頭隨心活躍起來,聲音開始安靜平和,跟隨他的心境轉變。他害怕時,我們看到混亂的搖晃鏡頭; 他神遊時,我們跟著他暫時逃離現實,遁到詩意的描繪中; 他遇到夢中情人時,我們看到的,與他眼前所見的一致: 世界如同停頓消失,只有她在畫面內。

2015-sound-assassin

人聲、風聲、鼓聲、樹葉聲、蟲鳴聲、動物叫聲,相互匯聚成交響之樂; 聶,既是耳語之聲,亦與「攝」字共通,《刺客聶隱娘》是音效與攝影的藝術結合。

《刺客聶隱娘》- 聶

低調的,私密的,是為「聶」之本意,景色之間,音色之間,不分主客。聶,亦作輕柔,平和。打鬥一瞬即閃過,是速戰速決的俐落。沒有彈床跳輕功,也不見飛簷走壁,影像的踏實在地,反見意境的超越。那如詩如畫的空間,實無需填滿,那無言的、無聲的,就是電影的力量。

這是一種純粹的感覺,這是一趟新世界的發現與享受,如此獨一無二,唯有侯孝賢,戲內自有其韻律。他的「俠」如字意,就是小人物在大世界,往往將鏡頭擺得遠遠的,置身山水風土中,看人在動。「俠」在其氣派,不炫其技術,外景內景、銀幕比例、彩色黑白,過渡轉換,流暢無違和,每一個鏡頭的落墨描寫都如輕履,這安靜心緒延至戲外良久不散,以至每走一步,每行一著都小心翼翼,深怕破壞腦海中難得的安穩。

#2015年度音效之選
#2015年度配樂之選
#2015年度剪接之選

1 關於 “隱世、刺客、暴亂夜”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2015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