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重,再見

說一聲珍重,講一句再見,何日能重逢? 電影可以跨越距離,不論是物理還是心理的空間。《山河故人》的生離、《James White》(陪著你…走) 的死別、《百日告別》的悼念,在影像轉換的一剎,情意的傳遞、心靈的解放、共鳴的聯繫,猶勝萬語千言。

濤兒與到樂。兩母子在長途火車上共享《珍重》的歌聲,是她與他最親密的時刻。轉眼又過十年,他長大了,對她的記憶只有依稀,但腦海中還留著《珍重》這一首歌。在這個不久的未來,一直沒有母親的身影,直到最後,兒子在澳洲的海灘,向著汪洋喊了一聲「濤」,鏡頭向右慢慢移向大海,彷彿那聲音跨過無邊與無際,連接了澳洲與內地,到達濤所居住之處。鏡頭前的她在右邊,忽然轉過身,猶如聽見了樂的呼喚,是逾越地理的血脈相連、心靈相通。

2015-edit-mountain1

2015-edit-mountain-depart

James 與 Gail. 當母子間的相親成為了折磨,兒子的世界是侷促窒息的,畫面只有他的大特寫,疲累的狀態、緊張的情緒、掩藏的內心。只有出走一趟,離開家裏,心情自然放鬆暸闊,看到他有相伴去坦露情感,鏡頭也可以放得更遠。當他回到原來的家中,那份壓力又回來。

張力的劇烈轉變,在於鏡頭距離,亦是地理/心理同時變換。呼吸的節奏一急一緩的更替,音樂的強勁節拍與輕柔慵懶相交接,情緒的高低起伏被推到極致。 母親與兒子的相處如何從壓抑到爆發,就營造在畫面的反差與對比,直至一鏡直落的釋放。

2015-act-james-white

2015-james-white

心敏與育偉,以及他們所失去的。當她拿著雨傘望向左邊,他在另一個地方撐傘在敲右邊的門,兩個未亡人的行動與感受總是相連。他們都仍然預留一個位置給不存在的伴侶,想像著他們仍於身邊,只等待清醒後發現並非如此。他們都如此孤獨,但並非只有一個人才有這種孤獨的感覺。

2015-edit-flower

2015-edit-flower1

#2015年度剪接之選

延伸分享:
《百日告別》共享的孤獨,無盡的限期

1 關於 “珍重,再見”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2015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