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永恆

林夕的《一刻永恆》說過: 「即使見聞沿路一直變,風景性情人物會改變,即使故意再做一遍,情懷事後便難再現,只有回憶可珍藏當冠冕。」當下的一刻是永恆的,我們永遠捉不住時光,只有時光捉住我們。進電影院兩小時,看到的影像卻可以經過比兩小時更長的時間,可以是半生,可以是永恆,這是光影的魔法。《Boyhood》(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Still Alice》(永遠的愛麗絲)、《Love is Strange》(流離所愛) 都有刻骨銘心的時空跳躍,亦有跨越年代的真誠對話 (上一輩對下一代的寄望,下一代對上一代的諒解與感激)。

十二年的拍攝,在鏡頭前最大的變化,當然是男孩與女孩,但媽媽的滄桑同樣在年月累積。當 Mason 第一次與媽媽的老師相遇握手,在離開之時回頭再看看他,他可會預料到日後命運的軌跡? 下一幕馬上接到 Mason 在水池與一群小孩玩耍,跟著媽媽回來,觀眾才醒覺那位老師已經成為他的後父。媽媽與老師何時開始交往? 又何時決定結婚?

從初進入 Mason 的電影世界,到最後初進大學,兩個半小時內的生活片段是我們時代的見證。

Original-boyhood

《Boyhood》(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的成長是自然而然,《Still Alice》(永遠的愛麗絲) 的倒退則靠 Julianne Moore 的演出展現。Alice 從機靈到善忘,從清醒到渾噩,進程何其流暢。跟著她的主觀角度,一同墮入記憶錯亂的迷宮。明明只過了三分鐘,怎麼戲內人物說過了幾個月? Alice 不解,觀眾也不解; 我們經歷的時間與 Alice 的感覺一致,就能明瞭她的失落。

時間經過濃縮,劇情急速省略,一幕又一幕 Alice 病得更重,沒有年份字卡標示,到最後與女兒的接觸,從繁複理論簡化到得一個字,卻已蘊含一切,全片完結於這個定格,有 Alice 與 Lydia 之間無窮盡的愛。

2015-edit-still-alice

長大、失去記憶與認知,是慢慢的、逐步建立或摧毀,時間的省略是要表現轉變,之前與之後的面相與身體有多不同,失去了從前的不復返,不過《Love is Strange》(流離所愛) 的省略卻是一步從有到無。酒吧相聚,已是永別。鏡頭停在隧道口良久,他走了下去,暗示沒有下一次,好像是永永遠遠的離開。下一場戲已是 Joey 去找 George,連喪禮的告別式都過去了,生命無常的無奈,就淡淡然在沒有拍下的時間河流中。

2015-edit_LoveisStrange

#2015年度剪接之選

延伸分享:
Still Alice 永遠的愛麗絲 – 失去的藝術
Boyhood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1 關於 “一刻,永恆”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2015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