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Three

three

「三」這個結構,可見於《鐵三角》,可見於《奪命金》,銀河映像二十年兩部創作也有同樣的設計,新人主導的《樹大招風》之外,還有杜琪峯的實驗習作 -以三個主角為故事中心的《三人行》,延續影像表演的創意,同時帶來社會的反思。

片名涵義與電影關聯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三人行》電影的命名來自孔子《論語》的這一句。不一定只得三個人,其本意是只要有一群人聚在一起,就總會有學習的對象。電影的宣傳標語,將「必有我師」改成「必有一戰」,有一種慨嘆在其內。從前的教導要大家互相學習,如今卻是大家互相爭鬥,並沒有從對方身上作出自省,而只看出對方的不是。林夕改編羅大佑原詞的《之乎者也》作為主題曲,加上片名與標語,在在暗示著《三人行》有回應社會當前困局的意圖。

三人行的典故有三個解讀,可應用在《三人行》的主要角色身上。其一: 在我以外的兩個人,一個好人、一個壞人,以好人的好作榜樣,以壞人的壞作警剔,像片首從醫生的觀點出發,看警察與賊匪的身份,本就是一正一反,在社會的普遍認知下,警察是好人,賊匪是壞人,理應沒有灰色地帶,其二: 善與不善,不在於人,而是在於其行為,若那人行的是善,就應仿效,若這人行的是壞,就應作反面教材,這反映在故事發展的過程中,警察也有壞的行為,賊匪既是病人也有需要幫忙之時; 其三,我的善與壞,可從他人的反應所得知,若自己所行被他人認為是善,就應繼續; 若相反,就應改正。《三人行》呼應《論語》的主題,就在於醫生是否從警匪對決這經歷中,察覺到自身的善與不善呢? 她是否看到了其他人的行為而學到了什麼? 她選擇從之還是改之?

專業判斷的善與不善

杜琪峯的電影作品向來善於捕捉專業精神的極致,如《十萬火急》的消防員、《柔道龍虎榜》的功夫高手,《放逐》的殺手等,當然更常見的是警察執行職務,對於自身專業總予人專注與認真的形象。然而,《三人行》卻是首次反省「專業」的不足,更甚是將人物推向反派的一方,其「不善」正來自其對「專業」的盲目信奉、偏執或扭曲。

《三人行》在開首先鉅細無遺地呈現專業,這一回的主要對象是醫生。電影的第一個鏡頭已是手術室,手術的過程可稱得上極盡真實的還原,攝影角度展示了不同工具的運作,對白上亦有大量內行專用的術語,跟著是巡視病房的情節,詳細地報告病人的狀況與進展,除了為重點人物作出背景交代外,更重要是表現醫生的專業範疇。這兩場戲確立了醫生的專業身份,卻同時反映了主角的挫敗狀態,亦埋下了一道疑問 – 趙薇所飾演的醫生 (佟倩),其專業是否出現了問題?  佟倩在片中有三場重大的決定,牽涉其專業判斷,第一: 在手術失敗後,她在樓梯跌倒的思想掙扎,應否遵從上司忠告去回家休息。她是否有良好的心理狀態,繼續其醫生應有的冷靜客觀? 這直接影響後來的故事走向。第二: 她應怎樣對待一個有犯人身份的病人? 第三: 面對威脅,她可以忠於醫生責任,還是屈服就範?

打電話的一場戲尤其關鍵,代表她忠於醫生的專業,卻忽略每一個人應有的常識。在旁人看來理所當然,不會中伏的陷阱,卻原來是一個醫生的盲點。片中引用日內瓦宣言所述,醫生治病不因病者身份左右,卻不是其失去理智的藉口。她之後的第一反應是「放工」,迴避問題所在,有人來就說「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這種說法,似乎跟納粹戰犯推說自己不知道行動的嚴重性一樣,只是軍人服從的是權威,醫生卻受其使命所蒙蔽。後來處境逆轉,醫生以病人安危為大前提而越過其專業的界限,就引起社會早前報導有關醫療失誤的聯想,道出了專業失德的問題。《三人行》的社會隱喻在此可見,專業人士也有其思考盲點,所謂原則其實是雙重標準,最後只在迎合自己所想。

至於警察如何背棄專業,其呼應現實已非暗喻而是顯而易見。古天樂所飾演的陳偉樂,利用自己對條例的熟悉、內部的人脈關係去達致其心中的正義,並以此為開脫,仍然堅持自己是執行公義的象徵。杜琪峯聲演其上司,代表看不見的幕後勢力,手法跟《暗花》同出一轍,冷冷幾句已見其氣焰,並且顯現其帶頭漠視程序公義的不良風氣。更有趣的是場景調度,賊人總在明處,醫院病房、取藥處或走廊等都是燈火通明,反而警察們躲在門後的暗角,依然是杜琪峯簽署式的型格企位,臉上的陰影卻揮之不去。

流行金句與引經據典

近年港片常有所謂「金句」去回應當下香港的社會局面,《紅VAN》、《寒戰》、《選老頂》之後,銀河團隊也來參與,不過更自然地呼應劇情,減卻為講而講的突兀效果。「犯法都係為左執法」、「你信差人? 你信賊?」等都像觀眾而設的直接提示,本片有批判現實之意。片中匪徒一句對白更借助了昔日杜琪峯兩部作品的金句 – 「著起件袍就係自己人」 源自《PTU》,講警察包庇同袍; 「愛兄弟不愛黃金」源自《黑社會》,江湖兄弟為利益自相殘殺。

《三人行》的匪徒在電影中屢屢長篇大論地引經據典。首先是「羅素雞」寓言帶出歸納法的謬誤,連同隨後的集體擱淺說,這匪徒竟一直在暗示他同伴們的走向,劇情上其實說不通,卻似在文本外意有所指。歸納法是表面所見未為真,雖然警察一直被視為正義的一方,卻不代表他們就永遠是善良的一面; 集體擱淺則是為救同伴不惜全體一起犠牲,這會否暗指年輕人的社會運動,明知失敗都向前衝? 那賊匪們最後的舉動,是否在鼓勵香港人即使倒下都要來得轟轟烈烈?

這說法有跡可尋,在於銀河映像而非首次將「香港」代入賊匪處境,《毒戰》與《樹大招風》已是先例,高潮戲唱著《之乎者也》,也強化了這比喻的可能性。歌詞中「現在聽聽我們的青年他們在講什麼」,結合槍戰營救的大場面,要觀眾去想想他們為何這麼做,自然地想到現實中被逼向絕路的人要怎樣去反撃。觀眾跟其他病人一樣,身處其中卻無力參與,既是恐懼,也是無奈,或像精神病人般看透世情,裝懵扮傻? 或像已失去一切的,絕望而生無所依? 或像過路人般,只好奔走逃命?

《之乎者也》改編自羅大佑 1982年的創作,林夕修改的部分不多,新版的分野主要在於編曲與唱法 – 琴音與女聲的輕柔,跟槍火爆炸的聲響形成強烈反差。羅大佑版本的憤怒與控訴感覺,也化成了王菀之演繹下的哀怨,失去了活力。這場具實驗性的長鏡頭也跟著樂曲放慢了腳步,展現槍戰中各人不一致的步伐與生命不同的軌跡。這場戲中的主角都是歌詞所說的齊人嗎? 為著不應在乎的事去在乎? 自己不知的事又去裝作知道嗎? 回到圍繞「專業」的討論,這歌曲串連電影的訊息,指出不屬於自己專業範圍的,不應妄下定論,這一點又跟王菀之與林夕早前合作的歌曲《我們他們》相連,天上的怎能去批判地上的,換句話說,離地又怎能理解在地的處境?

情節氣氛的前後對照

《三人行》有不少前後呼應的心思,其一,手術前的古典音樂,代表醫生的心態轉變; 其二,醫生在樓梯間兩次回轉,一次是偏執一次是放下,結果的好壞讓其醒悟; 其三,犯人先跟左邊精神病人同步上演掙扎,結局就跟右邊病人一樣,是自食其果嗎? 不過,最具爭議性的前後對照,應是其風格的割裂,從主流的《PTU》一下子過渡到另類的《華麗上班族》,由專業技術轉到幻想瑕疵。

若說前段的手術戲份相當真實,企圖說服這個搭建佈景內上演的是現實情境,電視的新聞報導也在提醒觀眾,故事發生在真實世界,醫院的場景安排亦盡量求真,即使穿插了傳福音的義工,表現或不夠自然可信,其實也有合理解釋。不過,從一場真人表演慢動作的鏡頭開始,《三人行》就逐漸脫離既有認知的現實。這是整部電影的分割線,之前是杜琪峯過往經典元素的展現,著重細節 (換藥、吹口哨、偷鎖匙等) ,不同人物的站立位置與表情特寫,並以細微道具鋪展戲劇張力,氣氛一直在醞釀,在發酵,等待大爆發的一瞬間。然後,突然的節奏轉換,預期的激烈槍戰化為緩慢的肢體動作,就形成戲劇的反高潮。

堅持不用電腦特技去拍攝這一幕的原因,斷非寫實的考慮,因為現時的放慢效果仍是刻意,讓觀眾看到一切的虛假。虛假的意義何在? 在此後劇情急轉直下,角色的遭遇突變,人物的心態亦突變,醫生的轉捩點在於病人 (樓梯未能及時伸手),警察的轉捩點在於犯人 (卡住子彈),之後的行為也完全不合之前電影鋪墊的個性,不論場景還是故事都變得突兀,是刻意營造的虛幻夢境嗎? 所有矛盾無緣無故得到解決,難道這是醫生在樓梯間低頭合上雙眼後,所想像的理想情境嗎? 那最後一幕也不合乎醫生應有的期盼。

編導為了傳達大道理,犠牲了前半段細緻的鋪排,這實在也不是銀河的第一次,只是《三人行》實在過火。《意外》最後一場意外也是驚人的轉折,卻能表現主題有關人為或天意的討論;《跟蹤》雨後天晴的一幕也是戲劇巧合,同樣可訴諸宿命,但《三人行》這種逆轉去讓角色覺悟,不但邏輯上難有說服力,情感上亦欠缺打動人心的力量。而且長鏡頭過後,之前有所建立的枝葉角色都沒有任何交代,如林雪所演的警察、洪天明演出的年輕人等,未能像銀河一貫劇本般完整。

整體演出的合作火花

杜琪峯向來喜歡起用TVB演員,並能發揮其魅力與特質,這次《三人行》最搶鏡當數譚玉瑛,一場戲的表演內既有可憐亦見堅強,謝天華不用對白只需吹口哨,一開槍即見其型格。龔慈恩也是TVB出身,不過大概沒多少人記得了,她可演到護士的專業,既可溫柔也可硬朗。黃浩然本就是杜琪峯一手發掘的演員,這次也洗去了在大台劇集的感覺,重拾冷酷有型的格調。歐錦棠繼《樹大招風》後再一次不用在幕後配音,還有一向精彩的盧海鵬。看到這群演員們各有個別場面可發揮,更一同在那場難度極高的長鏡頭中表演,若放在公仔箱也覺難得,何況是大銀幕?

古天樂作為與杜琪峯慣常合作的一員,卻始終未見演技突破,儘管是主角卻未見神采,甚至稍呈老態,是劇本影響了發揮嗎? 不過除了 “Sorry Sir” 「無人聽」那一段的表現較不自然外,他演繹對他人的壓逼還是稱職,或許像《毒戰》一樣的奸角會較適合他? 趙薇在片中並沒有過多表情起伏,看來收斂低調,始終醫生理應在外需要表現得沉著穩當,可是隨著故事演進,角色的狀態理應更不穩定,卻未能反映在趙薇的演繹上,以致最後她的改變也不顯著。

久違了的鍾漢良重返香港觀眾的目光,也有相當的發揮空間,不過因著角色設定,或要保持其神秘感之故,沒有背景設計,就不及警察與醫生般有血有肉,但眼神的凌厲與唸台詞的自信彌補了其缺陷。其實這角色一直處於弱者姿態,亦在片中長時間躺臥在床,是相當被動,他身穿藍色病人服,在視覺上看來亦屬弱勢,不過鍾漢良能克服先天的限制,仍能有強勢的演繹,蓋過了劇本中他無計可施的不足。三個主要演員之中,就以鍾漢良這選角最有驚喜。

three-1

延伸分享 – 在影評上載的同一天,恰巧有資深影評人陳志華與朗天一同寫了《三人行》,也在此分享連結作參考。

香港死症誰能醫:你真以為《三人行》是警匪片?

抗爭大寓言--三人行

1 關於 “三人行 Three”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High-Rise 魔天豪廷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