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創新的感官衝撃

電影史的演變,來自有大膽前衛的創新實驗,看電影的樂趣之一,莫過於發現一個全新的世界,感受從前眼未曾見的境界。2015年在大銀幕看過三部備受國際肯定的作品: 奪得柏林藝術貢獻獎的《推拿》、康城平分評審團獎的《Goodbye to Language 3D》(告別言語3D) 與《Mommy》(慈母多惡兒) 擴闊電影的想像,發掘視覺設計更多元的可能性。

visual-blind-massage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會在第一天就閉上眼。然後什麼也看不見。」《推拿》沒有特效,但利用各種遮擋物 (自然如雨水、人工如手指) 製造視覺障礙,焦點變換頻繁,甚至有日夜顛倒的效果,過度曝光與完全黑暗可以輪流交替。健全者等同代入了盲視者的主觀角度,若不能集中影像,也許閉目聆聽還能更易理解故事與人物。若然要關閉視覺,就要強化其他感官的接收,現場群戲加上旁白的繁雜音效就大派用場。

理解過所有虛晃的搖動畫面後,就會發現《推拿》本是以一段六角戀情為核心。他迷戀她,她著緊他,他又只渴求她 … 與平常人的愛慾無分別,反而是更狂烈。欠缺了「看」的元素,他們的肢體動作顯著誇張,親密的接觸更敏感。小王只能在聽小馬與小孔的聲音,因不知呼喊聲為何而顯得焦慮,卻不能表露; 小馬追蹤著小孔的氣味,也想在小蠻身上找到; 沙老闆在意主流眼光,他在聽旁人如何評論都紅,然後想在都紅身上發現「美」。沒有了視覺,其他感官的反應更強烈; 沒有線條與秩序的攝影,如同看不見的盲人們,都不是傳統主流的美,但就代表沒有美的可能嗎?

導演婁燁、攝影師曾劍、燈光師邢輝創造「盲視覺」的體驗,是為小馬這角色而設計。在那一跌之後,那就是小馬看得 (不) 到的世界,介乎清晰與朦朧之間,穿梭現實與夢境之間,直到電影的最終,所有小馬的視角都如出一轍,與其他鏡頭並置,起了鮮明的對比。當然視點混亂失焦並非單在小馬的「盲視覺」,全片都刻意不捕捉全相,如「車與車總是在撞,人與人總是在讓」的一場近乎表白的私密談話,到小馬移開後,鏡頭掃到沙老闆身上。原來第三者也在場? 他那邊有聲音,都紅彷彿聽見並望過去,似在暗示她感受到沙老闆的存在; 然而鏡頭始終沒有出現全景,去告訴觀眾答案,觀眾就跟都紅一樣,只有倚靠觀影直覺。小馬與嫂子的關係一直保持曖昧,但到底有沒有發生什麼? 沙宗琪的政治小風波,與都紅的手指意外有沒有關連? 沒有言明,但細心看留心聽或會得著更多。

visual-gdbye-langage

如果《推拿》是半實驗的電影,仍有想與主流觀眾對話的主線; 那高達的《Goodbye to Language 3D》(告別言語3D) 就是徹底的視覺實驗。若你沒有看過《告別言語》,那你其實沒有看過一部真正的 3D電影。當其他娛樂大片或獨立製作 3D化只為加強景深或製造突出效果,與故事本身沒有關係時,《告別言語》已經到達一個非3D不能看的地步。沒有3D,這部電影就不會成立,形式可能就是其內容。

在特殊的視聽衝擊下,但要聽見看見《告別言語》的所有對白/引用背後的含意近乎不可能。有學者嘗試解構其故意減到近乎零存在感的故事,又有影評人想探討高達的思想,但直接地看《告別言語》,相信觀影的第一感覺,也許更符合其創作初衷。高達想說的很多,也許全都不重要,也許無法逐點拆解,人類處於全知的狀態下反而一無所知,聚集不同時間與國度匯合而成的大智慧,濃縮合成無意義,大概是資訊爆炸科技世代的最佳描繪。當情感被省略,當理性被省略,免卻言語的對話,就剩下最純粹的感覺,單純因影像而生的反應。

3D的運用,讓創作者可以同一時間有兩個敘述角度,一個畫面有兩個視野並存,正如他以兩個角度在電影內重塑同一個故事。至於哪兩個角度? 當然依舊是永續的男女之爭,也是永續的獨立小眾與商業市場之爭。可在中間找一個出路? 就以蒼狗的眼光看造物者的大地,以蒼狗的姿態游走在人類社會與自然環境之間。語言只是工具與媒介,怎樣述說,怎樣接收,沒有既定的局限與規則,這也許是一種最初單純的自由。

visualmommy

能與83歲高齡的大師高達並列在康城得獎,自有一番傳承的意義,亦是對25歲的Xavier Dolan創新精神的肯定。《Mommy》(慈母多惡兒)的嶄新視覺把戲在於透過銀幕比例與其轉換去說故事,表達人物的心理狀態。1:1 的正方格是受困的情緒監獄,人物的特寫在其中,戲劇張力相當繃緊,直到曙光來臨,人生迎來一個新轉機。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布達佩斯大酒店》 與《山河故人》都曾以不同銀幕比例呈現三段時期,《刺客聶隱娘》以闊屏幕展現回憶,但像《慈母多惡兒》般將此手法融入故事,並讓觀眾明確意識其轉變,來帶出人物的心路變化或想像,可謂影史上罕見。實驗形式大多只刺激眼球或耳朵 (像《告別言語》),但可以實驗得觸動人心底最渴望與最害怕,Xavier Dolan 實在成就非凡。

好的電影是一面鏡子,照進人心深處。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在最親愛的人面前, 我才能毫無保留的展示軟弱與張狂的一面。那頭活在我軀體之內的野獸,隨時都要失控爆發,我卻沒有這樣的勇氣,沒有這樣的自由,去活出完全的自我。在我理想中的世界是16:9的寬廣美好,然而無情的現實總把我拉回來1:1的侷促限制,這個框架又如何可以逃離?

這是要時刻銘記的一刻。當我感到侷促窒息的時候,當我生命仿似困在一個正方形的時候,我會懂得想像與盼望,多得Xavier Dolan,我才知道我經常以一個正方形看我的世界; 而更多得 Xavier Dolan,提醒著我正方之外的世界,還有自由的可能性。

You are my wonderwall.

#2015年度視覺設計之選

1 關於 “視覺創新的感官衝撃”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2015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