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兩兄弟的心靈解藥之旅

gueros-5

據說墨西哥曾經有過一個搖滾傳奇,他的名字是 Epigmenio Cruz。好像曾有這樣一首歌,連 Bob Dylan 都為之流淚。我們聽不到這歌聲,也無從得知關於 Epigmenio Cruz 的,或 Bob Dylan 的,是不是事實。在《Güeros》(尋找隱世歌神) 的公路旅程中沒有提供真相,沒有答案及歷史背景,但兩兄弟各自得到了一種解脫,一種自由。

弟弟是 Tomás。故事由他開始,遠離熟悉的家,來到哥哥所住之處,正好是哥哥所指 Epigmenio Cruz 的音樂帶給他人的感覺 – Far Away From Home. 整部電影都有如流浪在異境,像 Tomas 剛來到時無門而入,進去後的黑暗,及城市外的幾點亮光,既陌生又孤獨。為何要惡作劇? 他奔跑的影子,如同在杜魯福電影中逃跑的小孩,想要自由,在鏡頭捕捉下卻有一種莫名的寂寞感。

耳機內傳出的歌聲將他與世界隔絕,他的世界就沈浸在音樂中,直至與哥哥團聚,家中共處一起卻依然是各有各而沒有互相倚靠 (可見於共坐梳化一幕,Tomas 坐中間,身旁的兩個都在閉眼向後躺,如依舊剩下他一人)。苦悶無聊依舊在環境充斥,還是只有音樂的共享才有了連結,亦因此報章上 Epigmenio Cruz 的新聞才引起他對外界的渴望與關注,亦只有通過一趟歷險,他才有了同伴同行,告別那獨個奔跑的身影; 接近電影的尾聲,突然切入另一個男孩的視角,另一場高空擲物的畫面,重覆著 Tomás 的劣行,看似是一個循環,就像公路在繞圈而沒有出口,亦像主角們走遍了東西南北就回到原處; 但其實有些不知不覺的微妙變化,在旅程中已出現,如這個小孩意外地引領著主角們找到了打破循環的希望。電影對 Tomás 的樂觀期盼,落在那伴隨他拍過大街小巷,記下這趟出走足跡的攝影機上。

哥哥是 Sombra。故事在他的定鏡結束,他笑得燦爛,安然在人群當中,相比於旅行之前,他還充滿內心的恐懼。電影的節奏猶如 Sombra 第一身的心理狀態,他躲藏在屋子裏時,鏡頭不懂得流動,聲音詭異而吵雜,然而踏出門外,愈走愈遠,鏡頭隨心活躍起來,聲音開始安靜平和,跟隨他的心境轉變。他害怕時,我們看到混亂的搖晃鏡頭; 他神遊時,我們跟著他暫時逃離現實,遁到詩意的描繪中; 他遇到夢中情人時,我們看到的,與他眼前所見的一致: 世界如同停頓消失,只有她在畫面內。

這原來就是一則真愛戰勝恐懼的童話。他幻覺內有隻老虎在左右,愈貼近愈不安,那是無形的; 到後來他與她親吻,無距離的身體接觸,讓鏡頭也捕捉到最近,標誌著那老虎佔據的空間 (恐懼),從此由另一種的感覺 (真愛) 去填滿,最重要是前者只為想像,後者卻是真實存在,Sombra 的生命從虛空無目的,過渡到有了確定目標,從而得出最後一幕,兩兄弟的從容對望。

當孤獨的人得到依靠,當不安的人得到安定,而這並不通過刻意營造的劇情轉折而達成,卻在一幕幕慵懶無目標而隨意放任的生活片段中點滴而成,那就是電影的詩意與魔法。

Gueros_2

4 關於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兩兄弟的心靈解藥之旅”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後佔領年代的精神虛空與焦慮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新世代的傳承與顛覆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3. 引用通告: 隱世、刺客、暴亂夜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4. 引用通告: 2015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