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 (抖室) – 世上只有媽媽好

room-jack

《Room 抖室》的故事有三個層次,第一層是小孩認識新世界的成長體驗,第二層是女孩如何走出悲劇陰影的心理治療,第三層是母親與兒子那份深厚難分的情感連結。前兩層的感受是相互矛盾,在同一場戲中,當兒子感到高興,媽媽卻在承受痛苦; 當兒子在懼怕,那一刻卻是媽媽看到希望之時。

《抖室》每一場戲都有著這內在的情感掙扎,以致密室內不完全絕望,但走出去也不是一步到達豁然開朗。那小小的房間對於兒子是安全區,對於媽媽卻是夢魘; 外面的世界本來對兒子而言是未知的恐懼,後來慢慢通過學習去了解並投入; 對於媽媽本來是自由的喜悅,怎料受困在人面全非的生活空間,後來才得以釋懷放下。房間內固然陰暗污穢,房間外也不見得是光明與自由,走出去之後並沒有預期的勝利或歸家的感覺,反而是另一種挑戰,另一種落差。

觀影的情緒會因著觀點與角度而大起大落,代入兒子角色,了解母親處境,會同時產生相反的情緒,但由此至終貫穿最強烈的憾動,最有聯繫的共鳴,必然是兒子對媽媽的思念,媽媽對兒子的付出。兒子至小與母親形影不離,但總有一天要長大,不再能日日夜夜依附著她,但心底深處還是無時無刻與她一起,只是《抖室》的極端處境讓兩個人的關係更緊靠,生命因有著彼此而完整。

後來他們的空間被分隔,卻都在同一個鏡頭角度,仰望同一片天空,就像心靈相通的默契,就像跨越無形屏障的溝通。她將自己的牙齒給他,他將自己的頭髮交她,分享交換最親密的身體部分,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不可分。《抖室》有兩次的重逢團聚都是以門窗阻隔著兩人的接觸,然而他們所傾的激情超越了外在的限制,點出了全片的精髓 – “Love knows no boundaries”。

來到結局一幕,這三層故事交集到高峰,兒子要長大告別想像,媽媽要堅強告別創傷,母子倆同心向房間說再見,手牽著手在茫茫白雪下,走進未知的將來,激盪人心的配樂響起,名為 New End ,代表一個階段的終結 – 兒子離開小小天地的舊有童真,擁抱大世界的新奇; 媽媽也不再擁抱昔日遺憾哀痛,接受現實去重新做人。

room-joy

文章刊於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網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