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oklyn (布魯克林之戀) – 雲淡風輕的移民童話

Brooklyn-Saoirse

是留下,還是出走? 哪一處才是真正的家? 尋找心之所屬,命中所依,是自由意志的決定,還是緣份天意的安排? 《Brooklyn 布魯克林之戀》如同一則童話,仍有生死離別,仍有適應困難,但一切總會過去,跨過之後再回望,就是雲淡風輕。

女主角Ellis (Saoirse Ronan) 是電影的靈魂,她游走在異地與故鄉,通過其所見所聞所感,對照美國城市與愛爾蘭村落的相異,既在生活方式與人民面貌,也在文化與風光。鏡頭的特寫總停留在她臉上,慢慢觀察著她當下的情緒變化,讓說不出的千頭萬緒在她的眼神與表情間流露。在室內光芒總在 Ellis眼眸內亮眼的照耀,在室外常有透射在她身上突顯其神采。《布魯克林之戀》的神奇之處就在此,信任演員的主導能力,成就Saoirse Ronan 的個人表演,從不安到自信,又從懷疑到肯定,由她的喜樂與哀愁,帶領著故事的起伏。

在最初的舞會場景,她望著好友被舞伴邀請,就看著她與男生交往而為她高興,又看四處的熱鬧,感到大家都在這裡找到合適舒服的位置,自己卻像被遺下,有種突然的失落感覺 – 在這裡一無所有的孤獨,鋪下她決心出國重新開始的種子。這鏡頭沒有對話與自白,就只有Ellis的特寫,相當直接簡樸,卻有微妙的氣韻。當Ellis 來到人生路不熟之地,周圍是陌生與不自在,直至聽到那首思鄉情切的歌,突然找到能理解自己處境的共鳴知音,親切感從心而生。同樣是舞會,同樣是人物的特寫,同樣不需發一語,觀眾只需看著Ellis 就能心領神會。電影本來沉寂孤單的氣氛,亦突然在 Tony 登場後變得活力盎然,充滿生氣,是 Ellis 開始投入新生的標誌。

要開展新生活,告別過去熟悉的種種,難免有所取捨。Ellis 慨嘆姊姊沒有見過她的丈夫後,就遇上了 Jim,彷彿提醒著她,這份遺憾可以有填補的機會; Jim 的出現,大概填補了失去姊姊的傷痛,因為他代表著與姊姊的聯繫。然而,這個地方真正以她為中心的人已離去,剩下的其實都在為自己盤算 – 媽媽想有人陪伴照顧,Jim 想認識外面世界,就只有姊姊,早就一心要送Ellis離開,希望她在外地有理想發展。

從劇情本身設定來看,這是一個典型三角關係的描寫,Ellis 選的是 Tony 還是 Jim 呢? 這也是有關婚姻承諾的矛盾,若然在選定以後才遇上另一個更理想對象,那又可怎樣? Ellis 真正愛誰,或許無法在電影濃縮了的時空可以得出判斷,不過這是留是走的抉擇,引申到美國與愛爾蘭的兩地想像,就是移民者的心聲寫照。

簡單、甜美,是電影中的五十年代。先以柔焦的鏡頭去捕捉美國夢的醉人,對照開首家鄉的純樸色彩,然而從美國回到愛爾蘭後也延續這夢幻的風格,去展現 Ellis 的心態轉換,可以是她對故地的改觀,也可以是美國對她的根本改變,直到結局一刻,Ellis才找到她心中的答案。音樂也一樣在標誌著兩地的不同,不過旋律同樣悅耳悠揚 – 愛爾蘭一段多用撥弦樂器 (琴聲),美國一段則是吹奏樂器作主調 (單簧管),都是柔和輕盈,不宏大沉重,一如這個大時代小故事。遙望五十年代,每格畫面都這樣優雅,每段樂章都這樣古典,為文學與電影中素來沉痛悲慘的移民悲劇書寫,來一趟溫暖輕柔的調劑。

brooklyn2

brooklyn1

© 2015 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文章刊於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網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