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劉德華 下的所有文章

王家欣 林真心 余鳳芝

九十年代,回不去的時光。為何電影重現舊時人物,總是如斯動人? 大抵是我們的社會變化太劇烈,二十年不過,一切都已拆下重建,不止是風景,還有人情,以及理想。《我的少女時代》、《王家欣》、《哪一天我們會飛》圍繞著這個時期,滿佈其流行文化與科技的標記,提醒著年少的衝勁與天真,尋找著從前的自我以反思現在。

sheremhefor2

ourtimes

wongkayan2

開場與結局

三部電影都以長大後的她開始,先描繪走進社會的現實煩惱,再回望年輕無憂的理想活力,時月流轉,生活改變,一切只成追憶。《我的少女時代》與《哪一天我們會飛》都是從故事中女主角的觀點出發,《王家欣》的現在式卻是一個懸念,片頭的幕後工作人員名單全是「王家欣」,但「王家欣」是誰? 「王家欣」代表著什麼? 陳喬恩與楊千嬅是各自電影的重心,梁詠琪卻只是過客,主角實是坪洲的背景。於是《我的少女時代》與《哪一天我們會飛》是又一部校園自傳,《王家欣》卻有如一則口述歷史,從第三者的角度記述,可以更誇張、更浪漫、更傳奇,亦因此結局更開放,留白的空間更廣闊。

在電影的起初,林真心成為了自己所鄙視的人,余鳳芝成為了昔日自己所指的一塊齒輪,跟著生活流,找尋王家欣的主角也一樣。只是香港的兩部作品都沒有像台灣如偶像劇般大團圓,《我的少女時代》直接進入了時光隧道,回到仿似只是昨日的年代,一路到最後才返回現實,然後「現實」都成了夢幻的結局; 《哪一天我們會飛》卻在過去與當下穿梭,組織著回憶的碎片,然後沒有奇蹟,但未知的將來也許仍有希望與想像。《王家欣》較曖昧,沒有明言各主要角色情歸何處,但堅持初衷的象徵「王家欣」,似已被無奈放棄。

在商業計算的準繩度上,《我的少女時代》情感飽滿,當然能掀起觀眾的情緒起伏,煽情的落墨最多,情節卻實是最糖衣最輕鬆; 《哪一天我們會飛》仍有著通俗劇的鋪排,緩緩揭開了蘇博文的遭遇,只是點滴片段的重組重現較少較短,釋放的過程沒有過份盡情,最關鍵的是輕輕帶過,留下淡淡然的哀傷;《王家欣》當然也有解開謎團的轉折,卻拋開了表白或重逢等必然的劇情高潮,落空的預期、無疾而終的遺憾,從作品的命題傳遞到觀眾的心境。

《我的少女時代》迎合大眾喜好,不打破初戀美好的憧憬與印象; 《哪一天我們會飛》堅信青春總會有創傷,人生總會有無奈,老套的故事脈絡卻有著不平凡的處理,減弱了戲劇化的呼天搶地; 《王家欣》沒有清晰的交代,避免落入俗套,大概也是留下一點希冀。《哪一天我們會飛》與《王家欣》其實可以拍得像《那些年》般高潮迭起,但結束得自然不刻意,是其故意為之的美學選擇。

wongkayan

選曲及配樂

比較三作的主題歌曲,及在重頭戲的運用,更可看出其影片的格調與追求。《小幸運》是典型的華語流行曲,有公式的起承轉合,相當豐富,《給王家欣》則是簡單直率,與坪洲的純樸一致,當然這仍有近年廣東歌的詬病,出自伍樂城的編曲總是有罐頭複製的感覺,那就不夠誠懇真摰了。台灣天團 S.H.E. 的 Hebe 主唱亦自然比香港青春組合 Shine 的黃又南更有市場吧,只是兩隊其實都在樂壇過氣了,十幾年前才是他們的天下, Hebe 單飛後的音樂發展依然精彩,卻非又南可以相比。

Shine 沒有 S.H.E. 那樣走紅,但仍是主流錄音室的成品,《差一點我們會飛》才見獨立真誠,亦是真正的青春面貌。14歲女孩的歌聲,帶進校歌大合唱,清新流暢,既有回顧從前 (唱校歌),又展望未來 (配合電影情節與師弟師妹放紙飛機),歌詞縱有沙石 (零創傷、被迴響),情懷正來自那種青澀,那種久違的懵懂感覺。另外《差一點我們會飛》與《給王家欣》都有機會在戲內全首演唱,然而《小幸運》卻只有一小段副歌,感染力也被比下去。

《哪一天我們會飛》從開首航拍到片末遨翔,都是校歌貫穿,還有才藝表演中的校歌改編,概括了當時得令的偶像與影視作品;《我的少女時代》與《王家欣》則同樣選上了草蜢的金曲作其年代代表,各有長短。《失戀陣線聯盟》是一時的熱鬧,不及《永遠愛著你》細水長流,不過草蜢成名正在其舞曲,也可見台灣確實緊握著流行文化的脈搏。

ourtimes3

演員與角色

電影成功的關鍵,始終在乎演員,以及其特質與魅力的運用。王大陸是耀眼的新星,徐太宇的角色造型與設計,造就他的大受歡迎。《我的少女時代》有能文善武的英雄,也有像林志穎的校草;《哪一天我們會飛》卻主打與林海峰相像的游學修,在販賣偶像面孔、打造明星效應的叫座力上不在同一個層次。林志穎與林海峰都算是九十年代的標誌,不過在青春片的世界中,林志穎必然比林海峰吸引。

《哪一天我們會飛》大概也志不在此,並非要其主角們可愛討好、有型有款,只是盡量求真,還原青蔥歲月的你我模樣,而蘇麗珊、吳肇軒與游學修成功做到了。過去與未來的對照亦細緻,蘇麗珊長大後成了楊千嬅,像是少女的氣質給磨損了,反而飾演第三者的李敏,更有蘇麗珊的影子,證明她未必是記得的一個,他也其實從沒有忘記?

反而其客串明星的運用,遠不及《我的少女時代》高明,像劉德華是少女的偶像,他的登場是演回自己,造就戲劇的高潮是理所當然; 譚玉瑛卻並不在《哪》演當過兒童節目的譚玉瑛,而是在學校教書的,那句「睇譚玉瑛長大」就變成為說而說,純粹逗觀眾一笑,不但沒有推進故事,反令其世界刻意失真。

最可惜的是《王家欣》,黃又南從《一碌蔗》演到《王家欣》仍是同一模樣,鄰家男孩的稚氣未有退減,只是新鮮感早欠奉; 吳千語已經有所進步與突破,她所代表的不就是港女性格嗎? 於是女主角註定就不是台灣女生那樣溫柔可親。她的角色也不如余鳳芝與林真心般,有自我獨白或獨腳內心戲,於是大家沒有理解她內心的機會,就失卻共鳴之處。梁詠琪的銀幕形象亦與《王家欣》的樸素質感格格不入,在在證明有時名人的串演,反會帶來災難性的破壞 (同適用於《哪》的陶傑與《王》的李克勤)。

或許作品真正的差距在於製作成本與美術細節,《哪一天我們會飛》要重現飛機在九龍城上空低飛,《我的少女時代》用心在電影海報與街頭佈置等一絲不苟,《王家欣》的雙層巴士卻輕易曝露不屬其年代的座位; 只是三部戲都有其用心的誠意,偏偏只有《我的少女時代》會是今年華語電影的大贏家,怎能教香港影迷不唏噓?

sheremhefor3

延伸分享 – 關於成長回憶的影視作品:
《M Club 女人俱樂部》若是有天你認得這段日記
那些年,我們一起看的星空
3 Idiots (作死不離三兄弟) – 人生的三大目標: 夢想, 友誼, 愛情

桃姐 (A Simple Life) – 有愛, 就有家

A_simple_life1

少爺回來了, 坐下等待晚飯
筷子與飯碗, 不用張口只用張手, 就有她送到面前
愛吃什麼, 總有她在背後預備
走到多遠, 總有她在家中等候
桃姐, 一直服事這頭家, 甚至在舉家移民後, 仍然留守這兒照顧已長大的少主
那是基於一種工作的責任感, 還是對當年知遇之恩的圖報?
是已經當成自己唯一依靠的家鄉, 是自己唯一還可證明存在價值的地方
又可能是, 最簡單的, 就是陪伴著眼前最愛護的, 窮盡一生的力量去付出給他也不計較的人
不論如何, 桃姐就是在這一家, 住得最久, 花費心力最多的一個

開幕不久, 一場中風.
首先改寫的, 就是桃姐要離開這住了半輩子的窩, 搬到陌生的老人院.
在最初的時候, 僕人的從屬, 在地位與關係上好像還沒有什麼改變
桃姐始終才是體貼的一個, 因她不希望成為少爺的負擔,
立時下了決定要進老人院, 亦不斷拒絕其物質經濟的援助
而Roger早在第一場與桃姐交流的戲, 已流露其只懂等吃而不會親身走進廚房, 一向被服侍的身份
Roger還只是粗心大意的一個, 未習慣如何開始去當主動的位置
不會去堅持將責任一力承擔, 對於桃姐的主意是「哦」的戇呆, 也不懂為她掀一掀被
不過, 微妙的情感, 展現在兩人間的對話中; 他也許沒有她照顧人的本事, 但其實他樂於去當這新的角色

不再同一屋簷下後, 關係開始悄悄的逆轉
在家中一人吃飯的場景, 有了新的意思
之前 Roger 之所以一個人在桌前, 是因為桃姐在後邊忙,
除了表示她多年來默默的支持他日常生活, 也是說明二人有一種主僕關係的疏離
而現在同一個場景, 另一個拍攝角度
Roger 的對面空無一人, 後邊當然沒有了桃姐
這是孤單的心情, 也是被逼負擔重責的一個時刻
從前他無憂於食 (食代表了平常生活的基本), 現在他必須靠自己支撐著

至於桃姐, 也從事事親力親為打點, 一下子對身邊一切安排無法控制
被動等候, 無法選擇, 任由別人掌控自己身邊的起居飲食
從一輩子在施予, 到現在只有接受, 這是年老的自卑
於是她不要失去尊嚴, 最重要是不能在最痛惜的少爺面前失去尊嚴
要表現堅強, 要在人前微笑,
內心對一切失去控制的恐懼不能溢於言表,
老人院佈滿將快死亡的氣味, 但也要留下,
不要在自己最愛的家中示弱, 不要在自己最愛的少爺前軟弱起來

A_simple_life

照顧, 與被照顧, 慢慢對調過來
表面上不對等的從屬關係, 過渡到心底真正的同等地位
電影沒有明示, 但從桃姐對飯菜的精心挑選, 侍應對 Roger 身份的不熟識
幾可相信, 茶餐廳叫餸, 是兩個人第一次沒有家常便飯, 更是他們第一次撐枱腳
桃姐首次嘗到 Roger 對她實在的體貼與關懷, 亦感受到同枱面對面的尊重與敬意
之後, 在街上的談話, 互相數說對方感情事一幕, 成就 Roger 角色的轉捩點
無微不至的觀察身邊人的平常舉動, 不再是桃姐單方向的輸出
Roger 懂得了從對方的角度設想, 甚至與桃姐一樣, 理解對方需要更甚於自己

有了互動後, 有了體貼對方的心意
自然就有了趕走租客將另一間屋留給桃姐療養的用心
既不用桃姐擔心 Roger 每天看到她的身體衰殘
又不需屈身窄小老人院, 每日看著他人離去死別
當然, 桃姐縈繞心頭的, 從不會是自己, 而是 Roger
既然明白她心意, 就有了他倆相處最溫馨窩心的小段落
旁人看來可能只是普通場合, Roger知道於桃姐心中別具意義
之前說過全片皆貼身在人物出發, 低角度的拍攝代表從不高高在上的謙卑態度

然而, 唯獨 Roger 與桃姐乘電梯上首映禮一幕例外
這一場戲, 以電影院喻意夢想的實現, 是許鞍華最精心設計的橋段
這是「兒子」與「母親」分享自己的夢想, 及向外界工作夥伴介紹她的時刻
「兒子」願意帶「母親」走入「兒子」日常工作的環境, 願意讓其他朋友同事認識她
於桃姐而言, 是地位的肯定, 是一趟珍貴的待遇
更重要是, 她能在場分享 Roger 的成就, 為 Roger 成材感到欣慰的安樂
沒有對不起他父親的託付了, 也許她心想. 也就說出了他父親必定很高興之話
其實, 在這一瞬間, 是桃姐真心以養育過Roger為榮.

當然, 真實的母親回來, 又是另一鮮明比對
久未見面的媽媽在家中留夜, 與兒子竟沒有溝通, 各自在自己的空間看報紙看電視
對話只限於命令式的調低音量, 像返回早前在這家中的主僕形式關係上
母親向兒子說話, 竟與少爺與僕人說話沒有兩樣
到底是突顯血緣關係的疏離, 還是主僕關係的親密?
「生娘不及養娘大」, 生育之犠牲總不及時刻的養育照料
在 Roger 心中, 是否也一樣呢?
同樣, 母親為桃姐帶來了禮物, 卻不合桃姐心水
母親當下感到難過, 是因為桃姐付出這麼多, 自己不懂得回報的感慨?
還是因為桃姐多年來肩負了家庭責任, 自己未盡全責的一種內疚心情?

A_simple_life3

僕人也好, 親人也好, 在主的懷抱中, 我們就是一家人
當母親問及桃姐有否禱告的時候, 正是家人之間互相問候守護的證明
世間只是寄居, 我們還要朝著更美的家鄉走回去
既是一家親, 天國中必會再相聚
地上有否血緣關係不重要, 彼此之間有過耶穌基督給予的愛就足夠
這份愛, 就是「家」的證據
所以, 片末並不在死亡一刻終止, 並不在人去樓空一幕完結
而是再看到家裏的燈, 他又回來了, 她正在煮飯等候他
門開了, 燈亮著, 盼望永生再團圓

延伸分享:
桃姐 (A Simple Life) – 喜樂人生 結伴同行
[桃姐] 監製李恩霖:苦難中有上帝的心意

桃姐 (A Simple Life) – 喜樂人生 結伴同行

A_simple_life2

上帝早已安排我們各人在某些時候,會發生某些事情。
上帝就好像是台超級電腦,安排著幾十億人的命運。
這使我想到,為何我在4歲這麼年輕的時候,就要接受通波仔手術。
起初我也不甚明白,直至桃姐中風入老人院,我才恍然大悟!
若非這麼早做通波仔手術,我便沒有健康的身體來照顧桃姐。
若果我在桃姐中風後才做此手術,桃姐也不能照顧我。

世界也許冰冷, 人心依然溫暖.
可以是來自天氣的嚴寒, 也偶有旁人不解的竊笑作弄
但我們的主角, 我們的核心, 始終堅持如一, 回到家中, 準備/享用一頓家常便飯
那是全片的第一場戲, 已點明了光影世界裏的人性亮光

社會或者冷漠, 社區仍舊親和
身體的功能隨著年月逐步的衰退,
凡事計較利益得失, 名利至上的價值觀隨著時代演變成為主流心態
老人院的環境與物品供應是金錢的衡量, 探訪老人也會淪為門面表演
但生命的火炬還在頑強的燃燒, 感染著身邊每一個靈魂
關懷體貼的有心人尚在, 街坊鄰里病人老人間的互助互愛精神體現
最後進入護老院的小孩亦見有單純心靈的希望

「身在外, 心在家」的影像對比
鏡頭內常見的門窗與欄柵, 是現實的囚困, 無法回家的形像呈現
狹隘的拍攝角度, 對應著窄小的生活空間, 反映鎖於中風內的身軀之苦
一幕開心熱鬧的聚會, 總是緊接著人潮散去的孤單
甫開首便見到一人飄泊, Roger的獨白;
最後的一幕, 回到家中, 卻是黑白相片的回憶, 永久的團聚
農曆新年時節, 加拿大那邊越齊整, 越顯見桃姐沒有家人的淒清
但是至少有著一通電話的連結, 證明了愛不計較地域的距離, 更不限於血濃於水的親情

有了愛, 就多了一道無聲無息, 無形存活的光芒氣息
這份愛, 是無條件的愛, 是不止息的愛.
這份愛, 不惜任何代價, 超越一切限制.
余力為的攝影, 鄘志良的剪接, 羅永暉的配樂, 使人情味滲滿電影的每一個角落

暖黃的色調下, 一切浮華正在褪色
近乎晚秋的氛圍, 正是踏入黃昏暮年的記號
然而抹去了表面的鮮艷繽紛, 留下的定格就像一幕幕永恆不滅的時刻, 點滴不會逝去
每一個畫面, 猶如一幅靜止的畫像, 好像不盡長流的細水
拍到場景佈置之時, 一絲不苟, 現在感受的景象有著歷史經歷的輪廓
緩緩的捕捉一桌一椅, 一點一滴, 所有日常生活的見證, 一切微小的事物回憶
然而只要有人物的互動, 鏡頭運動就鮮活起來, 跟著角色走, 流暢自然
人的表情, 人的感情, 交流的距離, 成為每一幕攝影的焦點,
清晰的背景馬上模糊, 表現了愛的無所不在, 愛與關懷無時無刻的存在
柔和的光線, 由始至終保持低角度仰角拍法, 貼近地面的親切平實, 亦是尊重每一個體的謙卑

剪接過渡的自然放鬆, 保持著安靜的步伐, 慢慢朝向人生的終點站
可能只有多活一天的時間, 人既然永遠掌握不了哪一次是最後的見面, 哪一個段落是最後的相處
除了隨遇而安, 就只有細心珍惜最後的時光, 因此放慢步調, 直至看清眼前風光為止
隨著故事的推進, 場面的調度活力慢慢克制, 到後來就是定格, 平穩輕和, 悠然而止
淡淡然的平安喜樂, 亦見於簡約的音符,
低調的琴聲, 不見冷冽淒愴, 也不是澎湃豐富, 而是洋溢窩心情懷
五段小樂章, 從「睹物懷思」到「慢步笑語」, 從「我心徘徊」到「死亦有時」, 最後是「桃姐安息」
一步一步的先投入懷念的意境, 然後放慢腳步細賞生活情誼,
又轉折有猶疑恐懼, 跟著在禱告中感悟成接納與無憾

鏡頭以人為本, 燈光色彩中, 上帝才是主角, 主宰角色的命運
全片充滿睿智又動人的台詞動白
最愛一段是桃姐融入老人群的麻雀戲, 與Roger的牌局相映襯
又是一通電話, 接通了兩代的聯繫,
Roger 與朋友們一邊吃桃姐預備的牛脷, 在家中唱出了童年時代的一首歌
既是對桃姐無微不至的照顧, 一份感恩的回應,
示意不曾忘記往日經過, 也是對跨越了時代身份的愛一個肯定
而牧師與桃姐, Roger手牽手的禱文, 結尾引用了李商隱的詩, 以及文中開首 Roger 的體會
上帝最偉大的計劃, 就見於人類最微小的禱告, 就在於人與人之間最純潔, 仁愛和平的心境中

生有時
死有時
蒸生瓜有時
賣鹹鴨蛋有時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萊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人生最甜蜜的歡樂, 都是憂傷的果子
人生最佳美的東西, 都是在苦難當中得到
我們要親身經歷艱難, 才懂得怎樣去安慰別人

延伸分享:
第3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 最佳電影 《桃姐》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2 – 最佳電影 《桃姐》
羅永暉譜《桃姐》淡樸人生
《桃姐》:相見時難別亦難

嚦咕嚦咕新年財 新春賀歲的勵志祝賀

FatChoiSpirit

愈爛既牌, 就愈要比心機打
記住人品好, 牌品自然好

每一年的農曆新年, 說盡每一句恭賀說話,
門面也好誠意也好, 都只是取個意頭, 圖個吉利

《嚦咕嚦咕新年財》作為一年一度的賀年首選, 卻在麻將桌上重新反思一切傳統習慣的作用
透過剖析人的心態與品格, 去鼓勵香港人重拾希望, 走出低谷

紅色內褲能邪人得不到好牌嗎? 麻將大俠的好牌是因為那二億或八億的觀音借庫而來嗎?
運氣可以妄求嗎? 沒有好的牌品, 有一手好牌又能得到讓人佩服的勝利嗎?
在韋家輝的劇本中, 一切迷信都是來破除的, 而反覆強調的關鍵, 是人的本身, 他的心, 他的品

電影的上半部談的是沉迷賭博的禍害, 這是表面的說教;
下半部開始把打麻將的境界放到人生的層面上, 就是更深一層的傳道
人過一生不會每一鋪都是好牌, 但也不會永遠爛牌
只要堅持不翻桌, 不輸打贏要, 在逆境時要更用心打每一張牌, 不怨天, 不尤人
每一次洗過牌, 有時你是莊家可控制, 有時你要跟隨別人牌章打,
每一局形勢都不同, 不是莊家就必勝, 也不是一開始好牌就一定能食糊
每一張牌, 能讓你摸到, 都一定有其意思, 不求鋪鋪贏, 但願每一張都打得對
而只要你打得好, 當時機 (朋友) 來到之時, 你就可以掌握並取得勝利

動機純正的人會常得到好牌的眷顧, 這符合好人有好報的原則
但就算摸的牌變爛, 也不代表人要去質疑本來的善良
因此, 弟弟可以打動采兒, 得到真愛; 德華在破產階段就轉營的士, 靜心等待而最後開花結果
全片最精彩一幕, 當然是詠琪終於明白打牌之道,
在之前只懂盲目自私的為愛人著想, 不顧他人感受 (亂拋垃圾正是一大例證),
然後突然在麻將桌上高興於輸錢而頓悟

農曆新年時分再度重溫這套經典, 再度細味這一番道理
祝願大家都有好的人品牌品, 即使目前風勢不順, 朋友始終會回來的.

《投名狀》- 史詩戰爭背後的人性掙扎

warlords

導演: 陳可辛
演員: 李連杰, 金城武, 劉德華, 徐靜蕾

有關三兄弟從最初相識以致日後加入清軍的一大段經歷
橋段不算太新鮮, 然而在營造蒼涼落寞的氣氛, 明快的戲劇節奏下,
在約兩個半小時內表現出史詩的氣魄.

選用的配樂, 戰爭上場面的調度及鏡頭的運用, 都不算典型中國古裝的手法
反而有點近似魔戒的攻城, 又或是天國驕雄的守護城門,
在近鏡廝殺下濺出血花以突顯冷冽殘酷的手法與戰狼300同出一轍
只是比其他同類電影更平實, 縱有萬箭降天, 近距離肉博, 仍是非常實淨

不同場口的戰鬥都不可避免地有其他電影的影子, 然而它一點不遜色
在固有的框框內仍著力締造獨有的感覺
戰爭不是浩瀚, 而是一眾野蠻的動物在使用原始本能互相攻擊
淡黃的選色令全片瀰漫著肅殺意味, 有場特意利用大戲表演代表勝利非常深刻
文戲過渡武戲, 在短短數分鐘內不需真正博鬥, 已強烈感受出進城的氣勢

繼續描述本片在典型戰爭處理上的出色, 在戰前佈局策略上準備充足,
在真正戰場上亦顯露其佈陣氣勢, 戰前必需激勵士氣的宣言沒有太大著墨
然而, 短短的一兩句已令所有士兵表現出視死如歸私精神
李連杰和劉德華各有領袖的不同風格,
威嚴人情兼備下的軍隊的呼喊, 足以震驚每一個敵人

最難得是, 陳可辛拍成大型的場面時, 沒有忘卻劇本的根基
大型合拍片向來著重運用特技, 華麗包裝, 這一次沒有只跟隨中國大片的特色

內容所涵蓋的意義深遠, 不過枝節太多反而放輕了片名"投名狀"的部分
戰爭如何摧殘人民, 如何磨蝕群眾意志
守的一方, 攻的一方, 軍隊內部的爾虞我詐, 匪徒間的情義

逗留蘇州的全段都令人非常感慨, 亦屬全片的轉捩點
民不聊生, 始終人類最需要的是糧食
基本的求生意欲重要, 還是自由重要
一場沒有結果的戰爭, 雙方的深層傷害已不能呈現語言之中
希望結束一切的意義不同, 但都通向同一命運

打從蘇州城門口士兵討論城內的豐盛
想像著耶穌先生的五餅二魚現於軍中,
到走進城內看到的一切意象
意識到城內城外的矛盾, 或是希望

本片愈後段愈呈現出驚人的劇力, 眾角在風雨中的變化立體
李連杰的演出具說服力, 及貫穿全片成為靈魂人物
劉德華一貫自我演繹和金城武所需表現的單純, 複雜而兩難
三人的化學作用帶起了整套影片的起承轉合
徐靜蕾亦恰如其分, 低調內斂, 沒有喧賓奪主

不同的文戲角落亦比戰爭更震撼,
最心寒的恐懼來自最信任的人的背叛

從金城武送給徐靜蕾的十字架保平安
到高潮中他倆的對話, 金城武看到她所佩帶十字架的表情
這兩場對照感人唏噓, 以致氣憤, 為角色的遭遇後悔而內疚

兄弟之情反而落筆不多, 投名狀本身就只是表面的假象吧
李連杰一開首便說過, 他真正信的是兄弟, 不是投名狀
最後南京的一場, 下雪, 槍炮, 持刀的他和一直向前進的他
還有從片首至片尾就在閒談的他們, 袖手旁觀的弄權者
結束了盪氣迴腸的故事, 戰爭中真正值得留念的又是什麼?

一切完結後, 代表著的理想是什麼?
血汗與戰爭, 代表著的意義是什麼?

所堅持的正確方向, 所有的犠牲代價, 隨著雪泊流走
畫面一黑, 這一切一切從不偉大
只是造物主其中一角, 其中不曾受保護的人渺小的希望而已

又或者影片一早告訴我們
在第一場中, 全軍覆沒遺下的他, 早已死了
他所寄託, 賴以生存的, 亦只是空虛的…

[註: 我看的是第一拷貝
正式上映時的版本可能會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