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X-Men 變種特攻

X-Men: Days of Future Past (變種特攻: 未來同盟戰)

x-men-days-of-future-past

Marvel 改編電影系列,終於都出現在漫畫中廣泛循環再用的時空穿梭元素,
由最多超級英雄、最大堆頭、橫跨時代幅度最廣的《X-Men》系列去開展,
也帶回 2000年第一部《X-Men》搬上大銀幕的班底,
Bryan Singer 再執導筒,幕前陣容亦悉數回歸,與前傳的演員兩代同場,
可謂荷里活超級英雄電影史上最龐大的卡士。

自從《X-Men》(變種特攻) 開創了先河後,
十四年來銀幕上的超級英雄漫畫改編從未間斷,
《X-Men》亦步向影史上其中一個長壽的品牌,
三部正傳、兩部外傳再加一部前傳,
歷史背景的混雜、人物關係的發展,
足可開拍長映長有的季度連續劇。
到了這次新舊交替,難得地還能有著同一班台前幕後,
世界觀一脈相承,底蘊仍隱藏著對邊緣人物的關懷,以及不同立場的衝突與矛盾,
至少千禧年後,能有版圖擴闊的延伸性,又不失原有角色的親切感,
就只剩下這一個英雄系列。

只是,在蜘蛛俠已重拍、變形俠醫換過人、超人既重拍又換人,連蝙蝠俠都準備投身超人世界時,
《Days of Future Past》(未來同盟戰) 無疑是換血前夕的預告,
儘管Bryan Singer 從開拍起就向影迷承諾,
是次要填補影迷在《X-3》《Origin: Wolverine》的失望,
但今趟改變過去的劇情,大抵也說明了編導推倒重來的決心,
不止於推翻 Brett Ratner 造成的破壞,而是連一整輯系列的美好回憶都一併洗去。
觀眾亦需承認年月的重量,
相信這一次再見 Patrick Stewart 與 Ian McKellen 同台較技,有可能成為絕唱。

曾經動人過的 Rogue (羅剎) 、曾經痛心過的 Jean Grey (靈鳥),
湖上一戰,要成為平行時空的犠牲品嗎?
最後的團聚,是讓忠實的支持者圓滿了遺憾,
還是只想讓舊人作最後一次告別,好等新人正式上台,發展他們的新故事?
不禁要懷疑,Bryan Singer 這次的用心,似乎是伸手歡迎新的年輕觀眾,多於討好舊有一群。

一切都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像是經典場景的重演。
超過十年前的觀影回憶,再一次喚起,
猶如 Magneto (磁力王) 又置身在高度設防的監獄之內了,
就連他的鋼珠都再次派上用場;
Professor X (X教授) 又通過其他路人口中去勸阻他人,
他的 Cerebro 感應,與那道X字大門的打開;
妖后又裝扮成政府人員或軍人去混入敵陣;
至於 Quicksilver 的快速如風,很過癮爽脆,
但不是早在 Nightcraweler 的藍煙轉移,觀眾已有過類似的視覺體驗嗎?

難道真的再沒有創新的空間嗎?
有新的變種人角色,自然有新的特效奇觀,
只是就限於奇觀而已,對於人物性格及故事都沒有推進作用。
而且,為了增添未來的末世感,必需改寫歷史的絕望感,
在 Sentinel 橫行的現代,一切都黯淡無光,在3D眼鏡下更為灰暗,
就像再一次提醒,Bryan Singer 離開系列後,整個電影世界的崩塌,
而 1973年,還是充滿朝氣光芒,有年少輕狂的率性,還有改變一切的可能性。

大概因為這個「時空穿梭」的主要橋段,予創作人一種漫畫化卡通化的印象,
《未來同盟戰》的視覺呈現,都走滑稽與博取笑聲的方向。
於是,同樣是高難度逃獄,同樣有時間停頓,同樣的易容暗殺,
一切都成為笑料的來源,
像角色對著鏡頭說話,不合比例的人物位置等,
不需要靠對白,只看其畫面構圖,已是極有喜劇感,
曾經的感官震撼,淪為了一個又一個特技笑話。

視效設計上有所重複,劇情核心亦是一路不變。
《X-2》《First Class》之後,
X教授與磁力王迎來第三次合作,
亦合乎預期地,磁力王有自己暗中推行的計劃,永遠都比X教授走前一步;
《X-2》《Origin》的 S將軍再度登場了,連他兒子都在對白中提及,
再一次觸動 Wolverine (狼人) 受傷被封的記憶,重申強調人類與變種人的利用與實驗關係;
而今次心路掙扎的主角,是 Mystique (妖后),
她所表現的迷失,陷於磁力王與X教授之間的論述爭鬥,
不也是首三輯 Rogue (羅剎) 面對異能害人而需要指引的變奏嗎?
難怪 Jennifer Lawrence 的演繹更貼近羅剎的脆弱敏感,而非妖后的冷艷性感,
更難怪飾演原裝羅剎的 Anna Paquin,所有戲份都被刪去,只剩下一個客串遠鏡,
因為 Jennifer Lawrence 已取代了後者,成為 Bryan Singer 的少女代言人。

主題薄化了,氣氛輕鬆了,大抵就是 Marvel 漫畫電影的發展大方向。
或許沒有了磁力王與X教授的理論交鋒,
讓《未來同盟戰》變得輕裝上路,不再帶有沉重的議題討論,
更甚是這一輯連X教授都失了分寸,
一直沉穩的角色,在今輯都成了諧角,
泡製了搞笑的性格反差,就失卻了人性深度的探索。
狼人希望引導X教授回正途,原意是回應第一部X教授對狼人的耐心與信任,
但《X-men》之所以有戲劇的張力,正在於角色間個性特質的不同及難以調和,
到了《未來同盟戰》的處理,當狼人與X教授都同樣感性急躁,就失卻了劇力,
直到新舊X教授同場的重頭戲,終於有了兩種精神的交流與對決,
亦在此證明了 James McAvoy 演繹的版本,根本不是影迷一直熟悉的X教授,
箇中還有很長的一條路,要他去走去蛻變。

所謂的兩代同堂,亦註定是宣傳的噱頭,無法在銀幕中有充分滿足的運用。
觀眾一早已經預期,未來的故事線會改變,
那怕再多的悲壯犠牲,都不能引起一點關心。
致命傷亦在於,機械人的登場是系列從未鋪墊過,
換言之那個未來世界,根本不是影迷一直熟悉的時代,只是為今集劇情而強行設定,
於是上一代的演員再落力,都無法掀動戲劇高潮,
亦是為何那個仿如一場夢境的廉價「大團圓」,只是一場體面的告別禮,
向觀眾曾經喜愛過的角色來個謝幕而已。

時移勢易,《X-men》的賣點曾經在 Halle Berry 飾演的 Storm 身上,
如今她的出現卻是連功能性都欠奉,就純粹作過渡連戲,
《未來同盟戰》則集中在影后新貴 Jennifer Lawrence,
一個系列,兩代影后的待遇,就點出了荷里活的生存之道。
另一亮點是 Ellen Page 。
在她 2007年接演 Kitty 之時,
她還未走紅,還未演Juno而提名奧斯卡影后,
是次再見她,成熟了亦能獨當一面,
足見在其角色的作戰狀態與異能變化上,
七年前初登場還是小學生,現在已能當科目老師,
只是幾分鐘的戲份,卻在她身上說明了時間的流逝,時代巨輪果真不等人。

延伸分享:
《X-men》系列回顧 – 融入社群, 獨斷獨行, 還是排除異己?
向類型片經典致敬 – The Wolverine (狼人:武士激戰)

向類型片經典致敬 (一) – The Wolverine (狼人:武士激戰)

2013年荷里活的暑期檔,很懷舊,很復古,
觀眾與電影公司都像在懷念昔日多元片種百花齊放的輝煌,
當歐洲動畫公司 Illumination Entertainment 繼續呈獻,
由 Minions 迷你兵團領軍的《Despicable Me 2》(壞蛋獎門人2)
以肢體語言與眼神表情取代對白演繹,如同回到阿寶與翠兒、湯姆貓與傑利鼠等,
純粹給小孩子看,只求簡單可愛不求複雜細緻的卡通短片時代;
當國際級大導演 Guillermo del Toro 誠意打造,
將機械人打怪獸的概念大銀幕化的《Pacific Rim》(悍戰太平洋)
從機體操控方式到怪獸皮質設計,都見證日式特攝及動畫的創意手痕,
給動漫宅族的情書,只求巨型肉搏不求輕盈靈活的模型玩具童年。
而今個暑假,還有三位荷里活導匠,各自以其技巧風格,向不同具有影響力的電影類型取經。

James Mangold – The Wolverine (狼人:武士激戰)

the-wolverine-cover-creator

James Mangold 就是一位「致敬」型的導演,常在作品中表現其對舊電影的認識,
他近三部作品,都在涉獵從前成功的商業元素,
2007年重拍西部片《3:10 to Yuma》(決戰猶馬鎮),
2010年重組愛情動作喜劇《Knight and Day》(戀戰特務王),
是次取材日本武士的故事,原來就是希望在超級英雄電影中,注入東方的武者情懷。

文戲篇章之處,意圖流露小津安二郎的緩慢生活節奏,
小津鏡頭下的榻榻米角度,代表著日本人的待人處世,有著平等的尊重,
放在狼人這外來者身上,是一份恩情,也是武士間 (忍者與X-men) 的相敬,
先是祖父對其有感激之恩,後是其保護孫女安全的由憐生愛,
房間中的吃飯談天對話,取鏡位置就仿如小津在現場指導一般,豐富了房間內的情感細節。

至於小津作品中,平淡間見濃烈的人文情懷,亦有了合理的開展,
只有認識到每一個人的平凡自私都是本性,
才可顯得某一種無私為人的品格值得歌頌,
而要擔當這重責,箇中卻會有犠牲的代價,亦會有自責不足的愧疚之時,
這種道德束縛讓他的人性/(非)超越人性有所掙扎,
見諸他自覺與野獸同一命運遭遇,以及殺死生平摯愛後的夢魘之上。

還有鄉郊村落的井底,那是二戰原子彈留下的歷史傷痕,
時月變了,人心也蒼老了,但狼人還是依舊那模樣,
往昔的破壞已一一重建,但記憶仍在,陰影仍存。
可惜,James Mangold 始終要以市場需要作考量,
既已有詩意的靜止鏡頭,去遠拍消逝又重現的風景,
竟沒有給予現代的景觀充分的定格時間,來讓當下與歷史作對照,浪費了這一筆。

愛情段落的描寫,則可見宮本武藏三部曲的影子。
狼人放不下靈鳥,因為愛得深,痛入心,
然而孤獨的浪子卻因著異地的千金 (公主),
外在不死的軀殼變得脆弱,內心死去的靈魂重新堅強。
粗獷的他,給溫柔的她融化,
他對她,也許是一種征服,也許是一種憐惜,
又或者,只是彼此都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想在被窩中有一個依靠。

變種人的能力比人強,卻只能作人群的異類,
離開,除了是不屬於這個地方,亦是不屬於這個群體,
還以為他要重新找尋新同伴新家鄉,
怎料片末字幕前的小段落就完整了故事發展,
若然導演有所選擇,相信讓狼人上機後有個開放的結局會更合符其主題。

動作場面的處理上,
先有街頭追逐,再上子彈火車頂及車廂內,以速度分高下,
縱然激烈,但原都是為了鋪排武士道的輕緩,有步法有節奏,
鏡頭清晰可見,藏身位置卻是意想不到。
後三場設計,日式武術主導,不再快拍,全在夜間,
其一是熨門藏黑影的大暗殺,
其二是單對單的武士劍比試,
其三是飛簷走壁的萬箭誘捕,
揉合了黑澤明、稻垣浩與三池崇史三位大導演對於武士/忍者格鬥的場景調度。

至於異色的科幻旅館,受傷的狼人向外看到五光十色的大廈建築,
如同一個沒有主公的武士,陌生無名的浪人行走在陌生的地上,這一鏡留下最精準的寫照。

《X-men》系列回顧 – 融入社群, 獨斷獨行, 還是排除異己?

james-mcavoy-and-michael-fassbinder-x-men-first-class

2000年, X-men 首度從動畫漫畫的虛擬世界, 搬上大銀幕的真人電影舞台
第一幕就是1944年的波蘭集中營, 大雨下的憤怒激發潛在異能
年輕的 Erik 為了媽媽, 拉開了鐵絲網的大閘,
受到壓逼的絕望, 正是代表了所有變種人的弱勢處境
十一年過後, 故事重演一次, 再次以磁力王童年的視角出發
亦確立了五輯下來, 變種特攻系列的不變母題

變種人如同現今社會邊緣化的人物, 種族或性取向等等的標籤
開場的磁力王以猶太人身分給逼害, 正是滅絕異類物種的象徵
人類在畏懼非自己族類, 只有排斥與攻擊
他們到底是有病須醫, 還是只因異於常人而給打撃?
充滿寬闊的討論空間與灰色地帶
電影系列重新回到起點, 再次從大時代及個人兩大方向向觀眾發問

Professor X (X教授) 出身小康之家, 文人學士理論為先
主張烏托邦式的和平共處, 期盼融入社會, 世界無分彼此
大學時期談談理想, 追追女孩, 生活無憂
心靈溝通的能力, 帶給的都是利便, 只是一旦踏上戰場, 方知和平要犠牲的代價
愛人的記憶, 友人的背叛, 身體的殘缺等

Magneto (磁力王) 充滿成長傷痕, 家破人亡, 見盡殺戮
仇恨心成為他的人生目標, 見盡人心醜惡, 深諳人性邪惡
逐漸歷練成強者淘汰弱者的價值觀, 追求力量, 活在黑暗
控制金屬的能力, 全建基於發洩的怒氣身上,
直至懂得掌控, 就是正式入魔之時

Wolverine (狼人) 不當領袖, 亦不能為人所害, 終生流浪闖蕩
不合群不妥協, 唯一生存意義只為尋覓製造者
軀殼不死但靈魂疲乏, 痛苦留存但記憶失缺
狼爪下卻仍然懂得重拾愛與正義, 見於對 Rogue (羅剎) 的關顧 與 對 Jean (靈鳥) 的感情

面對社會的不公, 是接納共融? 是群起反抗? 還是袖手旁觀我行我素?
面對個人的缺陷, 是隱藏陰暗? 是隨心所欲? 還是刻意追求徹底改變?
三個代表人物, 三種處事態度
邊緣化的弱勢社群應如何自處, 在戰爭還是和平的大是大非選擇下
應跟隨X教授的保護者角色, 平常隱藏但有事時必挺身相救?
應跟隨磁力王的復仇者角色, 以暴易暴, 殘害仇敵以確保同類地位?
應像狼人一樣的自我中心, 只為自己而戰, 只為心愛而戰?

外傳以狼人為主位, 只有單打獨鬥的動作場面, 印證其獨行俠風格
投入X教授陣營都只是為了覓尋自身過去
即使是終極一戰, 狼人最關心的都只是靈鳥的醒覺
反觀主線的發展, 全是博弈哲學的探討及延伸
第一輯與第三輯是 X教授 與 磁力王 的兩派理念對決
第二輯與前傳則是 兩派的合作再到決裂
因此, 選擇立場成為了每集的必然關鍵, “變節" 亦是系列母題之一

Mystigue (妖后), Rogue (羅剎), Pyro (火狂), Angel (天使), Beast (野獸)…
都曾抉擇過, 都曾掙扎過,
作為大戰中無可奈何的棋子, 每人最終選擇都是歸於個人的價值肯定
尋找自己的過程, 是要認清自己不想承認的心底真實一面
渴望主流的認同, 就要遷就, 匿藏, 羅剎會戴上手套, Cyclops (鐳射眼) 要帶上特製眼鏡
抑壓得不能釋放, 就會失控, 爆發, 靈鳥化身火鳳凰, 野獸盡情破壞發洩
只是最後向哪一條路前行, 還是要看良心造化

橫跨六十年的時代演變, 亦造就了劇本主題的新舊對照
Last Stand 時期羅剎欲嘗的新藥, 就好比 First Class 中 野獸的研發
羅剎不能如常人般拖手接吻, 不能通過身體接觸表達愛意
野獸則因外相醜陋而自卑, 稍有嘲弄即有強烈防禦反應

狼人跟S將軍的敵對, 又是磁力王與 Sebastian Shaw 仇殺的鏡子
利用, 同時造就; 尋找, 同時復仇
依絆的利害關係一再在歷史洪流下重覆

羅剎, Iceman (點冰子), 火狂的友好到敵對,
就是舊代 X 教授, 妖后及磁力王間的恩怨延續
冰與火的宿敵暗喻, 正好描繪了兩位好朋友的立場距離

更多小段落的暗示, 連結了過去與現在
Azacel 與 Nightcraweler 同樣的相貌形態, 連尾巴都是一樣擺動
紅煙與藍煙, 都是瞬間轉移的超能力;
Havok 與 Cyclops 都是凝聚死光發射; 兩代 Angel 的相同起名及屬性
幾段千絲萬縷的關係將可能在往後的篇幅再拓展發揮

Bryan Singer 不論在場景調度, 節奏掌控, 演員指導, 都冠絕系列中其他導演
作為主創者, 他回歸創作團隊, 帶回原有的人文深度及社會意義
First Class 有其動人時刻, 只是剪接急促, 氣氛鋪墊不足
妖后 及 Angel 的心路歷程變化沒有完整.
還是 X2 最具氣勢, 最有視野, 稱得上團隊合作默契, 友情對立劇力俱備的 Marvel漫畫改編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