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讓子彈飛

第3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 桃姐、奪命金、讓子彈飛

難得一年有質素相當高的三部華語電影,
金像獎無論最終賽果如何, 都註定其第三十屆充滿歷史意義

不旨在討論誰得獎與否, 值得嘉許與否, 只求分享佳作的藝術價值
事實上《桃姐》的樂天知命, 《奪命金》的命運隨機, 《讓子彈飛》的機關算盡
無一不是對現代社會的不同態度反映

不求回報, 不計功利, 無親無故, 偏卻有情有義
香港對邊緣老人再淡薄, 社會對弱勢社群再嚴苛,
《桃姐》依然堅守信念, 以身作則感染身邊人, 積極融解冷漠, 主動建立關係
每一個鏡頭都充滿人情味, 每一段細膩的情節都是交出愛的語言, 期望觀眾以同一份真心回應
即使身陷苦難 (疾病與年老), 都視為人生必然的經歷,
即使受世界所遺棄, 即使現實的距離再遙遠,
所愛的仍永遠守於身旁, 亦相信連死亡都無法阻隔這份濃濃情意
這不是自我安慰, 不是自我麻醉, 而是真正心存感恩
每一分共人相處的時刻, 都是上天賜下的恩典禮物

「上帝早已安排我們各人在某些時候,會發生某些事情。
上帝就好像是台超級電腦,安排著幾十億人的命運。
這使我想到,為何我在4歲這麼年輕的時候,就要接受通波仔手術。
起初我也不甚明白,直至桃姐中風入老人院,我才恍然大悟!
若非這麼早做通波仔手術,我便沒有健康的身體來照顧桃姐。
若果我在桃姐中風後才做此手術,桃姐也不能照顧我。」

看破人生至此, 活著就有了盼望, 生命就不再一樣, 這就是幾生都修不來的喜樂與平安.
謹獻上林牧師的禱告, 願你我都懂得, 從苦難中學會安慰別人, 從仇敵中看出上帝旨意.

環球是一個大商場, 更是一個大賭場
當一個國家的價值, 只在乎顯示版上汪洋大海的數字中其中一項;
當一個市民的生命, 只淪為開大開細是升是降的小孩子遊戲之中
收音機播放的新聞, 只是生財工具, 沒有人再關心一個地方的經濟結構為何會崩潰
無人異議, 無人提問, 這已是常態, 命運再播弄, 遭遇再奇情, 人們都不再有感覺
不知何時開始, 走在街上, 營營役役, 紅燈就停, 綠燈就過
沒再正面細看迎面走過的人, 他或她背後的故事, 這就是《奪命金》的結局定論

「清楚明白」, 然後錄音重來
每一天每一處, 到底重覆上演了多少遍? 還要再演多少遍?
世界之大, 難道就只能容下銀行與黑社會, 去決定遊戲規則?
請不要跟我說, 政府是第三條出路
《奪命金》所展現的, 不是得到眼前金錢的曙光, 而是失去做人處事基本原則的死路
再沒有堅持的道理, 再沒有清醒的良知, 一起愚笨下去吧, 迷失在無盡的紙醉金迷中

無力變天, 不如嬉笑度日
大癲大肺徹底胡鬧, 渾一淌污水, 賺一趟大錢
你大興文字獄, 我大玩文字謎, 河水不犯井水, 又不損吾高傲風骨
漫畫式戲謔式來一次血淚革命回顧, 無須背負歷史責任, 無需傳承革命重擔
反正道理大家都明, 要通俗好玩, 何必去得太盡過了火位難收回?

偷竊, 殺害, 毀壞, 原來最惡的招數還不止
最毒辣最殺人於無形的, 是偽裝的謊言, 表面像真, 內裏已成傻瓜假貨
看起來動聽的真理, 稍稍「調整」一下, 難為一大群迷信羔羊立即自動獻身自焚獻祭
「主義」式空話, 包裝的身份, 當局者迷得遭玩弄於股掌之間
就讓子彈飛一會兒吧, 人心易操控, 權勢如棋局
在上位者倒台, 總有複製品接班, 要推翻的是制度, 是之「沒有你才最重要」

符號象徵只是小聰明, 真正觸動神經的, 會是親眼見證一場冤假錯案而無力平反
只能被逼旁觀, 甚至還在死者尋公道之時, 選擇一哄而散, 留待死後追封哀悼
明明是一碗涼粉, 你能不受群眾壓力說成兩碗嗎? 你真的能到死堅定吃的是一碗嗎?

不論是夜誰上台誰風光, 都是實至名歸, 都是好電影的表彰
許鞍華, 杜琪峰, 姜文, 攜手炮製了華語電影精彩的一年。

讓子彈飛 (Let the Bullets Fly) – 荒謬的真實, 理想的幻象

let_the_bullets_fly1

一曲《送別》, 一輛列車
白馬在前, 煙囪在上, 其縷縷炊煙卻來自車廂中的火鍋
畫面的不協調突出全片荒謬主調, 提示了導演其後重覆使用的手法
西方的紙上主張, 與中國文化的共融與衝撃, 從未如此赤裸直白的在電影中剖析過

讓子彈飛一會兒, 最後才撃中目標
等待的願景理想, 終有一天會達成
只是不先發一枚子彈, 又怎能飛起來?
每個平民百姓原來都可以拿起槍發子彈, 廣場上盡是槍支卻沒人敢執起開火
社會中沒有第一人, 沒有先軀, 只有看風駛駝, 只有隔岸觀火

劇本寫得最辛辣的一筆, 正在於針對小農社會的奴性
涼粉冤案的一哄而散, 懸長夫人 “誰有實權, 誰就是丈夫" 的取態
憤怒而無人反抗的社會氣氛, 一直凝聚竟就只等待
揭了竿也不和應, 派了槍也不發彈, 要具權力象徵的肖像倒下才出動
就是傳統 “智慧" 的謀朝篡位後才攻陷城門, 歷經無數朝代後還是要歷史重演

姜文本可更隱晦, 但就是要徹底通俗拍一場鬧劇,
指向的不再是躲於藝術電影院, 詳解細讀的知識份子
而要普及訊息, 先取票房, 因而商業娛樂導向, 務要普羅大眾能理解, 再思考
一切以綽頭為先, 老六死了等數字與諧音作為符號, 讓觀眾發揮聯想, 天馬行空

「沒有你才是最重要」
表面上可反映中國對台立場, 底蘊內可反映人民對共立場
導演看法為人不是重點, 背後的腐敗制度不存在, 需要給人民的力量親自衝破
霸權者再築起高高在上的城牆, 面對洶湧的民情, 總會倒下
鳥兒自由遨翔的場面, 就是最簡潔的電影語言

結局看似理想化, 改寫了歷史, 把土匪寫成不死抱權力, 不出賣兄弟的偉大英雄
《七俠四義》式的瀟灑告別, 全身而退, 是電光幻影泡製的虛像
會否內有乾坤? 想像空間到尾仍然開放,
花姐喻作小鳳仙 (間諜) 的兩次提示, 黃四郎的衣服更換及語氣變化
會否又是 “作假" 母題的延伸? 寫至此更能了解中國文化中 “變臉" 何能成為國粹

又回到了廣闊大道, 列車上依然是《送別》的情節
駛近與遠去的首尾對照, 彷如離開了夢境狂想的虛構歷史, 返回了有血有肉的殘酷現實
經過 “官印" 與 “槍" 的統治手段對比 (高呼三個 “公平" 還不及執起槍枝具威嚇性)
左手槍指好人, 右手槍指自己, 荒謬不斷重覆的呈現, 到最後再次出現時已成麻木的必然
今日的社會, 出了倒模一個又一個黃四郎, 又能期盼有更多的, 不止一個張牧之出現嗎?

延伸閱讀:
韓寒. 艾未未. 讓子彈飛

韓寒. 艾未未. 讓子彈飛

藝術, 通過文字, 影像或行為去展示, 去反映社會面貌, 去表達人文精神
對於一個極權專政的社會, 藝術往往走在最前線, 成為抗爭的象徵符號
沒有集會, 沒有結社, 只有街頭的表演, 網絡的發佈, 影院的放映
可引起一點市民關注與共鳴, 卻難達到對憲制對人權的深度反思

寫下洋洋千字博客的韓寒, “擋中央" 與 “草泥馬" 的艾未未, 拍出《讓子彈飛》的姜文
都在擅長的領域上表達了不滿與憤慨, 都是嘲弄的形式, 都是與百姓對話的淺易比喻
有評論, 但盡是擦邊球的, 不是直對核心批判的
也許這已是不可多得的貢獻, 一點一滴撒下真正國民教育的種子
就如《讓子彈飛》中的子彈, 要飛一會兒才撃中目標, 再去等待不知何時到來的願景

韓寒所積累接近五百萬的博客瀏覽人次,《讓子彈飛》的五億票房, 到底有否顯示其影響力?
相比艾未未在國際社會得到的肯定,
韓寒與姜文所傳遞給群眾的訊息, 又是否更直接有效?
只是, 再多幾篇 “獨裁者沒有內政", 再多幾段 “弄假成真搶槍逼供" 的情節
都沒法讓人民勇敢上街演一場苿莉花革命
反若劉曉波倡議的零八憲章能在國內廣傳, 能得到討論空間, 會有多少人和應支持?
內地維權律師在有限的條件下, 為農民, 為受不公欺壓的平民發聲
若能得到全國性廣泛報導, 又會讓多少人挺身而出捍衛真相?

與其停留在讀過韓寒, 看過《讓子彈飛》的層次,
就一如以往, 生活照舊, 中國還怎樣去循序漸進?
封閉只會造就無知, 若身在自由空間都不去珍惜了解真相的機會, 口號終究只會成空話
《讓子彈飛》的比喻關鍵正在於, 沒有人先去發出第一道子彈, 怎能飛起來?
每個市民其實都可以拿起槍, 槍枝早已安放在廣場地上,
不肯作第一人, 又不肯作響應的第二人,
空有先鋒空有武器, 最終還是要看活在當下的人的素質與意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