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奪命金

第3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 桃姐、奪命金、讓子彈飛

難得一年有質素相當高的三部華語電影,
金像獎無論最終賽果如何, 都註定其第三十屆充滿歷史意義

不旨在討論誰得獎與否, 值得嘉許與否, 只求分享佳作的藝術價值
事實上《桃姐》的樂天知命, 《奪命金》的命運隨機, 《讓子彈飛》的機關算盡
無一不是對現代社會的不同態度反映

不求回報, 不計功利, 無親無故, 偏卻有情有義
香港對邊緣老人再淡薄, 社會對弱勢社群再嚴苛,
《桃姐》依然堅守信念, 以身作則感染身邊人, 積極融解冷漠, 主動建立關係
每一個鏡頭都充滿人情味, 每一段細膩的情節都是交出愛的語言, 期望觀眾以同一份真心回應
即使身陷苦難 (疾病與年老), 都視為人生必然的經歷,
即使受世界所遺棄, 即使現實的距離再遙遠,
所愛的仍永遠守於身旁, 亦相信連死亡都無法阻隔這份濃濃情意
這不是自我安慰, 不是自我麻醉, 而是真正心存感恩
每一分共人相處的時刻, 都是上天賜下的恩典禮物

「上帝早已安排我們各人在某些時候,會發生某些事情。
上帝就好像是台超級電腦,安排著幾十億人的命運。
這使我想到,為何我在4歲這麼年輕的時候,就要接受通波仔手術。
起初我也不甚明白,直至桃姐中風入老人院,我才恍然大悟!
若非這麼早做通波仔手術,我便沒有健康的身體來照顧桃姐。
若果我在桃姐中風後才做此手術,桃姐也不能照顧我。」

看破人生至此, 活著就有了盼望, 生命就不再一樣, 這就是幾生都修不來的喜樂與平安.
謹獻上林牧師的禱告, 願你我都懂得, 從苦難中學會安慰別人, 從仇敵中看出上帝旨意.

環球是一個大商場, 更是一個大賭場
當一個國家的價值, 只在乎顯示版上汪洋大海的數字中其中一項;
當一個市民的生命, 只淪為開大開細是升是降的小孩子遊戲之中
收音機播放的新聞, 只是生財工具, 沒有人再關心一個地方的經濟結構為何會崩潰
無人異議, 無人提問, 這已是常態, 命運再播弄, 遭遇再奇情, 人們都不再有感覺
不知何時開始, 走在街上, 營營役役, 紅燈就停, 綠燈就過
沒再正面細看迎面走過的人, 他或她背後的故事, 這就是《奪命金》的結局定論

「清楚明白」, 然後錄音重來
每一天每一處, 到底重覆上演了多少遍? 還要再演多少遍?
世界之大, 難道就只能容下銀行與黑社會, 去決定遊戲規則?
請不要跟我說, 政府是第三條出路
《奪命金》所展現的, 不是得到眼前金錢的曙光, 而是失去做人處事基本原則的死路
再沒有堅持的道理, 再沒有清醒的良知, 一起愚笨下去吧, 迷失在無盡的紙醉金迷中

無力變天, 不如嬉笑度日
大癲大肺徹底胡鬧, 渾一淌污水, 賺一趟大錢
你大興文字獄, 我大玩文字謎, 河水不犯井水, 又不損吾高傲風骨
漫畫式戲謔式來一次血淚革命回顧, 無須背負歷史責任, 無需傳承革命重擔
反正道理大家都明, 要通俗好玩, 何必去得太盡過了火位難收回?

偷竊, 殺害, 毀壞, 原來最惡的招數還不止
最毒辣最殺人於無形的, 是偽裝的謊言, 表面像真, 內裏已成傻瓜假貨
看起來動聽的真理, 稍稍「調整」一下, 難為一大群迷信羔羊立即自動獻身自焚獻祭
「主義」式空話, 包裝的身份, 當局者迷得遭玩弄於股掌之間
就讓子彈飛一會兒吧, 人心易操控, 權勢如棋局
在上位者倒台, 總有複製品接班, 要推翻的是制度, 是之「沒有你才最重要」

符號象徵只是小聰明, 真正觸動神經的, 會是親眼見證一場冤假錯案而無力平反
只能被逼旁觀, 甚至還在死者尋公道之時, 選擇一哄而散, 留待死後追封哀悼
明明是一碗涼粉, 你能不受群眾壓力說成兩碗嗎? 你真的能到死堅定吃的是一碗嗎?

不論是夜誰上台誰風光, 都是實至名歸, 都是好電影的表彰
許鞍華, 杜琪峰, 姜文, 攜手炮製了華語電影精彩的一年。

賭桌上的數字遊戲 – 《奪命金》與《In Time》對金融制度失衡的批判

全美發起佔領華爾街運動, 反資本主義旗號延伸至世界金融大城市
歐洲爆發債務違約危機, 市場信心大起大落如坐過山車
國與國間的資金流動, 就如大話骰的遊戲機制
大家都在推上數字, 只有自己才知自身底牌, 沒有人叫開就相安無事繼續下一位,
一旦有人不相信其內在經濟實力 (亦即新聞常說的信心危機), 自然就要開骰盅爆煲
牛熊共舞的年代, 資本主義的時代, 不過是一場又一場沙蟹百家樂

在《Rango》(馬拉高) 中觀眾能看到以前簡單的西部牛仔世界
控制資源的統領天下, 因此勒緊水頭不放水, 這是一去不返的舊時代
只是現今再非實體經濟主導, 衍生工具抬頭正是鬥開空頭支票
《In Time》(潛逃時空) 中的 Will , 沒有本錢, 沒有必勝把握
就偏要押全注拋浪頭, 竟就能成為大贏家
三十年前杜琪峰的武俠世界還是要真金白銀的搶奪,
新世紀中多次重點聚焦的鏡頭就直指向金融市場的核心運作模式 – 那部不停印刷紙金錢的機器

《In Time》拍攝得最密集的鏡頭, 正是手臂上的數字起跌
既化作桌上賭注, 又成為銀行儲備, 還有拗手瓜決鬥的零和遊戲
數位化後一切交易都是虛擬的電子處理, 連死亡都能夠計算得到的「方便」
沒有實際能量化的單位, 可就是既得利益的達官權貴說了算
貧富懸殊以時區劃分, 生死以金錢量度
所謂的和諧社會就是窮人在罪惡橫生的街巷掙扎偷生, 富人在賭場酒店中飲飽吃醉
制度委派專人完美的執行及監管, 創造一個烏托邦的騙局
這是一個科幻素材 (可見的未來), 還是一個已成社會現實的現象?
當 Hamilton 說出 “真相" 之時, 又是否在意指現今掌控財富的政府及大財團?

無疑電影是憤怒的, 也是年輕的, 更是率性衝動的
誰人樣貌不過廿五歲的設定, 使影像世界全然偏頗向年青世代, 為他們代言
前半段努力搗破制度的荒謬, 掌權的陰謀, 概念的清晰闡述只是描繪了一副大框架
就是電影人已意識到社會問題的所在了, 那然後呢?
後來竟成了沒意義的你追我逐, 沒深度的劫富濟貧, 就妄想能改變世界?
理性知識份子的徹底消音, 執行法規, 奉信原則的 Timekeepers 則長期處身弱勢
明白到有矛盾, 解決方向卻訴諸野蠻的暴力, 鼓吹反叛卻不知反叛後要重建怎樣的系統

對的, 畢竟 Will 一開始出發點就只在復仇, 只是一趟感性的發洩
這就與 「佔領華爾街」的主題與目標年齡群不謀而合了
同樣不明朗的尋求方向, 就只旨在反那資本主義, 因為現在活得不理想, 因為自己利益遭壓榨
沒有長期要爭取的目標, 即使有良好的出發點, 也只能抒發一時的怒火
《In Time》就是這樣蒼白的完結了, 哪管他們之後搶的是白宮還是教會?
核心問題還是沒有碰過, 佔領華爾街也將是口號式的一哄而散
這畢竟還算是一個好看的嘉年華盛會, 亦至少留下了具反思性的課題
卻由始至終都是年少輕狂的理想主義, 如那少女的叛逆解放, 打開了個精彩的頭場然後不了了之

lifewithoutprinciple

再不見碧水寒山, 再不需刀光劍影
最血腥的殺戮搶奪盡在那上上落落的數字圖表中
人心依舊的貪, 世界卻變得更荒謬不規則
如果《In Time》是佔領華爾街 “科幻戲劇化" 的電影版,
《奪命金》則直接套用希臘的金融危機作故事基礎, 寫一段現代希臘大悲劇
出乎意料的不幸與幸運, 讓人與命運的牽絆衝突纏繞不休
本片在港的映期正好又遇上了希臘總統提出公投的時候
於是大市又再不定搖擺, 是升還是跌? 還有誰能看穿猜透?

銷售投資產品的銀行必須在電影擔任貫穿所有角色主線的臨介點
才能突出其於金融風暴所站的風眼位置
身在最前線面對客戶, 又在幕後操作數字, 或給數字操縱俘虜
因此血案必然自然的發生在此, 動機也必然是金錢作崇
全片最聰明在於先鉅細無遺鋪陳銀行業的運作, 推銷基金的過程
一場凶殺案後馬上轉換劇情到學歷低下身份低微的一群
然後再以其染指金融市場, 狠撃其制度背後的可笑反智

難得電影的鏡頭告訴了觀眾, 萬惡金錢的源頭, 來自不斷的印刷再印刷
沒有正面的剖析成因, 但投資衍生工具的複雜性透過寫實的手法, 忠實的對白徹底展現
開首清晰直線到後段混亂失序的敍事, 從輕緩沉鬱到急促爆發的節奏
精準利落的電影語言, 在刻劃一個沒有理智, 沒有理想, 只有墜落, 只有崩潰的城市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