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天與地

餘音裊裊, 陶醉迷人

一部好的電視連續劇, 總會在一集的尾段留下小小心思
作為懸疑伏筆, 鋪墊之後的劇情起伏;
作為回顧總結, 交代之前的心路歷程

這一次要談的, 是有一種畫面與音樂結合的魔法
看罷後能帶來良久不散的情懷
複雜的思緒, 個人的牽絆, 哪管是感動, 唏噓, 寂寞, 或是更多難以形容的種種
輕緩的畫面流動, 飽滿的音樂伴奏
這種獨特的氛圍, 彷彿只能在戚氏系列的港劇中找到, 只此一家

遙望.
真相曝光過後, 他, 他, 他與她從此各自有自我的生活軌跡
濛濛的鏡頭, 空盪的街頭, 虛幻的窗外景致
不再是看不見的黑暗絕望, 而是初現曙光但卻不穩定, 彷彿隨時會再消失一樣
代表著重新開始的決心, 也是代表不明朗前路的茫然

是時候做回自己了
鼓佬積極的投入新生活, 他不顧一切的奔跑, 企圖追回錯失了的時光, 一跑要跑上最高處
Ronnie 仍在努力預備, 習慣失明後的日子, 不管眼內有沒有燈, 反正心中的亮光早保不住
然而, 桌上的一顆心, 是他目前的所有, 照顧好家人才是首要, 什麼真相什麼良知都要暫且擱下
黑仔揹起結他, 重覓音樂的熱情, 卻仍帶著對愛他的人的虧負,
Jessica 只是另一個 Emma, 時刻提醒著他的愧疚, 他不能再像年少時光明磊落當個好人
最心碎的是葉梓恩, 釋囚是她仇恨的一面, 家明禮物是她單純的一面
從被最好的朋友背叛一刻, 她已無法再信任身邊人, 枕邊的自也不例外, 再也不回頭了

多想掩蓋憂鬱, 多想忘掉痛苦
往日如霧似夢的無奈, 正在這深宵過渡至清晨的散渙白光中滲透

The greatest thing You’ll ever learn is just to love, and be loved in return.
酒吧上的他與她, 有一種無形的牽引
一起並坐, 閒聊談笑
交頭接耳, 意亂情迷
他搖動杯底, 她撥弄秀髮
距離愈來愈近, 愈來愈近
冥冥之中, 似有還無的連繫
略帶酒意的挑逗試探, 在藍藍的浪漫色調下發酵

緣份, 是一種宿命.
他倆在異地的一夜情緣, 各自在對方身上的一種氣味, 獨特的氣質
每夜轉換覓尋伴侶, 竟只因莫名的曾經對某某在床上發生了難忘的肉體關係
他說, 每天早上身邊的都是不同的女人, 是多麼寂寞;
她說, 每天晚上身邊的是任何一個異性, 都沒有關係
然後, 他與她, 一拍即合; 她成為了他重振雄風的救星, 他們成為了彼此的唯一
是上天早就註定他們相愛的本質? 還是, 去愛, 去承擔一段關係, 本就是人的本性?

Everybody told me…
她失去了一隻手, 他失去了一個女兒
他與她都堅持, 失去了的, 可以補回
他與她, 都活在自欺欺人的幻影; 他與她, 就是彼此的情感投射
互相靠倚, 卻原來是眼睛所看的假象
緊捉著他, 是她已失去的一隻手; 又可能假手都有她的靈魂, 為她找到心之所在

Esther 說過, 愛情讓她感受到生命的完整
Ivan 的承諾, 家人的著緊, 如果到頭來都是抓不緊的浮沙, 又有誰能明白她?
沒有可傾訴的人, 沒有可依賴的人
陰影還在, 悲傷仍存
即使騙得過全世界, 我很幸福, 我很平安
但到了夜闌人靜時, 只有自己, 面對自己, 獨對著僅有的合照, 那種感受, 也只有自己默默承受

心魔的出現, 就是排解內心的寂寞, 撫慰心靈的苦困
只因為太孤獨, 只因為太恐懼…

其實能夠面對自己的軟弱, 或者才是真正的堅強

《天與地》(When Heaven Burns) – 從平凡好人的生活觀點出發 (三)

在適當的時候要堅持, 在合宜的時候要放下
公義真理要延續, 要捍衛, 要平反; 恩怨情仇則要化解, 寬恕, 體諒

當一個頂天立地的好人, 不代表不能當有處事為人智慧的聰明人
但人若愈聰明, 在真道上卻絆倒而泥足深陷, 那還不如思想簡單, 純真地無知下去了

年少有何好? 就在於朋友
因為他們不會計較, 不會記仇, 不會暗算
互相玩耍, 互相爭競, 不亦樂乎

人大了, 城府深了
逐漸欠了真誠, 逐漸多了試探
多了工作纏身, 少了聚首嬉戲
慢慢的, 關係會變質
不自覺, 感情會變淡

方向不一致, 理想不一樣
分歧多了, 衝突多了
想法多了, 謊言多了
為了一起無紛爭, 想盡辦法粉飾太平
希望找回共同話題, 卻又只是一廂情願
這豈止是 Ronnie 的經歷, 也許, 成長就是要付這樣的代價

Ronnie 作為鼓佬黑仔爭權奪利的磨心
他以良知作是非判斷的天平, 被逼捲入了漩渦, 卻仍然選擇相信二者的為人仍一如最初
他不蠢, 他明明能猜到朋友的動機與手段, 卻依然一次又一次赴湯蹈火, 甘於受騙
直至跟三人完成 “年少無知" 的創作, 紅油痛快寫出心中所想, 然後無聲的各自離去
無奈, 失望… Ronnie 終於懷疑是否一切改變了, 早已不能再回頭
是否不應再相信赤子之心的良善, 是否應該順從世界, 跟隨社會俗世的價值觀沉淪渡過餘生
屈服於名利場的黑暗, 還是忠於自我活出光明?

音樂節本已取消, 但人民原來不甘心
不甘心為何獨立的精神, 逐漸吞滅於香港這個表面五光十色, 內裏已乾涸枯萎的城市中
於是站出來, 於是要發聲, 於是 Rock & Roll 得以在台上發光發熱

年少無知, 多麼的熱血, 曾經這樣無悔的生存過, 曾經一起尋夢過, 盡情的愛過, 燃燒過
Ronnie 再一次與隊友在台上演出, 舊日年輕的自己, 彷彿也復活過來
是默契又好, 還是命運微妙的安排也好
在台上的自我肯定, 救贖了他們
就算節奏有不合, 都已經是成功的表現
Ronnie 想通了, 之前都是 Yan 的鼓勵, 但這趟是出自自身的感悟

每一個人都有想佢自己做既事
而每一件事, 都一定有佢既理由
而呢D理由, 你唔可能要到身邊每一個朋友都要接受
如果因為人地既期待, 加上自己要交代
到頭來, 就算你維繫到D朋友係身邊, 你一樣都會無左自己

係台上面, 我肯定大家可以搵番自己
果晚我地合拍, 係默契, 亦都係好彩
就算我地夾唔齊個 BEAT, 我都唔會覺得係台上面任何一個人係失敗
我會學識點樣尊重佢地, 亦都希望佢地識得尊重我係法庭講既野
我無為難, 你放心

朋友, 就是不會永遠的讓人失望
總會有一刻, 能感到朋友的扶持
總會有一天, 可明白朋友的勸勉
總會有一個, 能在有需要的時候, 安慰你, 鼓勵你, 支持你
無言的擁抱, 無聲的為你嘆息, 為你祈禱, 為你代求

做人有得, 就總會有失
但友情不會計較, 友情受得起任何考驗
一天是弟兄姊妹, 一輩子都會是, 直到永永遠遠

人生中一定有一個人必然的堅持
旁人未必能理解, 他人未必會認同
但至少, 真正的朋友會聽你的傾訴, 會體察你的需要, 會尊重你的決定
不會因著路途選擇的不同而離棄你
不會因著喜好理想的差異而排斥你

能完全不介意別人的看法, 徹底為自己所堅持的而活, 緊守宗旨
信任, 始終是畢生要做的功課, 讀書也讀不完的大學問

《天與地》(When Heaven Burns) – 從平凡好人的生活觀點出發 (二)

又再想起 《無言者》的歌詞
「長路裏, 我獨行看車過; 夜已深, 地鐵中我默然」
置身於言論空間遭受打壓極端化的政治大氣候自是合適
在個人主義盛行, 家長填鴨式教育觀的家庭單位中亦突顯無盡的空虛與無力

「假裝對話, 寧莫說話」
是控訴, 是對現世的不滿
其實也是呼求, 也是在吶喊, 為何不打開彼此的心門
為何互相壓抑, 互相指責, 真正學會去愛, 就先建立自己的同理心
從對方的立場思想, 從對方的角度感受
也許會發現, 原來活在同一屋簷下的大家, 是如此接近, 如斯共通
共享著同一片天空, 同呼吸一樣的空氣, 擁有著同一份堅持, 抱持著同一種歉疚
了解不一定達致認同的共識, 但至少是伸出友善情願的一雙手,
去嘗試建立, 維繫及修補, 一直珍而重之的親情, 友情及愛情

女兒談戀愛了, 母親憤怒莫名
她們其實暗自為將快失明的一家之主擔心
Ronnie 努力演好模範父親的形象, 想一切維持現狀, 假裝沒有健康問題的存在
企圖粉飾表面, 如同將塵埃污垢掃進梳化底下
但愈扮得完美, 情緒愈是沒有表露, 愈容易因小事亂發脾氣, 愈容易因小瑕疵而失卻分寸

Katie 哭著離開了, 沒有錢包, 只能漫無目的街上流連
孤苦無助, 無依無靠
身邊經過百萬人, 卻無一明白自身處境
想找人傾訴無門, 哭出的眼淚誰會擦拭?
最後找到了 Yan 姐姐, 大氣電波, 如同網絡媒介,
彷彿正是無 “家" 可歸, 得不到親密接觸的愛, 而不期然去轉投情感的代替品

舊區嘅街道比較狹窄,
樓宇屋簷嘅規格大細不同,加埋冷氣機,仲有伸出街嘅各種招牌,
令同一場大雨响大角咀呢度落落嚟,所發出嚟嘅聲音都好唔同,
就好似好多人唔同嘅腳步聲,
有行得快嘅,有行得慢嘅
對前景充滿希望嘅步伐,對前路感到茫茫嘅步伐
有老人家嘅,有後生仔嘅

當你對比起中環嘅雨聲,
你自然會覺得我哋呢個城市,
本來處處都係大角咀嘅呢種舊區,本來處處都應該係咁多姿多彩
但係响我錄呢度聲嘅時候,
有一位露宿者至話,雨聲已經同以前覺得好唔同
係因為多咗好多大型嘅豪宅 ?高架公路 ?定係屏風大廈造成嘅死氣沉沉 ?

總之雨聲就變得越來越似中環,
就好似做人要保持番自我越嚟越難一樣
唔好覺得奇怪, 點解我會有興趣去聽一個露宿者對雨聲嘅睇法
只可能係因為無人願意同一個露宿街頭嘅人傾偈啫
要棲身街頭嘅滋味,我唔識去想像
但我願意去聽佢哋嘅故事。

因為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佢哋想同人分享嘅說話,
喺街上面嘅你,我知道你明白我嘅意思嘅,係唔係 ?

中環價值早已成為香港社會的核心
圍繞著這一個核心的, 本理應是多姿多采燦爛繽紛
然而, 當核心變成一個無底漩渦,
不幸地, 四處的顏色, 周圍的特色都無可避免地捲進
然後, 慢慢被逼融和在核心內, 給吞噬蠶食

再容納不了不同的風格, 再接受不了不同的聲音
所有人所聽到的雨聲, 都只是得一種
這正延伸到最後的城市和諧論, 一百人都只可有同一種說法

Ronnie 的家庭溝通問題,
在於沒有好好為對方設想, 在於有人沒有去主動聆聽, 有人不肯去真正分享
最信任的家人都尚且有一刻的疏離與懷疑, 何況是社會有的各種階層?

但樂觀的去面對, 先開放自己的心, 先願意放下心防城府, 讓別人樂於進入
總比等待別人改進, 強逼他人附和, 批評他人冷漠, 來得積極有意義
因為葉梓恩, 因為一晚的冷靜, Ronnie一家歸於和好, 這就是坦誠的果效

《天與地》(When Heaven Burns) – 從平凡好人的生活觀點出發 (一)

常說戚其義的劇集偏鋒, 角色內心沉重陰暗
背負食人重罪, 身在不公社會, 緊逼的生活空間使活著的人透不過氣
《天與地》真正為人稱頌的實是追想往日純真夢想的浪漫,
鼓佬, 從壓抑到釋放到掙扎對錯,
黑仔, 自暴自棄到拾回音樂熱情,
剛好演出正反兩面, 戲劇衝突的張力固然引人注目
但他們是天平的兩個極端, 作為平衡緩衝的正是夾心人 Ronnie

當一個普通的好人, 往往從良心出發, 事事為他人著想, 那就自然沒有難忘之處
只是每日奔波勞碌的上班族, 都只是正常城市人一個
不一定偏激要爭取什麼公義, 不一定狡詐要博得什麼成就
平平淡淡, 可以享家庭樂, 可以好友共聚乾杯, 美滿生活便是如此簡單

所以, 失憶的鄭振軒, 才更見得平常大家會遇到的煩惱
女兒交友, 健康危機, 人際溝通等處境, 媚媚道來一句句精警台詞, 生活化得更為貼身
大道理可能老生常談, 救贖, 真相, 夢想等大議題需要申明
然而, 待人處事的小哲學同樣是構成每天喜怒哀樂的一大元素
時時關心大世界議題, 為政治發聲, 為文化捍衛,
有時都需要在個人的角落, 回味溫馨趣事, 洗滌脆弱心靈

青春的詩總會老.
Ronnie 的故事開始於酒吧的重遇.
關於怎樣適應現實中無可奈何的改變.
也關於如何重新建立所重視珍惜的關係.

最初認識 Ronnie 這個角色時, 就是朋友大過天的義氣性格
千方百計為了重新點起舊日情誼, 讓已經遠離逝去的青春靈魂再次甦醒
“年少無知" 的樂章, 三個大男人的共同死穴, 家明未完成的創作
Ronnie 之所以記起那段遺忘的音符,
之所以能再次讓友情重現真實, 而非冰封在遙遠不可及的美好回憶
源於他們的心之所在 – 葉梓恩的電台讀白

細個既時候, 外婆好鍾意帶我搭電車,
響佢口中, 由西環去到鵝頸橋, 之後轉上英皇道, 又或者嚟到筲箕灣
沿途既一切, 都唔係我所見嘅野
響佢口中本來既海皮邊, 我只見到大廈
所謂嘅榕樹大路, 除咗招牌, 我一塊樹葉都見唔到
呢個城市會唔會變得太快?
當年我地既疑問, 到我地嘅下一代, 會唔會又再出現呢?

慶幸嘅係, 呢種咁獨特嘅 “叮叮" 聲, 始終無變
我記得我外婆話佢最鍾意望住架叮叮, 駛到去總站
見到佢調轉頭, 換個路牌, 就可以重新開行
所以, 我好記得佢話過,
一班叮叮嘅總站, 其實係另一班叮叮嘅起點, 同做人無咩分別

周邊的人與事, 都在變; 就連自己的心, 所持守的價值觀, 都無可避免再變
樹難留, 路已改, 不過人生之中, 總會有一種聲音不曾變改, 依舊守候
獨特的 “叮叮" 聲音, 對於 Ronnie, 鼓佬及黑仔, 是其搖滾的音樂
對於你, 對於我, 還有沒有自己專屬的角落, 任外邊風吹雨打都不會動搖?

一班車到了終站, 另一班又開始行駛
生命的道路, 到底是一條直線, 還是不斷循環?
有時, 一直在同一方向走, 走到累, 走到盡頭
也許是時候轉個彎, 走回頭, 重新認識看過的風景, 反而會找到新的路線

年少無知, 歲月輕狂

年少多好, 朋友多好
成長後的傷痕, 改變後的罪行
到了窮途末路, 如今重頭細數
世界末日快來了, 我們所身處的社會都步向消亡的一天
還可以上訴嗎? 還可以再來嗎?

被偷去的時間, 被遺忘的時代
殖民時期留下的價值觀給沖刷洗淨, 英國旗幟精英主義一一放進大海
只可回味, 不能回頭; 只好放開, 不要逃避
拼搏就有出頭天, 上進就能進上流
再沒有這樣單純的好日子了, 再不見我為人人的生活方式了

《天與地》臨終感言

想不到在2011年尾迎來了一部百年難得一見的電視劇, 還要來自香港編導的手筆
淡化一切戲劇化的起承轉合, 情懷至上意境為先, 就是要闡明被遺棄, 被指為理想化的搖滾精神
在感傷過去理想消逝的同時, 《天與地》強調面對真相, 面對真實的自己的重要性
不能隱藏, 不可忘記, 不要否認, 不該欺騙, 解決不了的問題, 不可當作已解決
放諸每日生活的社會, 難怪會給評定為一本預言書, 註定引起爭議

不止是 「天山安營掀鬼門 雪嶺與朋陷絕地」食人引旨的六四隱喻
更因劇中的普世價值已與現代人的生活方式相距太遠
找藉口去開脫犯下的錯, 說三個小謊話早已若無其事, 習慣性推卸責任, 為錢放棄原則…
正因歪理可習以為常, 社會倒模教育的, 上一代所提供的環境, 正是不後悔不記得
如《破曉》所說的「不聽不觸摸不痛楚 懶看懶記憶懶問我」
於是, 什麼也不再關心, 什麼也不再理會, 埋首於拜金的世界, 只顧自己的利益

Brenda 的遺言感人肺腑, 她一生的勞碌營役只為維繫她死後再保不住, 人人覬覦的財產
她卻終於發現真正重要的價值, 在於她放棄的嬰孩, 在於她從未主動接觸過的平常生活
一趟巴士, 一場電影, 一客甜品, 原來幸福就在身邊唾手可得, 卻從未切實抱擁過
所以, 她明白了, 在外人眼內是愚蠢的妹妹,
她單純熱情的內心, 她對人無條件的信任, 才是一生想爭想抓都得不到拿不穩的資產

記住, 由今日開始, 你一定要揀自己所相信既路黎行
要做一個自己會自問, 第日訓醒都唔會後悔既人
係, 人係要成長架,
但係學識聰明D, 唔係表示就要變得現實D架
記住, 你一定做得到架

《天與地》來到了完結的時刻, 用心咀嚼過當中道理後, 要學習開展人生中新一頁
活得像 Yan 一般, 因為過去陰影而心存仇恨遺憾的, 是時候要懂得放下, 向前走人生路
活得像 Emma 的, 就不要因挫折而放棄信念, 唯一要學的, 是經驗能帶來的智慧與眼光
活得像 Brenda 的, 就要嘗試去釋放愛, 去感受生活, 不要給家庭或社會的枷鎖操控囚禁
活得像 Ronnie, 黑仔, 鼓佬的, 就要勇於承擔責任, 不計代價都要真誠坦白, 才可真正的生存
還有更多像 Jessica, Gina, Cloris 般為著愛人而犠牲一切的, 也許是傻是天真
但也不失活得精彩愛得轟烈, 只是要好好疼惜自己的生命
為一個不珍惜重視自己的他人, 為一個錯付真心的他人而捨棄了自己, 太不值得了
抱緊夢想, 追求新的目標, 放眼更遠的國度, 才是對得起人生, 才是攀得過難關的成長
宏大如眾志成城的獨立音樂祭, 繼續為工人發聲爭取, 細小如當一個好人, 愛一個守護身邊的人
就這樣簡單的體現愛, 自由, 獨立, 抗拒建制, 勇往直前, 社會本來就可以這樣美好

延伸閱讀:
《天與地》(When Heaven Burns) – 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這個世界已不知不覺的空虛, 你還在煩惱什麼?
天地系列第三回 – 十八年的樂與怒
天與地 - 女性情感失落的哀歌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天與地》每集劇評

這個世界已不知不覺的空虛, 你還在煩惱什麼?

看《天與地》是痛苦的, 是沉重的, 要深深的思考及感受, 是一種陷入深淵不能自已的狀態
你怎能想像自己是一個親手殺死摯友, 與好朋友一起分吃大家曾經共聚暢談追女孩的最好的人?
無法投入, 不是觀眾的錯, 也不是創作人的失誤,
只是繁忙的我們已不能停下來, 靜心審視內心深處的陰暗
只是平凡的我們已不能投入主角的世界, 因為要面對的實在太殘酷, 經不起亦不想面對
現實中, 即使沒有食人, 就算只是生活中的小錯誤, 一個謊言, 一次貪婪
很多人早已習慣了逃避, 視而不見, 聽而不見, 麻木的繼續人生, 這是黑仔過的十八年;
現實中, 與食人同樣恐怖, 或更甚的發生了許多, 可以是大屠殺, 可以是酷刑
很多人可以掩蓋良心, 安穩的以表面善事彌補罪行, 這是鼓佬過的十八年
當然還有接受不了, 最後要徹底忘記才可生活下去的人, Ronnie 就活過了十八年的騙局

麻木的黑仔

中國人權的打壓, 對六四的無視, 在如今普羅大眾都好像已成習慣的理所當然
一句嘆息, 然後繼續照顧自己的利益, 若無其事的嘻哈玩樂, “我們可以做什麼呢?"
最可怕的就是習以為常的潛移默化, 中國就是這樣的了, 久而久之香港也是這樣的了
再沒有人懂得真相, 再沒有人挺身捍衛公義
不站出來作光, 放在斗底下的燈就這樣隱藏了, 那城市就會愈來愈黑暗
走對的路從來都是艱難, 一定總有大條道理說服自己放棄
卻只有堅持走窄路的人, 生命才有指望, 為著堅守相信的原則而奮鬥, 縱使得不到改變也是值得
人大反正會釋法推翻終審, 中產選票會流失, 公民黨又何須堅持為印傭爭取居港權?
明知政府逼害宗教人士的立場不變, 高智晟又何需三度上書胡溫?
明知官司贏不了, 高智晟又何須為蔡卓華因印刷聖經而控告的「非法經營罪」而辯護?

追求真理, 不在於審判他人, 而在於改變社會, 轉化價值觀
人人為錢而勞碌, 消磨稜角之時, 可曾有另一種生活方式, 生命都可以不需妥協?
家明確信, Dr. Dylan 確信, 泉叔也確信, 這樣做人就可對得起天地良心
還有司徒華, 還有德蘭修女, 還有剛離世的, 熱愛 Rock & Roll 的, 人類良心的捷克國父哈維爾
心底的熱血, 本性的良善, 沒得以發揮, 可是欠缺機會, 還是自己選擇?
走進拜金主流中, 迷失在人人一同競逐的名利場上, 毫無意義, 毫無價值
逃避責任, 重擔肩負不了, 給自己找藉口, 只因帶有原罪, 不能寬恕, 不能放開
年少氣盛的壯志理想, 一步一步的磨蝕殆盡, 一口一口的生吞下去
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成長, 人大了, 死了, 冷漠了, 麻木了, 好不悲傷

虛偽的鼓佬

重點不在食人道德與否, 合法與否, 洞穴事件已說明在法律天平上都有不同觀點
主題是回歸個人的想法, 命題是能過得了自己嗎
世界上本就不是黑白分明, 無法客觀的辨明對錯
工運的努力, 有人能批評嗎? 鼓佬可是實幹為工人發聲;
電台的宣言, 有人會心寒嗎? 鼓佬可是公開向妻子示愛
然而其意圖其心思, 只有他最明瞭, 夜闌人靜時他在沉思盤算的, 旁人何能了解?
電視機前彷彿洞悉一切, 然而鏡頭也從不能完整呈現,
他對這一群好友還存在半點真心, 抑或所有都是表面工夫?

放諸社會, 每個人的對錯都只限於表面行為, 名人表現都刻在紙上網上供人評價
又有誰可論斷, 哪人能成聖? 哪人會為魔?
明星非禮後要當善事, 支持六七暴動後投身建制當官又是否悔改之行?
我其實也很害怕, 鼓佬會否是自己陰暗面的投射, 是說一套做一套, 是謊話連篇利用感情?
也許從未給上帝選中, 卻在表面當親善使者, 將邪惡本性抑壓不表露?
我也會怒懟, 也會不甘, 也有慾望, 也有恨意, 也曾犯罪, 也曾傷害人
若到了食人的極端境況, 我也認為自己根本沒可能有勇氣承認
雖然我不大可能捱得過吃的第一口, 或我只會想當被吃的一個
吃人後活著走出來的記憶, 我只願塵封一生, 寧願從此吃素, 都不望事情有見光一日

從來沒有像《天與地》的劇集, 這樣的真誠, 這樣的重視真話
這樣的逼使觀看的人, 檢視自己是否坦率的活過自己的人生
我不, 真的不, 不能完全的坦白, 承認一切的力量足以使人崩潰
獨自反覆的思考反省, 也讓我終究明白到, 耶穌寶血的重要性
沒有人能單靠血氣贖罪, 為自己良心好過一點, 骨子裏也是一種自私
沉淪墮落後要浪子回頭的第一步, 就是真正的認罪, 良知才得喚醒
就如黑仔在拳館對 Emma 說的, 在 Band 房對阿 Yan 說的, 才可重見那道曾經純潔無暇的白光

走過十八年的天與地, 消磨掉的生命痕跡, 只有在回憶中重溫
曾經的燃燒活力, 不再的竭力追尋, 成為了久遠的定格
搖滾樂與怒也許不能改變了世界什麼, 狂烈的 Beyond 在大中華樂壇上再沒有延續
直至這段日子出現的一首歌, 赫然有著同樣偉大的生命感悟, 是聖詩式的勵志樂聲
在看罷傷愁唏噓的《天與地》過後, 聽著蘇打綠的《你在煩惱什麼》可撫平一切傷口
在紛擾混沌的世界, 生活如此的捕風虛空, 一切都會失去, 一切都會消散
《你在煩惱什麼》的平和呼應了《灰色軌跡》的吶喊
悲痛放大過, 罪惡沉澱過, 再約定一起手牽手走過
將來帶著歡笑再次遇見的時候, 一起拍手和唱這首歌頌生命之歌

離別親人崩潰落淚的一瞬
朋友排斥感到無助的一剎
父母吵架覺得害怕的一幕
夜闌人靜寂寞孤單的一格
都存起了, 都成了回憶, 成了人生中不會缺少的部分, 伴隨著你的生命走到永遠
片刻 組成了永恆

延伸閱讀:
《天與地》(When Heaven Burns) – 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天與地》,跟紅與頂白
09年寫《天與地》,及一直以來的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