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厚天高》如寂寞難免

這是一部關於梁天琦的紀錄片,這是一個抑鬱青年投身政治的故事。而這無意關乎公眾利益,甚至不在乎交代發生過的事,只是追蹤身在其中之人的當下感受。

傳統媒體、網上論壇忙於討論道德優劣、策略對錯,想為初一事件討個說法,想了解港獨言論的由來與出路,然而電影不需必然回應真實,也可自成一個故事,即使是紀錄片,也可以記下一個大眾認知之外的平行宇宙。《地厚天高》沒有承擔組織全相的責任,卻僅僅嘗試捕捉梁天琦作為一個平凡年輕人的生活與心情,意圖刻劃有別於主流傳媒所塑造的形象。

這當然會讓電影陷於討好同溫層的危險,因為欠缺基本資訊,本來不認識梁天琦的不會理解要認識他的理由,沒有了初一,沒有了港獨,梁天琦還有其他值得攝影機注視的特質嗎? 後來所講要妥協的轉折,也因為沒有仔細申明要堅持的原則,弱化了感染力。電影甚至有問及梁天琦對被稱作英雄的看法,若對於不在本土派陣營的觀眾,很可能會有問題偏頗的嫌疑。大概亦是導演站在梁天琦的角度之故,有些探討不想太深入,又或欠缺一點點訪問的智慧。

《地厚天高》如斯單刀直入當事人的心路歷程,是作者清晰拍攝方向的展現,卻刻意隱去了現實生活可以看到的,因其近乎沒有擷取任何於其他渠道能得到的公開片段,於是銀幕內失去了可參照的對象,或反差以來的效果。因此,看《地厚天高》最理想的觀眾,必是在電影以外,早已有了「梁天琦」的概念,然後再進場比對,因著不同前設的取態,鞏固既有印象也好,顛覆之前看法也好,至少有一趟重新檢視梁天琦的可能,而不停留於將其分類為某黨某派,之後就自覺安全,不去了解,就會忽視跟自己感受有交匯之處的可能。

又或者這一切都不重要。單單是鏡頭能和主角走得這樣近,讓大眾有個機會,在濃縮的觀影體驗,重新跟著當事人經歷那一年的跌宕,已是《地厚天高》可貴的地方。香港地一年變化可以很大,新聞熱話很快過時,梁天琦以及其代表的本土民主前線,從寂寂無名到家傳戶曉,從氣勢極盛到消失於公眾視線,原來都是2016年的事,魚蛋、補選、參選、DQ、Plan B … 年輕人的旅程,來得快,去得快,也如煙,唯有電影可以給予消化沉澱的空間,讓煙霧凝住的一剎定格。

《地厚天高》片名來自黃貫中《18》的第一句歌詞,梁天琦於片中自彈自唱,沒有了中年回望的滄桑,卻是年紀輕輕已百般滋味,羅冠聰看罷本片青睞此曲再去重唱,則更別具青澀感。但電影也能聯想到Shine的《燕尾蝶》,「地厚天高,如寂寞難免」。這首流行曲談的是高速發展,讓人們忘記了從前的環境; 《地厚天高》所見年輕領袖的高峰與滑落,不也就如此? 後來在示威現場與點票中心的空鏡,就是悵然若失的落寞,一年之間議會內外的對抗情緒竟然相距這樣大。

電影沒有結束於豁然開朗的新路向,看罷依然是沮喪與不解,但至少我們不要忘記這發生過的一切,甚至要在茫茫前路覓到方向之後,還要牢牢記著這份感覺,在很多年以後,都不要遺忘。

原文收錄於《香港電影201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