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老頂》黑中有白 白裡有黑中有白

mob

邱禮濤執導的新作《選老頂》台前以杜汶澤、王宗堯、黃秋生掛帥,在宣傳語句以致預告片上都有政治諷刺的定位,明確表示電影的政治立場,並在片中直白的狠狠發洩其不滿怨氣。《選老頂》大量引用諸如「提名委員會」、「入閘」等字彙,又同時保留黑社會用語如原片名的「老坐」,對照共產黨與黑幫的權力鬥爭,以畫面上的腥風血雨去寫殺人政權的醜惡,是淺白又顯而易見的控訴。

誰是真正話事人,誰在挑撥矛盾衝突,只要細心留意對白細節,在《選老頂》片名亮出前,基本上毫無懸念,只看故事如何推展,或局內人能否看穿,還是被任意擺佈。 這種佈局在港產片屢見不鮮,像愛國與愛社團等類比,杜琪峰兩輯《黑社會》經已有相當全面的描繪。活在當下,梁振英的管治班子愈加荒謬,社會比《黑社會》出現之時更混亂動盪,衍生雨傘運動及之後的勇武抗爭,《選老頂》既然要回應時代,就不能止於單向的批判,不能只有簡化的情緒宣洩。

《選老頂》全片最後一個鏡頭,是一碗混合黑與白的芝麻糊,這是杜汶澤所飾的社團老大阿七向兒子解釋好人壞人的世界觀,表示正與邪依然不是黑白分明,而是融和灰色,既在講警與黑,也是關於人民與政府。同時芝麻糊內的太極圖案亦代表黃秋生所飾演的神爺,他強調的所謂維穩,就是維持兩邊平衡,誰也不能逾越,讓至高無上的權力延續著木偶的操控。電影的結局鮮明地針對政權,但在故事細節中則有兩面的解讀空間,讓不同想法的觀眾皆可對號入座,企圖打破二元對立的迷思。

阿七高喊「一人一票」,其實只為自己利益,犠牲自己兄弟在所不惜也只為私怨,會否正合民眾對於「政客推支持者上前線受耙,自己在背後收割成果」的印象? 只是阿七所推舉的也非真普選,正興還是先由小圈子提名篩選。阿七的行徑看似公義,卻在最後露出狐狸尾巴,其行徑及下場是否編導用以說明「假普選」的本質?

片中多場警黑對立,都能引起警察與示威人士的聯想,從支持街頭運動的角度看,可看到警察視人群聚集如古惑仔們,因此可以隨便施加暴力,隨手拿起一人作示警,這就是日常警察所受的訓練。從認為示威受煽動的一方看,古惑仔對答警察的情境,跟示威參與者一樣,明明在召集人馬卻推說在散步、在逛街,在街頭佔領或反抗的人與黑幫人士並無分別。警察中也有好人,黑社會人物也有單純被利用之人。陳家樂與凌梓維的角色分別代表警黑兩面的年輕一代,都有著無辜單純的形象,也是在上位者的棋子,沒有任何地位。

《選老頂》以黑幫選舉去呈現社會運動的面相,其用心或是要展現卒仔並非真正的敵人,街頭血戰所傷害到的不是權力核心。警察團隊與黑社會手下都是受害者,絲毫未動幕後黑手的毛髮,甚至連他們的身份也未曾揭曉,就已經一命嗚呼。《選老頂》縱然在反共立場上絕不含糊,但對於人物怎樣面對權力的處理就有曖昧之處,警察的上司有不合情不合理的命令,應當追隨嗎? 龍頭老大失去了理智,背後口號再有情義與道理,也應盲目上前嗎?

跟著這殘酷江湖的遊戲規則走,註定沒有好結果,唯有抽身才可成全新一代 (甚至要犠牲自己),看阿七與六寶的後代,就知電影的用意 – 至於儆惡懲奸由誰來擔當? 有香港女市民在立法會上高喊「有報應」,電影其實也相信。從《黑白道》兩面不是人的臥底辛酸,到《同門》《Laughing Gor》的警黑雙重臥底變奏,邱禮濤的警匪世界一向就是黑白兩溝,除非可以逃出去,否則誰也不能清清白白做人。只是黑社會有政治,我們的社會也有著一樣骯髒的政治,要逃走,除非你有BNO,像六寶。

mob1

文章刊於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網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