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dge of Spies (換諜者) – 挺直不屈大丈夫 時勢亂世造英雄

‘Bridge of Spies’ by DreamWorks Studios.

‘Bridge of Spies’ by DreamWorks Studios.

What does it take to be a standing man?

《Bridge of Spies 換諜者》以 James Donovan 的《Strangers on a Bridge》為創作藍本,將冷戰時期橋上換諜的傳奇搬上大銀幕。史提芬史匹堡與高安兄弟兩大(三大)影壇重量級代表的合作,加上史匹堡在幕前的最佳拍檔 Tom Hanks,說出一個 Standing Man 的故事 – 堅守原則,不論是律師或間諜,都有他的專業與能力,亦能面對危難無所畏懼。

高安兄弟實在是描繪人物形象的高手,總在登場的介紹已能迅速讓觀眾掌握角色的精髓,如俄國間諜 Abel 的自畫像,就表現了他的精確,對細節的一絲不苟,這就跟他的特務工作一致。然後到律師登場,觀眾怎樣一開始就辨認到他的身份? 答案就在其刁鑽的長對話中,只消三兩句就讓對手屈服的氣派與自信,第一場戲 Donovan 坐著談話以一對五,輕描淡寫就勝一仗,亦暗示了本片以談判為主的基調,這是電影英雄的殺手鐧 (跟葉問一個打十個同理,但更厲害是 Donovan 無須出手)。

有高手的角色/劇本設計,也有近乎極致的拍攝手法配合。第一個鏡頭,一邊是反射自我的鏡子,一邊是自我創作的畫像。哪一面是自己的真實,哪一面為虛假? 其實兩者都是自我防護。繪畫是隱藏偽裝的掩護,鏡子的貫穿則在視察背後,看清四周,有沒有埋伏,有沒有危險。之後的追逐戲,一個跟著一個,當他被跟蹤之時,鏡頭再向後移動,發現了第三個人。他站在哪一邊? 與哪一個是同一夥? 從監控到拘捕,再從拘留到審訊,電影跟著情節的推進,介紹不同派別登場,誰代表誰的利益? 誰人能分真與假? 她說是妻子,寄信者說是代表律師,然後他又不代表任何人。在門後的是誰? 跟在身後的是誰? 他們盤算的是什麼? 重點從不是揭盅的當下,而是那種不安的情緒在發酵,危機感無處不在。

又有一幕 Donovan 在大使館打開一道門又一道門,不知道前方等待的是何方神聖,遇到的陌生人不知可信性,又有一幕街頭遇著語言有礙不通的流氓們,既未清楚對方所要,又不能表達到自己所想,這種猜度遊戲,大概就是冷戰時期的心理恐懼吧。正因如此,資訊流通是勝利王道,保密協議才如斯重要。

通過刻劃 Abel 與 Donovan 人物面對劣勢與未知的反應時,確立《Bridge of Spies 換諜者》一門關於溝通/談判的藝術。一、不論是自我還是他人,都是認清其真實身份的定位; 二、懂得在對的時間,跟對的人分享關鍵訊息。認識他人的身份,同時亦要清楚自己的位置,才可掌握自己與對手的定位及底線,造就雙贏/三贏之外,己方得到最大的利益。明白誰人是重要決策者,了解誰人最重視什麼,就能反客為主掌控大局。

循著這方向走,就得出《Bridge of Spies》(換諜者) 的核心思想。得到最後勝利,除了要知己知彼,最需要的是堅定自身立場,不退讓。A Standing Man. 全片的精髓就在 Abel 跟 Donovan 的一場對話中,一個人要找到自己的領域,然後挺立在此,不屈服於任何環境的阻撓,因為 Donovan 有原則有底線,二換一始終是二換一,半步不畏縮。站在自己的規條上,堅持自己的信念,並利用自己專長的優勢,找到了就不放手。像 Abel 一樣,既然理解一己專屬何處,就無所畏懼,Donovan 前後問及他害怕與否,一共三次,不論形勢怎改變,Abel 的答案與態度都一致,亦因而衍生結局中,Donovan 在車上的回答。

Donovan 的英勇與 Abel 的堅忍,就靠外間環境的惡劣呈現去烘托。監獄的白光,在美國在俄國同出一轍,都是分不出日與夜的煎熬,亦是在這裡黑白難分的表現; 人物看起來更陰沉,承受更大的世俗壓力。強光與陰影的配合,以構圖與燈光打造一種超現實的感官世界,跟高安兄弟的荒誕離奇如此匹配,就是史匹堡的間諜片風格。

Abel 以他的方式忠於蘇聯,Donovan 亦有他表示忠誠的一套 – 那正是美國的憲法精神。有了這支柱 (法院直立砥柱的鏡頭是其視覺呈現),他就是 Standing man – 頂天立地的大丈夫真英雄。前半段故事出現的每一個人物與群體,都在跟 Donovan 作對,政府、法院、家庭、同事、傳媒、公眾同樣地施加壓力在其身上,他仍決意跟隨自己相信的路線去走,正如那學生向東柏林去,無視畫面內的人與車都處於其相反方向; 後來 Donovan 坐在那東德官員的車內亦是同一個設計,車輛都駛離東柏林,只有他們一意駛向禁地。

這樣的堅持到底,很傻很天真嗎? 很不現實嗎? 偏偏他贏得了所有人的信任與尊重,包括在眾人口中的「敵人」。Abel 曾問及 Donovan 不好奇他的真實身份嗎? Donovan 回答說,這是職責所在;最後 Abel 知道 Donovan 的換人計劃,亦不再多問,就站在他的身邊。

沒有尋問的,不用言說的,正是其關係的基礎。起首的自畫保護了他的機密,是任務的要求,最後的贈畫卻成了他的承諾,是真心的情意,前者是隱瞞,後者卻代表了他對另一個人的信賴。

當然,一人不能救萬人。Donovan 在柏林看到的攀圍牆一幕,與火車上看到小孩們也在攀爬,他也許也會有無力感? 在向偉人致敬的同時,《換諜者》也在關懷弱勢,去換取應有的自由,畢竟全片就是在完成一個捨命要救人回家,並一個都不能少的使命。

bridge-of-spies

本文以 Bridge of Spies (換諜者) – 挺直不屈大丈夫 與 時勢亂世造英雄 兩篇重新整合而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