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light (焦點追撃) – 真.新聞,堅.立場

spotlight1

活在弄虛作假的時代,才要開宗明義標誌真實的存在。傳媒要報導的是社會的真相,報章每字每句都應尋根究底,每個稱呼都要出師為名,這就是《Spotlight 焦點追撃》中所表現的世界,主角團隊面對自己職業的態度是真. 專業、真. 克制,他們所追求的是真. 公義、堅持的是真. 勇氣,更重要的是堅. 立場 – 堅定的立場,不是所謂的偽中立、偽客觀、偽持平。有真相,就有力量,因此文字是其最鋒利的武器,報章的印刷是戲劇惰緒高潮所在,當電影到達尾聲,工作人員名單亮出之前,覆蓋著整個銀幕的,是一個個地方的名字,卻是最震撼驚人的時刻。

這是一部置追尋真理高於政治權衡的電影,片中的主角們沒有競爭角力,就專心一意目前工作,不理對手是誰,不理代價為何。「不要理事情行不行,而是看事情對不對。」這種崇高的宗旨,就在這兒實現。

這是一部堅持內在信仰高於宗教形式的電影。人不能代表上帝,神父與教會自也不能。有一群妄圖自稱上帝的發言代表,在利用他人的信仰與希望,以上帝之名去行使上帝視為惡之事; 有另一群有心人縱使活在宗教以外,卻能持守原則良心去違抗不公義,那後者似乎更有資格稱作神的門徒。

這是一部針對體制而非個人的電影,時刻要自省,這是對的時機嗎? 找的是對的人嗎? 發問的是對的問題嗎? 透過多方資料來源的多重確認,都旨在尋求正確的觀點、角度與方向,亦因而在故事推進的過程中,戲劇張力得以凝聚發酵,本來一宗宗的「個別事件」擴展到整體,再由一個城市到一個國家。

這是一部關於真相高於資訊、深度高於速度、準確高於即時的電影。新聞資料記載事實,但片面的事實代表什麼現象,才更值得關心。這是一部關心人與人之間交流的電影。他們願意聆聽,所以得到回應; 他們願意相信,所以得到信任。因此,最終的勝利不是歡呼吶喊,而是一通又一通的電話,不停的響聲已是人們對其團隊的肯定; 他們也沒有慶祝,而是馬上回到工作崗位,坐下來接聽電話,這結局是專業精神的頌歌。

《Spotlight 焦點追撃》拍攝的風格與其調查報道的作風同出一轍,低調、安靜、不張揚。儘管每個角色都有其大道理可供引用,但他們說出的金句沒有包裝與強調,就是平實自然地配合劇情而生; 好電影無需花巧的渲染,沒有高難度的鏡頭調度,沒有華麗的技術示範,但高度集中去說好一個故事,命中核心的訊息,就是電影的力量。現今太多傳統戲劇都躲在公仔箱內電視的框架,更見在大銀幕看到《Spotlight 焦點追撃》的重要性 – 難得在其豐富內涵沒有因為門面修飾而被淹沒。正如片中的舊式新聞室文化,在網絡盛行的今天,想已漸失落。還有哪個報館去花費資源慢慢調查,又會有哪個讀者去有興趣仔細查明每件事背後的現象與成因? 即食就手,欠缺深度與求真態度,已成今日普世主流,亦見《Spotlight 焦點追撃》的出現,實在彌足珍貴。

這格調像回到1960年代後期的新黑色電影類型 (Neo Noir),都是偵查案件的題材,不過沒有槍戰,也沒有警察、偵探或黑社會,取而代之是以傳媒為故事重心。不變的是錯綜複雜的地下罪案,城市充滿罪惡與腐敗。《Spotlight 焦點追撃》鏡頭下的波士頓不常黑色,不見強烈燈光反差,反而是連場白天,穿梭在文明社會制度的場合中,如餐會、法庭與教會等,都是簡約白淨的佈景,只是體面的外在卻隱瞞了污穢不堪的秘密。它沒有獨特的標誌記認,像尋常得通用在每個美國城市,更見其罪惡的普遍性,不只在眼前看到的範圍內。這座城市的特色,見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網絡,距離有多親近,沒有私密空間,如在人多的餐廳不能說秘密,但在公園閒逛,也還是避不開人群。一不小心,受害的可以是你或我或家人或好友,如曾每日一起上學的同窗。

既有諺語謂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這裡卻是 “It takes a village to abuse a child.”。 無人是清白的,無人是在外的,都是社區一份子,都是上帝的子民,就無奈置身其中漩渦。電影唯一一場較長時間的追蹤鏡頭,就是當記者發現教士住在自己家門外幾里路之時,這說明了處境有多危險有多逼近,也是人人不能置身事外的例證。無形之手的權力機關怎樣隻手遮天,就靠其遍佈四周的線眼,及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輸送。大家心知肚明卻秘而不宣,在上位者以語言偽術包裝罪惡,將其正當正常化。

不變的還有時刻面對兩難掙扎的人物,他們的道德底線都受到挑戰。報道與否? 現在還是何時? 以這個還是那個方向報道? 選用這裡還是那裡的內容? 每個決定看似微小,都是判定事情走向的關鍵。他們也有不能跟身邊人道明一切的難處,對其女兒,對其祖母,想說又不能說。面對恐嚇與利誘,選擇的是沉默還是發聲? 當「大家都係打份工姐」這句似曾相識的對白實在地出現在電影當中,觀眾會發現歷史的有趣之處,助紂為虐的藉口往往如一。

因為人物好看,電影才有力度和溫度,是以這部作品,整體演員的表現是最精彩的一環。Mark Ruffalo 與 Michael Keaton 都演過超級英雄,這次擔演真實的無名英雄,像承繼了變形俠醫的怒氣、蝙蝠俠的紳士魅力,皆交出了從影的代表作。Mark Ruffalo 所飾的 Mike Rezendes,投入工作到忘我又不顧家庭,卻對小孩流露關懷,那種被壓抑的怒火、對信望愛的渴求與失望,在其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Michael Keaton 飾演的 Walter周旋於不同派系間打交道,對上向下都要交代,說之以理,動之以情,舉手投足都是戲。若說上回《Birdman 飛鳥俠》是其度身訂造的自身寫照,那今次演出就見他全情投入角色,完全沒有自我的一面。Rachel McAdams 繼續擔當輔助角色,是聆聽者,也恰如其分。最驚喜實是來自 Liev Schreiber,從沒有看過他這樣沉穩成熟,默默支持其手下團隊工作,不搶焦點,與整部電影的氣氛相合,終見其大將之風。

Spotlight-Featured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