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夢死

在夢境中,在酒醉中,可以有想像,可以有思念,可以有慾望,逾越了生死的邊界,撫平親人不辭而別的遺憾,誘導同性迸發激情的愛戀關係。過去可與現在交集,回憶可與幻想重疊,眼前非現實,感覺卻是真確的。

《念念》

女兒看著列車駛走,地鐵軌道的盡頭,是否靈魂的彼岸? 雷鳴閃電的一夜,兒子在酒館內避雨,喝著喝著竟借醉找到了一所屬於過去的房間,從前的自己,與早已離開的母親,在點著燭光。彷彿一切都沒有改變,就如童年的當初。魔幻的重逢沒有時間的界限,因為媽媽還是當初的模樣,兒子卻已長大成人了。他化身成一個陌生人,可以尋問自己心深處最刺痛的,他最想知道答案的問題。媽媽愛兒子嗎? 為何要離他而去呢?

灰藍天空下的碼頭,另一個兒子盼望到他所等待的人出現,他們像初相識的談話,在陽光白雲碧海的景象下,細說當下所遇到的困難與心結。藉著與久別重逢的爸爸打一場架,告別過去的自己,瀟灑地放下不曾存在的幻影。近鏡是兩人在對打,鏡頭一轉就只見拳手一人在對著空氣。想念至深,唯有寄託一場空想,一了永不能在真實生活圓滿的願望。父親倒下後,浪濤在拍打,剩下拳手一人獨白,向遠方的父親吐露出講不出口的心事。

2015-edit-murmur

《醉.生夢死》

電影的開始就是結束,《將進酒》的歌聲下,她與他共舞,卻有她不斷的碎碎唸,然後另一場景,他直望著鏡頭流下眼淚,在片名亮出以後的老鼠,已是像死亡一樣存在,直至片末斬殺黑幫老大過後,其滿手鮮血的聲嘶力竭,畫面才回到他流淚的當下,一直壓抑至今才盡情釋放。敘事次序就像螞蟻和蛆的拉扯,時而前進時而倒退,猶如墮進宿醉的迷糊裏。時間與空間一樣的零散混亂,散發著每一個人狂烈的愛恨兩極。

2015-edit-drunk

《The Duke of Burgundy 公爵蝶戀花》

小小生命的活力,是《醉.生夢死》鮮明的視覺比喻,呈現主角一群邊緣人物掙扎求存的狀態。公爵與女僕的性愛關係也有昆蟲作點題,代表其非常人所接受的地下愛慾關係。裙底的春光是極黑與極光的兩端,是墮落深淵的罪惡,也是極樂天堂的享受。性愛的高潮,意識的流動,從屬與支配的角力,盡在漫天蝴蝶的視覺意象。

2015-edit-Duke-of-Burgundy

#2015年度剪接之選

1 關於 “醉生,夢死”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2015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