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ch-Drunk Love 私戀失調 (Paul Thomas Anderson, 2002)

《Punch-Drunk Love》(私戀失調)

當天空的淺藍,遇上映照海岸的泛紅;
當一身藍色西裝的他,邂逅穿上深紅大衣的她;
夏威夷海邊的迷人風光,他們相擁著深情長吻,
穿梭於路過人群中,不知時間過去,
彷彿凝住了時光,步進了永恆。

看得見的顏色與線條,聽得見的音樂與步調,
是 Barry 內心世界的見證,是 Barry 的心情隨著得到真愛而調節。

Punch-Drunk-Love-2002

色彩轉換

第一幕,只有 Barry 一個人,這是他的工作空間 –
圍著他的看似沒有對外的出口,只有牆壁,只有白色與藍色。
然而,突如其來目撃的撞車,遠處的馬路旁留下一座琴,
就像提醒了他心中緊張不安的節奏,
同時預告了他原有生活要迎來轉變。
風琴只是前奏,紅色的她才是焦點,
在他初看到她的一刻,原來代表他的藍色光暈,已新添了一點紅色。

當紅色走進藍色中,意味著鮮明突出的介入,在電影世界重覆的呈現,
後來 Barry 就在原來的藍色西裝,配上了紅色的領呔,
Lena 闖入了 Barry 的生活,讓他從此不一樣。
戲中的男人們原來的環境都是灰沉的,鮮艷的女人們走進來就燃亮了繽紛,
如她們穿上的紅色與紫色,又如電話亭在接通 Lena 後的突然發光,
示意真愛的到來,生命被拯救的釋放。

如果紅色是激烈的愛,大概白色就是救贖。
在最後一個鏡頭,當 Lena 擁抱著 Barry,
紅色的她、藍色的光暈、白色的天空,構成了和諧美滿。
Barry 在機場跑道前看到如登天國的白色光芒,
與他在夏威夷等到身穿白衣的 Lena 出現時,
巧成對照,Lena 就是 Barry 命中的救贖。

pdl-airport

樂曲節拍

他的脆弱易哭、他的暴力易怒、
他所有不穩定的情緒,總在只有她安於身旁時,得以消散。
心跳聲起伏不定的配樂總在演奏不停,是他蓋不住要爆發的抑壓;
間有浪漫陶醉的迷人情歌穿插,正是其戀愛心境的寫照。

Barry 總恐懼 Lena 以外的他人在身旁,
那鼓聲第一次敲響,就在其員工上班跟他說話開始,
然後因應著顧客的提問與姊姊的電話,愈變急速,無法平復,
觀眾跟隨著音樂的推進,與 Barry 的心路有著同一韻律的共通。
即使 Barry 第二次跟 Lena 見面,
卻因姊姊一直打擾提問 (時而帶嘲諷口吻),
緊張感不散,音樂與周邊環境亦隨之混亂失控,
那些貨品倒下意外,仿似就是 Barry 心中所想的視覺呈現。

第一次約會卻改變了配樂的方向,調子更輕柔,更慵懶,更悠揚。
Barry 在跟 Lena 談天之時,逐漸平靜,
除了洗手間一場,也是因為他們的話題涉及其姊姊,
亦是有無形的第三者介入,造成了他的壓力。
之後的緊湊節拍,並不是純粹恐懼,而有了熱情主導,
內心的忐忑,外化為房門外的徘徊,
如在白色狹窄的走廊穿梭,就為了一個深情的吻。

PDL-byebye

雙面變奏

有愛情滋潤自是美夢,但找錯對象卻會招來惡夢,
夢幻並不限於「陶醉」,還包括醉酒鬧事的荒唐。
在光暈下,迷離的畫面有如醉酒造夢,
只是上一分鐘的奔跑是索吻,下一分鐘卻是逃跑,像夢中追逐一般。
之前的撞車,帶來了愛人; 跟著親身試驗,卻傷害了愛人。

他第一次被電話勒索,將手上電話帶回公司,卻躲在辦公室內逃避;
他第二次主動致電,將電話連同線一併帶上路,嚇怕對方不再糾纏。
在 Barry 向牆揮打後的手上傷口,刻著的四個字母,
就是改變的答案,勇氣的來源。

光暈使《Punch-Drunk Love》的畫面有如醉酒中的旅程;
線條則是條理有序,代表著 Barry 原有僵化的世界,
像他的工作環境,方正規則; 像超級市場,排列整齊,
致使他的焦點模糊,未有注意到背景中紅/藍/白的和諧。
只因這是他的安全區,跟撞車旋轉的失控場景相反,
可為其帶來新鮮的刺激,及他所需的真愛。

Punch Drunk Love_supermarket

鏡頭運動

有兩場跟著主角走的長鏡頭,標誌著 Barry 的突破。
推拉鏡頭捕捉著環境的周圍,
讓顏色轉變,不同的色調走進畫面中,去轉換心情,
從感覺有所欠缺的世界,到填滿內心有滿足感的狀態,
從遇到她,有人干擾,失去她,到她回來;
得到風琴,與得到 Lena,都是一氣呵成,一脈相承。

關於 Barry 家庭狀況的呈現,可看到家中相片的擺放,
專屬於他的在右方,其他家人的在左邊,可見他並不歸屬於此。
在生日派對上,鏡頭捕捉著他在聽他人的談論,都圍繞著他,
他卻沒有參與,沒有發言權,
然後他離開了鏡頭,只剩一個空鏡,仿如他並不在場,
下一幕就是玻璃窗被打碎,展現逃離現場的渴望。

對照 Barry 跟 Lena 的約會,
鏡頭特寫著他倆,模糊了背景,
然後好像稍為放鬆了框架,偶爾看到了些微變動,
這是多麼動人的一幕,
Barry 在 Lena 才可以當自己,才可以放鬆並暢所欲言。

醉人的浪漫,就如光暈、如色譜、如星光,
在電影中如虛似幻地發酵,這是屬於電影的戀愛感覺,
不在現實裏,只在夢境中。

pdl-phone-booth

1 關於 “Punch-Drunk Love 私戀失調 (Paul Thomas Anderson, 2002)”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新世代的傳承與顛覆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