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聶隱娘》之我見

《刺客聶隱娘》見孤獨,也見愛情; 見陰險,更見仁心。
侯孝賢既是留白省略,卻也清晰地遺下暗示的線索,所隱其實即為所見。

assassin9

見孤獨。

一個人,沒有同類,不止是聶隱娘的點題台詞,也是自然景觀帶來的感受。
一朵花,一棵樹,往往屹立不屈在空鏡當中。

聶隱娘穿上華衣錦服,聯想到嘉誠公主的撫琴自白,
她們都是為天下而犠牲,只是公主沒有自主,隱娘卻有選擇的退路。

師徒話別的一場,在決戰之前,鏡頭停留在她們兩個人之間的空白,
那棵樹置在畫面中央,延續沒有同類的命題,
同時表達了對道姑恩情的斷絕,推翻了剛才「不能斬斷人倫之情」的說法。

見愛情。

最美的關係,一句話也不用出口。
當聶隱娘悄悄出外,磨鏡少年也安靜的緊隨其後,
交手過後,聶隱娘在前走,磨鏡少年依然追從,
她再也掩藏不了傷勢,他才徐徐走在她身旁,作為這天地間的唯一依靠。
沒有特寫,只有背影,卻流露綿綿情意。

療傷暗示了肌膚之親,過後隱娘要走,少年點過頭,無聲的默契定下片末承諾兌現的伏線。
磨鏡少年迎接聶隱娘回來之時,仍然無話,只有兩聲輕呼,
但遠鏡中忽爾得見隱娘首露笑容,脫離了一直孤高冷清的狀態。
接著他倆與老者遠走,慢慢地湮沒於大地之中,
歸於平淡,就是隱娘選擇少年所代表的單純樸素,離開這政治計算的江湖去了。

assassin7

見陰險。

人皆有兩面,殘暴與仁慈可同在一身。
田季安對外有其霸氣,對內卻失勢,
對著瑚姬的溫柔,對著兒子的遷就,
甚至對著元配妻子的怒氣,都只是無能為力。

相比陽剛的丈夫,田元氏殺人不見臉,
於是有了在內打扮尊貴優雅,在外是刺客的兩面,
隱娘一刀刺去,我們卻不得見其樣貌,
我們只看到地下碎成兩邊的面具。

空空兒的邪術,卻是絕對的惡。
作法的小人剪紙落在水中,
下一個鏡頭以流水連接到宮殿,然後畫面一直隨著暗處流動,
到了那燭火通明的廊道下,
煙霧慢慢向上騰升,就過渡到瑚姬中毒倒地,
如此靜態的施咒段落,一氣呵成如在眼前,
不需誇張特效,卻在長鏡頭下有明確的脈絡。

見仁心。

邪術是擺佈環境的迷惑,刺客暗殺卻以人為重心。
長期的觀察,要不動真情,因此隱娘不在畫面之內,
但我們在看田季安,等於隱娘在看他,
愈停留得久,愈見其不忍。

與兒子摔角,教人聯想到上一次也是小孩子在旁,因而不能下手;
與愛人調情,卻在紗簾擺動之間,見其考量與掙扎。
既下決心歸還玉玦,那就直接介入了田季安的生活,
因此畫面看到了她,我們與瑚姬都得見了。

再來,鏡頭又長久地停留在田季安與瑚姬身上,
關於過去的悔婚,瑚姬的抱不平,又見隱娘看在眼內。
這一幕殺不成,呼應其後的舞蹈場面,
其實都有她在背後監看,亦因此隱娘第一時間從毒霧中拯救了瑚姬。

assassin10

田季安說,一直有個目光在看著,然而細看下去,這實不是刺殺的眼光,而是出於保護;
《刺客聶隱娘》也一樣,殺氣只在黑白的第一幕,刀光劍影之下,是仁義與情感的表現。

延伸分享:

2 關於 “《刺客聶隱娘》之我見”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時勢亂世造英雄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2015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