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新世代的傳承與顛覆

Gueros_3

墨西哥電影中看到的國度與城市,都是罪惡叢生,生人勿近嗎? 至少這就是《Güeros》(尋找隱世歌神) 對於自己國家的獨立藝術片的印象。《尋找隱世歌神》片中大談電影,如黑白拍攝,故作銀幕比例的玩笑,偏偏就是本片的風格,但在銳意擺脫過往墨西哥的刻板概念的一環,則執行得相當徹底。小孩作頑皮壞事卻無傷大雅,不用面臨懲罰代價; 黑幫阻撓離開,或只是想交朋結友一同飲酒。電影中的社區有其社會問題,卻不會過度戲劇化,盡量還原都市面貌。

法國新浪潮,與其後來繼承其風格的美國獨立電影,都是在拍攝人們無所事事,閒來聚聚的瑣碎片段嗎? 《尋找隱世歌神》的靈感啟發絕對源自於此,卻也不甘於此。Tomas 開場的反叛,逃跑影子的倒轉,到走進絕路卻發現眼前的一片大海,是 François Truffaut 杜魯福的簽署式鏡頭吧? Ana 向著鏡頭微笑,不論名字或是樣貌或是姿態,都教人聯想到 Jean-Luc Godard 高達御用女神 Anna Karina。《尋找隱世歌神》的步調大概就像《Band of Outsiders》(亡命之徒),一直談呀談,走呀走,相信導演 Alonso Ruizpalacios 除了在電影手法上向高達取經,他的政治主張也會為其帶來一定啟蒙。

這亦是 Alonso Ruizpalacios 與 Richard Linklater、Jim Jarmusch 等仿效者的不同之處,或者在畫面上與其類近,但靈魂上更相似的,前半段或是 David Lynch 的《Eraserhead》(擦紙膠頭) ,怪異聲音、迷離狀態下的存在危機; 後半則是 P.T.Anderson 的《Punch-Drunk Love》(私戀失調),精神失常的大男孩找到了真愛。《尋找隱世歌神》在表面是欠缺方向 (儘管有歌神的幌子),走過四方卻無功而還,但最終其實不是一場空談或無意義的浪遊。它有政治的指涉,也有個人的反省,兩兄弟各有得著,歌神的存在與否,傳說的真實與否,已對他們不重要了 – 因為在父親遺下的耳機之外,他們在世上都有了新的存在目的。

這個寶貴的領悟與體驗,既屬於電影內的人物,也屬於創作者。在偶然造作設計的鏡頭穿插期間,Alonso Ruizpalacios 似發現了拍攝的意義,並在此可隨意發揮,突然即興在街頭遇到老人就插入幾句訪問,又忽爾拍到了導演在鏡頭內,跳出了電影的框架,猶如不在劇本的放肆自由,而自成一格。

GUEROS-ana

延伸分享: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兩兄弟的心靈解藥之旅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後佔領年代的精神虛空與焦慮

1 關於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新世代的傳承與顛覆”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大時代小人物語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