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後佔領年代的精神虛空與焦慮

gueros (1)

1999年,墨西哥的春夏,上演了長達 292天的大學罷課,為1968年以來最大型規模的學運,是大學生抗議學費上漲的運動。校園校舍成為了佔領區域,然後呢? 下一步何去何從? 在眾口各執一詞的會議,演變成口角繼而動武後,第二天的街頭遊行,目標往哪裡去?

《Güeros》(尋找隱世歌神) 並不緊跟領袖的步調,亦沒有跟進事後發展,電影集中在一班可稱為 “Güeros" 的混噩少年,他們連自身方向都弄不清楚,如同直行還是轉右也會不清不楚,糊里糊塗。影史上有過親身參與最前線抗爭的作品,見識過激情與轟烈,《尋找隱世歌神》卻退出火線之外,在平常人的生活,政治冷感的眼光下,帶有距離地重回這個年代 (時刻),猶如局外人般觀察這場運動的社會面相。

Güeros 有多重意義,在片名亮出時附有辭典的解釋: 既是直指 Tomás 較哥哥淺的膚色,也是批評一個人軟弱的貶詞。主角們當然不是傳統的英雄,對於大學的佔領與遊行,他們選擇去逃避、不參與,是否就是懦夫的行為? 然而,他們的迷失與慌亂,也許正是大部分人的心路寫照,不止是佔領期間,更延伸到佔領完結之後,那精神狀態的虛無,電影所捕捉的正是這種氛圍。從旁人的觀點出發,電影只要從外邊看內部,沒有仔細的審視研究,只有簡略全景的描繪,卻足以體驗其派系的複雜性,同一理念衍生的不同立場與衝突,都一一呈現,沒有批判與標籤,讓旁觀的人物 (戲內) 與觀眾 (戲外) 去自我發掘,從自身的年輕經歷去找共鳴。

當熱情爆發過後,當革命的浪潮落幕,還可回到從前的常軌嗎? 學生們已認知到大學路原來非萬靈妙丹,學校大門都屬於極權專制的機關制度,卻苦無另一獨立體制去依據。因著破碎與反抗著唯一的建制,將造就一代人的漫無目的。對於學校、社會以致國家的不信任,歸屬感的失卻正是 Sombra 所說的 “Far Away From Home" – 身在此而心不在。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尋找隱世歌神》嘗試通過一場旅程去回顧並重拾。

說是「後佔領」,因為《尋找隱世歌神》不止是當下的重現,還有後設的元素。當友人突然在片中意識到這是一部電影,有鏡頭在拍攝時,他質問「到底作品想拍的是什麼?」,然後故事才正式進入大學,讓觀眾知道其時代背景原是與佔領運動有關,大概這個政治環境,就是導演通過主角們去呈現表達的主題,或許還帶有半自嘲、半自省與半自傳的色彩。這種自覺性,清楚知道自己作為電影的本質,可見《尋找隱世歌神》對於年輕人自身的探索,並不單單是1999年的個別事件,而是有意圖去反映過去歷史到現在的影響力。

那種懶洋洋的冷漠、那種囚困隔絕的心悸,並不只在運動期間出現,更可能是在佔領後的種種後遺症。對於當代與現代,少年少女與國家社會的關係有改善嗎? 這是可靠安全的家嗎? 當年若不是,現在會是嗎? 2014年的墨西哥仍在抗爭,罷課持續,鎮壓不斷。從那時到現時,年輕青春的革命精神還在燃燒,一代代人卻已成長了。一切有改變嗎? 《尋找隱世歌神》既在循環,同時亦想打破循環,結尾重投人群的一幕,始終是積極的。

牆上擦去年份寫上今日的時候,那個「今日」到來了嗎? 我們錯過了參與革命的最好時機嗎? 現在還來得及走回群眾中間嗎? 十數年後的香港,大概也會尋問著同一種問題,而結局仍是開放的。

gueros-6

延伸分享: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兩兄弟的心靈解藥之旅
Five Questions with Güeros Director Alonso Ruizpalacios

1 關於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後佔領年代的精神虛空與焦慮”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Güeros (尋找隱世歌神) – 新世代的傳承與顛覆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