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le We’re Young (玩轉4字頭) – 魔鬼怪嬰與手機小孩

while-were-young

Noah Baumbach 與 Ben Stiller, Adam Driver 再度合作的《While We’re Young》(玩轉4字頭) 表面看的主線是玩轉中年危機,核心主題卻實是關於電影。《玩轉4字頭》在故事情節上引經據典,充滿多部美國名作的暗示,主線劇情是《All About Eve》(彗星美人) 的現代變奏,女明星變了紀錄片導演; 邪教洗腦催眠的方式,依賴迷幻藥,也靠《Blade Runner》(2020) 的迷魂配樂; 最後一幕看似是《The Graduate》(畢業生) 那種無奈,又是男女主角坐下的幾秒鐘定鏡,正當以為一切迎刃而解,卻在回歸平靜一剎,關係發現並非心中所想般圓滿,關於要與別不同,抵抗當下潮流的思想亦與《畢業生》同出一轍; 不過劇情上最多共通互涉,應是片中刻意提及,Darby 與 Josh 重演了經典結局對白的《Rosemary’s Baby》(魔鬼怪嬰)。

《玩轉4字頭》處處在提醒觀眾有關《魔鬼怪嬰》的連結,如一對夫妻的生育焦慮,邪教儀式的參與,甚至Cornelia 的父親角色,也由曾飾《魔鬼怪嬰》醫生的 Charlie Grodlin 擔演。《玩轉4字頭》中的「怪嬰」當然不是腹中骨肉,電影人的心血結晶,正是電影本身。Josh 花費十年時間與心血去製作的紀錄片,慢慢變種,成為 Jamie 的創作; Josh 奉信的「記錄真實」由始至終只有他一人在意,正如 Rosemary 的嬰兒只得她一人去保護安全。Jamie 與 Darby 一如《魔鬼怪嬰》的邪惡鄰居; 那 Fletcher 與 Marina 就是《魔鬼怪嬰》中想幫助 Rosemary 的從前好友,卻逐漸疏遠。兩部作品的高潮正在於真相揭示的一刻,眾人一起慶祝的派對中,Josh/Rosemary 來到揭發一切,卻無人支持,原來相信與尊敬的人,竟站在搶走自己寶貝的他人一方。

當然《玩轉4字頭》的結局並不是《魔鬼怪嬰》的全然灰暗心寒,不過仍足以讓觀眾在離開大銀幕後猶有餘悸。在那頒獎禮之後,至少 Cornelia 與 Josh 重回昔日友好的懷抱,至少 Cornelia 與 Josh 還是心意一致,不像 Rosemary 被徹底孤立,但結局時他們看到了對面坐著的孩子,既是呼應 Josh 自嘲為「扮大人的小孩」,也揭示了 Noah Baumbach 對於未來的看法 – 對於電影或影像產品的未來。這是人人有一部智能手機的時代,人人可手持攝影機拍自己作品的時代,魔鬼怪嬰已經誕生,並早在我們的平常生活中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