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dy from Shanghai 上海小姐 (Orson Welles, 1947)

ladyfromsh

貴為影壇大導演的 Orson Welles 在拍畢首作,亦最為人熟悉的《Citizen Kane》 (大國民) 後,每部作品都要為自身創作與電影公司周旋角力,亦因此其他電影作品的地位或知名度遠不及《大國民》。 1947年的《The Lady from Shanghai》(上海小姐),也是在其導演權被粗暴干預的製作成果,卻意外閃出燦爛的藝術光芒,更有一場可供後世致敬仿效的高潮戲,奠定了 Orson Welles 大師的地位。

電影中故事與人物關係的錯綜複雜,與迷離的氣氛配合得天衣無縫,就像一開場就是無邊的大海,深邃而不可測,預示了一場遠離的冒險,也是人心/人性的神秘陰沉,亦跟所有黑色電影的公式一樣,都是紅顏「禍水」。

人人都表面一套,卻暗藏不同動機,然而有趣的是,全片每次有兩個角色在密謀部署之時,不論是製造意外或偷情,都總有旁觀者撞破,好像所有秘密都無法隱藏一般,其實所有主要角色不離五個,然而一層又一層的包裝再揭露,到最後在鏡迷宮中,直視自己/對方的立體多面,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扭曲的一面,最後無從分辨哪一面是真實,直至一切盡皆破碎。Orson Welles 飾演的水手保鑣,捲入了這趟陰謀漩渦,最後又逼不得已只能是一個過路人,孤獨離去。

《上海小姐》當主角醒來時覺得自己身處瘋人院,那設置的原形正是來自The Cabinet of Dr. Caligari 卡里加利博士 (Robert Wiene, 1920),不規則的三角,是環境的侷促,亦是心理狀態的恐慌; 當發現這實是一個遊樂場,再來一場真相大白的攤牌,將一宗個案推演到世間邪惡,則是同由 Orson Welles《The Third Man》(黑獄亡魂) 的延伸,不過今次主客正邪易位,三角關係亦在哈哈鏡中到達張力的高峰,並由女方親手了結,跟《黑獄亡魂》的沉默間接,顯得更自主更有力量。說到《卡里加利博士》與《黑獄亡魂》的影響,也可見於片中角色的臉部特寫,都是一副充滿詭計的面相,燈光與構圖都是歪斜,只是《上海小姐》中的誇大表情,除了懸疑性外亦不失喜劇感。其實 Orson Welles 的電影向來都有娛樂笑料的設計,或許是出於商業的考量,也或許這也是其人生觀的反映,世界的罪惡是一個荒謬的遊樂場,在局內看不清,旁觀者反可冷眼一笑置之?

只是這部經典的難忘場面,到底多少來自 Orson Welles 的構思? 作為導演的 Orson Welles 曾說過本片被配樂毀掉,"Please Don’t Kiss Me" 間奏穿插全片,讓電影從懸疑推理變為 Musical comedy,這本非 Orson Welles 原意,然而那旋律反覆上演,縈繞腦海不散,反而成為電影的一大記憶點。還有那一場 Elsa 躺在船上獨唱 “Please Don’t Kiss Me",展現了她的迷人聲音,男主角本來已下樓梯,卻聽到歌聲再從另一面上來,不需言語已可說明他怎樣為之神魂顛倒,不再請辭,男觀眾亦在她的特寫陶醉下去。然而翻查一下背景資料,竟是電影公司後期要求補加,不過當然 Rita Hayworth 的金髮美人造型,就要歸功於導演的創作堅持了。時至今日,導演版本既無法還原,大家就只好一睹原版,看這部藝術創作與市場妥協下混搭卻出奇精彩豐富的作品了。

延伸分享:
The Cabinet of Dr. Caligari 卡里加利博士 (Robert Wiene, 1920)
Written on the wind – Please Don’t Kiss Me——《上海小姐》(The Lady From Shangha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