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義薄雲天 (Sergio Leone, 1984)

onceuponamerica1

一場舊夢的回憶,總是百感交集,讓有情之人沉溺得不能自拔。
以 Noodles 的視點出發,交錯著過去與現在 (或夢境與現實),
處處流露著不論是愛情、友情,或是單純地對所有逝去的人與事的情感。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Deborah

Noodles 與 Deborah 的愛情,有沒有開始過? 又是怎樣告終?
到底是她不給他進門,還是他想關門鎖住她? 或是兩者皆是?
「我的良人啊,白而且紅,他的皮膚像至純的金,他的兩腮如香花畦,他的眼如鴿子,身體如象牙,他的腿如白柱,他全然可愛。」
「王的女兒呀,雙足優雅,妳的肚臍像滿酒的杯,妳的柔腹如堆麥穗,妳的乳如葡萄,氣息如蘋果,沒有人能夠像我一樣愛妳。」
她向他唸《雅歌》的一天,那是他們無疾而終的初吻,定下相愛的標記;
他向她唸《雅歌》的一夜,那是他向她粗暴索求的初夜,畫上分離的句號。
來自聖經中闡釋的真愛,是否存在於 Noodles 與 Deborah 之間?

他想關門,是過份佔有慾的表現,在車上親密接觸時表露無遺;
她開過門,卻把門關上,是因為其小流氓的身份,是因為學識地位上的距離。
他在情感上的直接衝撞,換來她的偽裝否認;
亦因此,重逢一刻才更為心碎,
Deborah 一邊卸下妝容,一邊道出真相,
是兩個角色一路走來,終於坦誠相對的時刻。

年華老去時,當 Noodles 再一次身在 Deborah 哥哥的洗手間內,
那個小孔喚回了年少的記憶,那個最初看到 Deborah 的形象,
是她在跳舞,像只表演給他一個人看,
當時鏡子中的她,多麼年輕,多麼簡單。

而在她卸妝的一瞬,她都在鏡子之前,
反映著 Noodles 對其癡迷,由始至終都是幻象。
在 Noodles 他心中那個完美的想像,隨著妝扮落下而破滅,
她不再是他眼中看到的純潔,那個在排練舞蹈的小女孩。
他得不到她的身,也得不到她的心,
但故事更殘酷的是,她在他心中的模樣都消失了,
縱使眼前容顏猶在,一切感覺卻已變調。

或許從小女孩過渡到成人的階段,
當 Jennifer Connelly 換上了 Elizabeth McGovern 後,
那份感情,那份氣質就註定不再一樣,無可復返,
一如 Debroah 必然要到荷里活發展,
她的野心,早已蓋過初戀的心動。
上火車之前再到餐廳的最後一次,只能是情已逝的嘆息,
有沒有強行發生任何關係,結局都只會一樣。

Max

Noodles 與 Max 的關係,更耐人尋味,
因為 Noodles 的視野受到局限,
Max 由始至終的想法與感覺,都註定是一個謎。

Debroah 跟 Max 若真如片中所言是同一類人,
那他離棄 Noodles 的原因,就通過 Debroah 的抉擇側面說明,
是出於事業與情義的兩難。
這亦是理所當然,也合情合理的情節鋪排,
兩兄弟 (或「叔侄」,又或「Debroah 所言的母子」),
一個為女人,一個為名利,
結果雙雙落入垃圾車與鴉片毒的墮落景地,宣告美國夢的虛幻與終結。

Max 不想為老闆工作,最終卻陷於政治困局中被命令被利用,
他當初調換嬰兒時的豪言,作為掌控其他人命運的主人,
兜兜轉轉卻始終避免不了自己都遭受命運擺弄。
由此可見他習慣著操控一切,而這一切必定包括 Noodles。

他們一同破處,一同打劫,所有事情都同聲同氣,
Noodles 出獄後亦由他安排妓女洩慾,
唯一不受其掌控的,就是 Noodles 與 Debroah 之間的感情,
於是,每一次打斷他們的,都是 Max。
當 Noodles 在打劫時跟女人作愛,Max 也不耐煩地催促 Noodles;
及至後來與女人再遇,Max 就將其據為己有,
這大概也是 Max 與 Deborah 後來關係的伏筆,
同樣埋藏了兩個男人之間無形的爭競或嫉妒。

三次關於游泳的場景,
第一次是 Max 假裝遇溺,第二次 Noodles 照辦煮碗,
第三次則似乎暗示兩個人都在密謀背叛對方,
他們互相出賣,互相傷害後,又互相活在罪疚中,
箇中的愛恨交纏,帶出了最後的宿命悲劇。

電影單向地交代了 Noodles 為何要背叛 Max,卻沒有另一面向;
同樣 Noodles 的罪疚清晰可見,Max 則依然在神秘面紗之內。
若可得到更多未曝光的片段,甚至未有拍攝下來的概念,
也許 Max 的角色塑造會更有血肉,而不致於模糊得怎樣的解釋都顯得牽強。

Yesterday

在1933年, Deborah 與 Max 離開了 Noodles,他同時失去了女人與兄弟;
然後三十五年後告別重演,猶如不息夢魘。
只是當年的火車站,站在門口的心頭雜念還多,
轉眼年華已逝,門口只剩下一個字,「愛」,
這是唯一放不下的,時間沖不走的。
Noodles 寧願選擇自己的故事,
這份寬恕面對背叛的胸懷正出自愛,
只可惜他所愛的,都留在過去了。

故事中不重視黑幫帝國的權力交替,不在乎政治與社會的批判,
亦沒有英雄,沒有傳奇,
自從最天真瀾漫的 Dominic 率先倒下,代表著年少純真的告終。
只有濃得化不開的情意,放肆氾濫,純粹而難能可貴,
因著 Ennio Morricone 的配樂,就有了新的意義與靈魂。

正如那忌廉蛋糕,偷吃了一口,忍不住再吃,
吃著吃著,不知不覺就吃完了,很平常吧?
但在配樂烘托下,這口蛋糕顯得比整個世界還要大,還要沉重,
那是 Noodles 眼前的一切,他能擁有的所有。
他吃的當時不知道,但他再回到那洗手間的小孔時,
就會感受得到,那不能言傳的情感重量。

Longing for yesterday.

Onceuponatimeamerica

1 關於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義薄雲天 (Sergio Leone, 1984)”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第 39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 選片名單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