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羊咩咩到荒失失 – 自我身份的認知與反思

penguins-of-madagascar

shaunthesheepmovie

《Shaun the Sheep Movie》(超級無敵羊咩咩大電影之咩最勁) 、
《Penguins of Madagascar》(荒失失企鵝)。
同樣來自近代受歡迎的動畫系列,一樣是離開既定安全區的冒險旅程,
亦是有可愛樣貌,但頭腦比外表實更厲害。

前者只懂咩咩咩無人話,後者則是說話不停兼密集,
從小農場到大城市,是羊咩前所未有的體驗;
從馬戲團再進一步環遊世界,則是企鵝首度擔正的獨挑大樑。
兩部電影的結局都回歸原點,卻有不一樣的意義,
大小朋友先在《羊咩咩》中學會了身份的定型,然後在《荒失失》中顛覆既定的認知。

羊咩總是跟隨牧羊人,忠心狗總是倚靠主人,
農夫的功能是照顧動物群,捕捉動物的政府工作人員就必然的窮追主角們而不捨,
《羊咩咩》劇本的中心是要讓一切回復正常,喚回農夫原來本質是牠們出走的唯一任務。
反觀企鵝們不斷製造混亂,從一開場就高呼要違反自然,
三隻企鵝不理大隊長征的步伐,延續著《荒失失》系列一向對身份認同的思考。

《荒失失奇兵》三部曲的完結其實已是這題材探討的高峰,
獅子與斑馬等找到了自然野生與文明社會的平衡 – 馬戲團,
這次企鵝篇的主角們本來的設定就已異於尋常的企鵝,牠們機智靈巧並詞鋒銳利,
所以是次的個人危機,主要集中在最弱小的一隻「卒仔」,
他的掙扎,就是「可愛」的本性 –
怎樣才可承認這個被賦予的天生特點,又能發揮功能,得到他人認同自己?
渴望成為一個有價值的隊員,目的就是擺脫別人標籤,建立屬於「我」的身份。

羊咩要裝作人的模樣,仿傚他們行為而鬧出笑話;
企鵝則可以大搖大擺走到街上,甚至牠們的行動與思考模式等同人類,
假扮人類的八爪魚企圖融合社會想像,才是電影的奸角。
且看兩者對狗隻的描繪就見其分野,
《羊咩咩》中的狗,遵從所有指示,一見骨頭就狂追,是反映傳統的動物性,
《荒失失》卻是一登場已是獨立領袖,沒有主人還要發號施令;
《羊咩咩》最小的羊寶寶仍只是典型的「扭計」,
《荒失失》則是想盡辦法讓「卒仔」去證明他的成長。

在描寫動物被困的狀態中,兩部動畫作品都是模擬人類監獄的實況,
一樣有數算日子,一樣有吹奏悲涼音樂,
當有人類來到時,動物間爭相作可愛扮相,就只為得到收養的機會,
又叫人聯想到大夫扭盡六壬,都及不上企鵝受歡迎,
都是人為的扭曲,為了遷就他人而失去自我。

又因為他人的眼光與態度,隊長懷疑自己的領導能力,大夫懷疑自己天生不得人心,
企鵝又怎會懂得運用大腦? 八爪魚又怎會比企鵝可愛?
《荒失失》總鼓勵戲中人物去挑戰固定的社會規限,從而讓觀眾都能認識真我;
《羊咩咩》的動物們亦曾經有一絲放棄主人的念頭,卻是最小的一隻記掛從前,
因著歌聲而連起了主人與動物的聯繫,
反而是人類迷失了自己,失憶就像他從簡樸生活到有名有利,忘卻初衷的比喻。

怎樣才可找回自己? 怎樣才可活出自己?
《荒失失》高潮情節,是關於血清中的元素,
原來血清中是什麼,注射成果就是什麼,
亦即隊長直白的教訓,內心比外貌更重要。
怎樣類型的動物,只要願意付出愛與被愛,都可找到適合的人選,
「卒仔」有了三隻無血緣的企鵝; 羊咩與狗只需主人在家;
八爪與哨牙都是外表有缺陷但渴望得到愛護,最終亦能如願以償。

red-card-shaun-the-sheep-movie-still

penguin-do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