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代號 : 孫中山 – 過份解讀的弦外之音

meet-mr-sun

《行動代號 : 孫中山》一聽名字就已想到抗爭,因為國父的大名早已是革命圖騰,只是主角明明是對岸的年輕人,即使是政治暗喻也應與香港局勢無關。但怎樣的觀影心情,就看出怎樣的訊息,就容讓這兒來一趟穿鑿附會,將小天與阿左的故事,聯想成兩個抗爭路線的合作與反目。

「我叫阿左,左邊的左。」重複響亮地唸著自己的名字,強調名字的光明正當,跟另一個從行動開始至終結都不願報上名來的同學相比,他有著主角的光環。阿左萌生偷銅像的念頭,其實並不單純因為他欠班費,而是他被催交班費,讓他害怕在女孩面前失卻面子。班費是怎樣運用,其實從沒有被過問。當然,他也是貧窮家庭出身,仍是屬於被剝削的基層,但這一筆金錢對他並不比另一個同學更急切,這亦是他與觀眾所共知的。

阿左來來去去只有一個招數,由其隨行同伴親口道破; 不斷為躲避途人而轉換基地,都見其在乎街外人目光的態度; 後又擺著一副「關顧他人」的姿態,接濟了身份不明的陌生學生,並企圖招攬他歸邊,種下被背叛的惡果。到關鍵時分,明明可以獨個把銅像帶到終點,阿左卻愚昧到連銅像已不在車上都懵然不知,竟然心軟到為了「同路人」而停下來,忘卻了變賣國父的初衷,行動失敗後還在傻笑著的樂觀,可見這個角色有的是計劃 (儘管是要經過多次不斷的解說,還要等待最合適最低風險的時機才行動),有的是資源 (不是大富大貴倚靠外國勢力,只是至少有物資存放的地方,有一隊各有所長的人馬),卻因著抱守「單純」與「良善」的原則而在這次行動上走不到盡頭。

至於小天,家中跑得的都跑了,剩下空無一物,只有父親的虐打,除了豁出去其實已無他選 – 畢業旅行費,在台灣是本應歸於政府負擔的校外教學經費,卻被轉嫁到貧窮學生上。他不信任他人,不遵從阿左的領導,卻利用阿左的資源,竊取並執行了阿左的構思。小天所代表的,是跟阿左有著同一目標,卻更為自我中心化的年輕勇士。

小天與凡事慢半拍重覆又重覆的阿左剛好相反,他在捷運上不怕路人指點,直接問及阿左知道什麼,知道又如何,又反過來揭穿了阿左的掩飾,他的坦誠,與阿左的否認作對照; 只是後來偷走阿左部署的一切,卻顯其私心,圖獨個享受成果。最後鍥而不捨地追跑,是勇氣與毅力的證明; 推開阿左不讓其碰銅像,卻見他不顧現實的狂妄。小天只想與自己原來的隊友去偷銅像,不肯讓阿左的團隊加入,亦是不自量力的表現。

這樣性格迥異又各有缺陷的兩個人,除去面具後就只有互相爭奪 – 即使孫中山的銅像就在眼前,兩人都只能落荒而逃,事後雙方都只有互相埋怨; 然而,有了美少女戰士的偽裝,撇除了外在利益的衝突後,他們不知對方身份之時,原來才見到合作的真正力量。當老師說到「從頭寫起」時,也許他們也會驚覺,對手從來不是看得見的對方,而是看不見的共同敵人,與其追溯源頭是祖父的祖父,還不如讓兒子的兒子成為當下的動力。就這樣,最後小天與阿左正式交個好朋友,有了編導所賦予的良好意願,只有一起合作,下一代才有未來。

這兩個主角在彼此眼中,也許只看到樑木與倒刺,在觀眾眼內,導演的鏡頭下,卻同都是如此可愛。他們都有不足,都有其堅持,但內心都流著同一份熱血,與其內耗打架,何不把臂同行? 最後一個鏡頭,馬路上的國父銅像駛過,那會成為過去式; 但橋上學生的振臂高呼,將是我們的希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