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Year at Marienbad 去年在馬倫巴 (Alain Resnais, 1961)

lastyearatmarienbad1

有一些事情,可能虛構更實在; 有一些反應,可能假裝更真摰。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只有徘徊在乍睡乍醒的狀態,夢迥魂牽,朦朧昏沉; 錯落的記憶,不確定的情感,那就是《Last Year at Marienbad 去年在馬倫巴》。

從開首字幕一開始,畫面還在一一細數電影工作人員的名字,畫外音卻已在開始為觀眾預備接下來的劇情。誰在說話? 在說什麼? 總之肯定不能在同時放映的影像中找到答案。當第一個鏡頭出現時,或以為就是那竊竊細語的描述; 也許是吧,既像又不像,疑惑立時從心生。眼前看到的一切可靠嗎? 耳朵聽到的一切準確嗎? 不懂得法語就更易陷入迷霧中,是字幕在出錯嗎? 還是刻意安排? 竊以為這只是開場的把戲,殊不知每個劇情的轉角,每個剪接的過渡,都在試驗同樣的真假對錯。

聲畫不同步的情況,結合語言不通,構成只此一家的觀影感受 -如有曾在網上看過電影作品的經驗,就會理解字幕播放速度跑得比畫面推進快時,那種不對位的誤差感; 然而《去年在馬倫巴》不是持續前後兩三秒的失調,而是偶爾正常又突然混亂,像十分鐘前說話所形容過的情景,在十分鐘後才在影像中表現回來。又,那形容詞句,與後來所看到的,真的是同一樣的東西? 又,那說話是出自何人? 既然沒有親眼看見主角說話,怎去分辨哪些是旁白、讀白、還是真正兩人在對話? 就算有女聲作回應,我們怎可確認,那並不是屬於其他賓客?

看到這裡,不禁再問,到底是否真的是觀看版本所出現的問題? 甚至觀眾真的在看《去年在馬倫巴》嗎?畢竟電影中根本沒有馬倫巴這地方出現過,至於有沒有「去年」,也只能倚靠看眾的個人投射。當然,觀眾也終有看到實際對話進行中的情景的時刻,但那又為何不能出於話劇排演的對白? 怎樣去分清畫面的真實性? 怎樣去分清口述的真實性? 何者為真? 兩者俱真? 或兩者俱假? 最終,只能認知到這是一部電影,箇中所發生的都是如夢似幻。

這種聲音與畫面割裂分離的手法,只是迷惑人心、使身處敘事迷宮的我們分不清時間、人物、地點的其中一種方式,卻是最有「電影」感的一種。向來傳統電影所拍攝的影像,不論是對白還是背景,都在嘗試準確傳達寫在紙上的文字所形容的訊息,即使有所修改去迎合另一媒體的形式,最終兩者描繪的方向都會是具一致性的,然而《去年在馬倫巴》打破了這潛在法則,同一時間通過影像語言與聲音(文字)語言去雙軌式說故事 – 不聽只看,與只聽(或讀字幕)不看,得出的記述內容或次序將會不同,這亦是「電影」的獨特性,唯「電影」所能做到,而書本、話劇不能(完全)達致的境界。有趣的是,導演 Alain Resnais (阿倫雷奈) 聲稱本片是根據 Alain Robbe Grillet 的分鏡劇本一宇不動一鏡不改的拍攝,所以文字中本就有這視聽分家的意圖,只是分鏡劇本明確列出場口的方式,始終不是方便讀者直接閱讀並進入故事的有效途徑。

當然還有典型的蒙太奇,加強意識流的效果。眼前所見的影像交替,穿梭不同場景與服飾,上一分鐘坐在餐桌前,下一分鐘卻在庭園中,白色的紗裙又轉換成黑色的晚裝,沒有明確的提示,又有誰能肯定這是來自現在與過去之間,或是真實與想像之間? 是存在過的記憶,還是偽造的創作?

只是,內裏剪接的邏輯有種顯然的美學對比,不得不去注視,那是極光對極暗、室外對室內。前者最為人注目的是打碎玻璃杯前,酒吧中的傾談期間,極速閃過幾個睡房的定格,然後每閃一次,鏡頭停留的長度增加,燈光設定的兩極,強烈展現了兩個時空的轉換; 睡房中兩個版本,一個像是被推倒在床,一個在熱情伸手擁抱,前者的黑色打扮與微弱光線,後者近乎全白色到過份曝光的設計,那是強行交合還是你情我願的疑問,由此衍生除了早前提過的現實/想像,現在/過去的二元分野外,似乎光線的運用也代表著角色發展的正反兩面。細看下去,但凡看到白天或白光的位置,都是男女主角愛得濃烈,關係發酵之時; 反之就是二人有所隔膜,陷入拒絕/遺忘的泥濘中。室內與室外,當然就有了封閉與自由的狀態對比。戲中看到女主角談情的段落,不論是露台還是花園,總在光明正大的開揚空間; 她有所懷疑或進退失據的時分,全躲在旅館酒店內,不管門是半開還是關上。

斷斷續續的配樂、莫名嵌入一人凌空站立的鏡頭、時而人人突然動作靜止卻又總有某人不經意在動的片段,與聲畫蒙太奇的魔法,為《去年在馬倫巴》營造出不管重看多少次都是依舊模糊又錯置的印象。

延伸分享:
電影的迷宮:《去年在馬倫巴》
相逢何必曾相識 — 阿倫雷奈
去年在馬倫巴 映後談 – 嘉賓 朗天

last-year-at-marienbad1

4 關於 “Last Year at Marienbad 去年在馬倫巴 (Alain Resnais, 1961)”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Last Year at Marienbad 去年在馬倫巴 (Alain Resnais, 1961) [續]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遊戲的始者,迷宮的主人──《去年在馬倫巴》 | 映畫手民

    1. noeulogies 文章作者

      Re Tony: 有時是玩弄還是啟發只是一線之差,我第一次看這部電影都不算太喜歡,到第二次在大銀幕體驗才發現更多影像細節,也許抱開放心態多給電影一次機會都不是壞事啊。但也明白每人看電影都有不同標準,不過世界之大,從不只限一種說故事的方式,不同風格自有不同捧場客吧。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