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Year at Marienbad 去年在馬倫巴 (Alain Resnais, 1961) [續]

lastyearatmarienbad01

有人似乎說過,記憶是一組串連時間人物地點的密碼,只要三組資料都對準了,就可以解開封藏心底的秘密。《Last Year at Marienbad 去年在馬倫巴》卻在視聽上混淆我們在畫面看到的時間、人物與地點。

地點

反覆的推拉鏡頭看似在帶領人進入並認識陌生的旅館,但是,不連貫的連續鏡頭運動,時而由下而上的掃視,時而轉為由左至右,有時還有迴旋 ╴身處其中或能弄清位置,在外觀看的瞬間就能迷失方向,不能捕捉具體的位置感。那些長廊、那些樓梯、那些門房,好像一式一樣,但又是否相同的空間? 巴洛克式的建築風格本就擅於構造幻覺,重重覆覆的結構,配合進進出出的人群、鏡子的反射,虛幻得找不到內部外觀的全貌。

到進入回憶或想像的部分,那個「馬倫巴」或不知那個名字所象徵的地方,竟是旅館內的畫中風景,戲中人在唸著「去年」的經歷時,竟如同墮入了畫內框架中的描繪,於是那樹那影那像突然栩栩如生地出現眼前。跟著又再次,或是再三回到裝置畫的一處,畫的細節竟又有了一而再,或有再而三的變化。是主角看到畫而據其特色去杜撰過去嗎? 後來連雕像在畫內都不見後,就連旅館內所見的都有了質疑的理由。不只沒有「去年」,「現在」身處的地方都像在隨意改變,加上前述的巴洛克感覺,這空間猶如幻想出來。

至於關鍵的房間,鏡子的擺設、窗外的視野、衣櫃的位置,男女主角二人似乎都有所懷疑,連一直肯定過去有發生過的他,都開始說記不清。她曾否出現在那「去年」的現場,相片本來是有力的憑證 (在沒有電腦加工的年代,相片真實性難以動搖),但若然房間是假,內裏的抽屜也可能從不存在。

時間

一般電影的脈絡都有清晰的時間指示,在字卡中打上「一年前」、「一天後」等線索去標明影像所發生的時間。《去年在馬倫巴》不但沒有這種線索,還有不少故意的誤導,如聲音在講述去年所發生的事,鏡頭內則只有女主角,這個是男主角回憶中、記述中的她,還是現正在聆聽男主角的她? 然後鏡頭移動到男主角,再到其他賓客,只有看到男主角在談話的動作,才可肯定; 但影像中的談話內容,是否又一定是音軌輸出的那一段? 這種拍攝手法如是者重覆了數次,驟看似是回到過去,鏡頭緩緩拉開卻又原來是現在,再想又不一定如此。

若想從影像中的對話去尋求所指涉的時間又如何? 有一段講述旅館主人M 與女主角A 的對話在提及「去年」,那時間線似乎是「現在」,但跟著接續的劇情又似是去年才會發生,沿此下去可能會發現,全片都可能是年復年的環迴重覆,永無休止。男主角X希望A跟他一起私奔,她卻推搪要他多等一年,這可能在去年已出現,現在又再出現,一年後或又重演。跟片首片末都看到的話劇一樣,這可能是同一時間再拍一次,也可能是代表另一個循環的開始。

除了話劇的重覆/延續,還有打碎玻璃杯的一幕,在中段見過,到後來復見,是較早前同一場的延伸,還是玻璃杯曾經巧合地在同一場合不同時間(時空)打碎過? 睡房也一樣,先假設所看的都為真實,畫面中的情節若都統統發生過,只是不同時間或時空的分別 – 那就意味著X進入A那裡不止得一次?

人物

就算時間與空間都為事實,但男主角是否出現在他那描述的「去年在馬倫巴」之內? 有一組長鏡頭,先拍到賭桌上的X,鏡頭慢慢移到A,但A身後竟又再出現X! 那 X 是否身在賭桌? 從而引申到 X 由始至終是否都不存在那過去中? 還有一個射撃的段落,有五個人輪流向箭靶開槍,近鏡看到 X 就是五位之一,但早前較遠的鏡頭又似乎不在那五個人當中…

就算 X 真的在場,那又代表他與 A 有過關係嗎? 事實上 A 與 M 的關係也從未曾明言,他們或許有過愛情,但是否抱持夫妻抑或情人的身份? 從場景的三角構圖中,從三位演員的表情反應中,從零星對話內容中,或可推測到一二,但仍足夠曖昧性去任君解讀。

而莫論 A 是否仍愛 M 也好,對 X 有沒有真感情也好,片中唯有肯定的兩個元素,其一是 A 身處的是一個逃不出的困局,活在鏡子的意象下,X 作為外來者,希望將 A 從鏡子中拉出來; 另外就是 M 的絕對權力,如同那個紙牌/火柴遊戲,重覆上演不知多少回,來回變奏組合不斷,但每次都只有同一個贏家 – 遊戲的始者,迷宮的主人,也與最後始終走不出去的獨白相呼應。

last_year_at_marienbad_1961

延伸分享:
Last Year at Marienbad 去年在馬倫巴 (Alain Resnais, 1961)

3 關於 “Last Year at Marienbad 去年在馬倫巴 (Alain Resnais, 1961) [續]”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遊戲的始者,迷宮的主人──《去年在馬倫巴》 | 映畫手民

    1. noeulogies 文章作者

      Re Tony: 就視之為一次獨特的影像實驗吧,電影故事從來沒有指明要從頭到底讓所有人清楚明白呢。不過這部電影確實大膽,即使是看慣藝術電影都未必立刻能接受其風格。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