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ummer’s Tale 夏天的故事 (Eric Rohmer, 1996)

a-summer-tale1

1996年的夏天,一個男孩與三個女孩的情感關係。
大概在人人有手機臉書的年代,不能來去得如此雲淡風輕了,
現在只需一個 Whatsapp 訊息,就減省了不確定的因素,還會有不求約定的偶遇嗎?
只是,同樣的人物,類似的處境,還是會在青春的盛夏上演。

Gaspard,多麼孤單又內向。
觀眾初看到的他,是無聲的,隻身一人來到渡假,只有一把結他聲伴隨。
他在餐廳中聽著歌,心頭卻如若有所思,眼睛不知往哪裡看;
他在沙灘上到處走,既漫無目的,又似在找尋著某人的身影。
在對白未出現前,影像已提示了主角的個性與狀態。
鏡頭隨後拍攝 Gaspard 遇到 Margot 後的多次傾談,
Margot 站的位置是較開揚熱鬧,對比 Gaspard 是安靜封閉的另一方,
剛好配合他所形容的自我形象 – 不愛亦不擅在群堆中。

正是日子的數算,讓人習慣了他的等待,同時渴望著轉變的來臨,
每天向 Margot 吐露的心聲,逐漸得到觀眾的角色認同,
男觀眾有代入的共鳴,自然會為之後周旋於三個美女之間的劇情而驚喜,
女觀眾則早為其專一而傾心,卻在後來發現這不盯女孩的帥哥都同樣把持不定。
於是,當艷遇出現時,Gaspard 並不會因其優柔寡斷而被討厭,卻會讓人一同為其焦急,
導演還排除了性愛的元素,床上交歡不能成為決定性關鍵,選擇的條件就更模糊。

Solene,多麼狂放又醉人。
畫面第一次捕捉到她,猶如漫不經心的一趟邂逅,
鏡頭前先看到一把秀髮,然後她轉過身來,
在舞池間與其男伴共舞,眼神卻朝向了 Gaspard。
沒有台詞介紹,沒有對話交代,
就在剎那的一眸,定下了她在這個故事的序幕,必然有後續的空間。

下一個清早,又回到 Gaspard 與 Margot 獨處聊天的時間,
只是觀眾的記憶中,註定為 Solene 留下了位置,等待著其下一幕重現的驚艷。
Gaspard 否認與她發展的可能性,卻在與她再遇後已無法抗拒,
遠離陌生人群而二人獨處的第一步,已見兩人的心靈默契,
家中海盜的旗幟,與 Gaspard 所譜之曲詞完美地結合,
她放聲地唱,在他的結他伴奏下,再到海上自由奔放的演繹,那是熱戀的定格。

Lena 既是原有情人,有著先天愛情勝利者的設定,也就決定了其最不討好的形象。
在她面前,他永遠是次等而軟弱;
她並不能算自私,只是他並不是她世界的全部。
因著 Lena 大起大落的情緒表現,觀眾可以理解到 Gaspard 懷疑自己的來源,
同時亦成就了愛情轉向的順理成章,減弱了變心的道德重擔。

Margot 則作為紅顏知己,是傾訴對象,有親密的接觸卻就僅止於此。
她與 Solene 登場的方式有鮮明對比,其在餐廳的招待不浪漫不起眼,
在翌日只成為打開話匣子的工具,而沒有任何曖昧的暗示,
既是無所不談,也就代表 Margot 只能作為聆聽其戀愛心態的對象,而非慾望的投射。
但日子久了,那些有意無意的試探與嘲弄,動搖了她與 Gaspard 介乎愛人與朋友間的定位,
最後告別的一場戲,選擇的考慮,交往的斷絕,伴著那一首有 Margot 名字的老歌,
愛情的萌芽與結束,彷彿同在那一瞬間,而那一瞬間,隨著 Gaspard 的遠離而成了永恆。

前段篇幅的平緩鋪墊,突顯了後期四角戀情的豐富,
劇本合情合理地開展每個糾纏不清關係的情由,
感情的起伏不需刻意的編排,就如流水般自然出現,
這份難以形容的生活實感,流暢地貫穿整部電影 (一整個夏天)。

a-summer-tale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