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夠秤》本土社運入門課

lesson-in-dissent1

兩個年輕人,在香港都算是來自中產的家庭,
同樣居住在海怡,就讀同一所學校,同樣不滿於建制,
卻選擇不一樣的抗爭道路,
一個是學民思潮的黃之鋒,另一個是社民連的馬雲祺,
前者廣為香港人熟悉,後者則不擅亦不屑活在鎂光燈下,
他們知名度的分野,已說明了兩者的政治理念。

《未夠秤》平行的拍攝角度,正好記錄下泛民主派「溫和」與「激進」的兩面。
黃之鋒向主流傳媒講解,與政府官員尋求對話,就是一貫傳統的「和理非非」;
馬雲祺則融入示威者眾,在街頭衝撃,在後勤支援,身體力行去公民抗命。
只是在當下社會,這界線已變得相當模糊,
溫和的早被傳媒標籤成激進,兩個派別亦漸有了對立的態度。
電影沒有歌頌或批判任何一方,如實地去呈現訪談內容與示威現場,
沒有切入旁白或外來人的評論,訪問都是圍繞主角身邊的家人朋友,
讓觀眾去定義他們的行為,並反思哪種程度的激進/溫和才是香港社會所需要。

黃之鋒能言善辯,不怕當面對質,擔當著領袖角色,自然成為了中學生社運的代表人物,
他認為成了名,動員能力更佳,自身理念亦可傳揚更廣,感染身邊更多人,
這種策略,在片中巧妙地以「傳福音」作類比,
就是學民思潮採用了像基督教傳道的方式,去帶領他人支持其信念,
國民教育一役證明其功效,亦讓港人認識了學界社運的新一代。
只是這種「政治明星」的偶像化,就為馬雲祺所反對,
因為這依舊仰賴著領導者的個人魅力,而非讓群眾真正去理解與獨立思考,
每一個人都去出一分力,才是社會運動之道。

電影是關於人的故事,也就要著重刻劃兩個主角背後的心路歷程,而非單單記述社運發展的過程。
黃之鋒有完好的家庭 (全力支持兒子的父母),有尊敬他的朋友,有教會與信仰,
他有清晰的目標,堅定的意志,並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信心,
但再堅強都總是人,總有疲累與埋怨,
撥去英雄光環後才得見其另一面,仍是與普通中學生無異的年輕人;
相對於拍攝黃之鋒的生活片段,
馬雲祺的世界則只有社民連,長毛與吳文遠就像已是他最親的人,
那種孤身走我路,及前路迷惘未知去向的無奈感,
正好看到他沒有黃之鋒的條件,但同時沒有黃之鋒的負擔,因此投入社運來得更義無反顧。

在電影中看到韓連山老師的高呼慚愧,要學生反過來保護成年人;
跳出銀幕框框以外的當下,
成名後的黃之鋒/學民思潮在飽受抹黑與抨撃,甚至有同盟間的質疑聲,
大眾好像習慣了其成熟得體的形象,
忘卻了他們學生組織的身份,忘卻了他們理應無憂享受求學的樂趣,
他們所站出來爭取,全因為體制的不公義,
而這並不是應份,不單是學民思潮或任何一個黨派的責任而已,
任何的挑剔指罵,最終都將指向自己,難道我們做的比他們更多更崇高?

從反高鐵運動撒下社運種子,到反國教運動迎來第一個高峰,
《未夠秤》簡略交代了香港社會近年的變化,重點記錄梁振英上台後首數個月的時期,
對於本來不甚了解並關心社會運動/學生運動的觀眾,是一次淺白主流的教育課,
至於早已投入運動的,都能從觀影體驗中抽身,
客觀地重溫該次經歷,也許可以重整其心態。

既然只是101入門課,《未夠秤》沒有主動交代黃之鋒父親的政黨背景,
國教事件的「階段性勝利」爭議也沒有落墨,
電影就停在黃之鋒為首的學民從公民廣場撤退、
翌日為吳文遠站票的馬雲祺得悉吳文遠落選立法會選舉,
前路還是很漫長,但至少下一代肯去發聲,敢去爭取,
而長期作為旁觀者的我們,連第一步都不去踏出,未夠秤的大概是沉默的我們而已。

*《未夠秤》六月份正在 MCL 康怡戲院獨家放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