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braska (百萬獎金夢) – I don’t remember.  It doesn’t matter.

nebraska1

I don’t remember.  It doesn’t matter.
Woody Grant, Nebraska (2013)

父與子之間,不止是兩代的時間差距,還有背景的差異,如成長的風土人情、生活的習慣模式,
在年月日漸過去,不解的縫隙會隨著老一輩的年紀擴闊,
那是身體機能的緣故,使老人的行動與溝通的步伐都再追不上當下,
如何再去建立理解的橋樑? 不去深入認識,又怎能談家庭責任的承擔?

I don’t remember, it doesn’t matter.
這兩句是《Nebraska》(百萬獎金夢) 的總結,不去執著過去,也不美化舊年代的情懷。
認識從前,旨在認清現在身邊人的需要,旨在為最愛的人留下最美好的印象與憶記。

全片就是一趟重遊舊地遇故人的公路旅程,
讓兒子重新認識並想像年輕的父親,不只得目前衰老的一面。
既以兒子看父親為主題,鏡頭常捕捉到 David 向 Woody 的注視或看守,
定格中可感受到兒子的疑惑與父親的迷惘,然後過渡到共同的沮喪失望,最後重拾亮光。
公路旅程以來,一直都由 David 掌控路線,
Woody 如同小朋友般任性撒野,David 就半哄半責地遷就及提醒他,
直到壓軸一場戲,兒子再一次看父親,
終於回歸從前小孩的角度,讓父親駕車帶著自己繞一圈。

Woody 的角色從一開首就有鮮明的確立,
在公路上緩步前行,不管外面的阻撓,
他可能是真的聽不到,也可以是故意聽不見,
總之就是一個活在自己的世界的人物,與其他人群有著不一樣的節奏與方向。
David 的角色則由 Will Forte 擔任,第一印象就是吊兒郎當的不成熟,
這種處事態度得到其前女友的證實,就是其家中枯萎的花朵。

在劇本揭示只有父子倆路上同行後,微妙的設定給予觀眾期待與擔憂,
連花都照顧不了的人,可以一直照顧不按常理行事的老父嗎?
父親不聽人言的一意孤行,與兒子的無所謂無定向,會有怎樣的衝突?
後來的戲劇趣味,以致角色的關係變化,就以此為基礎開展。

老年的狀態 – 遲緩與停頓,
不止在 Bruce Dern 的表演中呈現,更巧妙地成為編導營造喜劇氣氛的手法。
一個簡單的固定畫面,兩家人坐在梳化看電視,只是停下數十秒不動;
跟著對話的節奏亦調慢了,就是一段空白的 Dead air 時間,就已帶出關係間的尷尬與陌生。

老年的心境 – 暮年的白髮,映照在一片灰濛的天空。
電影的淡黑白風格不是黑色犯罪系列的沉重,但當然少了彩色的繽紛,
在視覺上平和舒暢,是歷盡生命精彩起伏後的褪色,
跟 Nebraska 城鎮一樣,沒有年輕人的活力,沒有現代化的都市顏色。

在黑白畫面下,突出人物的輪廊,在近鏡特寫也流露出眼神的光芒。
有兩個仰角鏡頭的設計相當深刻,是 Alexander Payne 以鏡頭刻劃人物的示範,
首先是 David 看到墳前刻上自己的名字,然後鏡頭角度從墳墓的視點看 David,
其特寫呈現的複雜情感,在 Will Forte 既覺可笑又無奈的演繹下,
展現角色了解到自己與這處地方無形的連結,是對自我身份的新發現;
之後的早上,Woody 在看熟睡的 David,情節並沒有安排他立刻叫醒 David,
反而鏡頭停留在 David 的視角看 Woody ,儼如老父在床前看顧兒子的慈祥,
既不是逆轉人生的轉捩點,也不是釋放情緒的爆發位置,
但就是這種細節,平常的生活情感,豐富著 Alexander Payne 作品的深度。

nebraska-will-forte-bruce-dern

1 關於 “Nebraska (百萬獎金夢) – I don’t remember.  It doesn’t matter.”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年度電影總結 2014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