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roken Circle Breakdown (傷失的情歌) – 天下萬物皆有定時

THE BROKEN CIRCLE BREAKDOWN

再熾烈的愛情,再親密的關係,
都敵不過命運的擺佈,價值觀的分歧,
在只有電影世界才可以蒙太奇濃縮時間的長度及拆散時空的順序下,
方得見生命燦爛的短暫、人心轉變的急促、情感慾望的脆弱。

兩場溶接的對比

生與死、喜與哀,來得突然,去得意外,都是一種無常。
在兩場溶接中,自然無痕地連結了情緒的兩極,從幸福到空虛,從麻木到釋放。

先是一場喪禮,然後切入 Elise 在車廂中的哭泣。
觀眾只聽到聖詩的歌聲,看著 Elise 的痛苦,
彷彿其哭聲被那聖歌代表的信仰暫時壓抑下去,
直到最後揭示,這一幕原來是一個預告,
Elise 正正在其唯一的信仰都被 Didier 剝奪,落得絕望崩潰的處境,
她在喪禮上被掩蓋的情緒得到宣洩,通往那無可避免的悲劇終局。

後有一場婚禮,跟著帶出 Elise 剩下的一堆關於女兒曾存活過的憑證。
本來是一個新階段的開始,沒想到最後只剩下追憶與遺憾,
熱幟的擁吻過高歌過,轉眼竟已成空,唯有睹物思故人。
劇烈的對比,在於前一幕還充滿活力,下一幕卻靜止無力,
剪接略過了生命流逝的過程,強調了變幻不定的人生起伏。

兩段故事的比喻

鷹,代表著對美國夢的追求與破碎。
Didier 曾對 Elise 說過想赴美定居,
這個 「夢想之地」 正是其熱愛的 Bluegrass music 起源地,
只是這原是一個夢,無情地在有病患的現實中粉碎,亦是二人的關係起裂痕之時,
就像布殊在九一一後電視機前的演說承諾,到後來成了落空的假話。
從嚮往到厭棄的過渡,顯現在 Elise 要於屋前擺放鷹的貼紙。
於 Elise 而言,假鷹可以驅走其他雀鳥不飛過來打擾女兒;
於 Didier 而言,貼紙只是虛幻的死物,正如曾經信靠過的都不曾存在。

星,代表著往生的期盼或假象。
Didier 說出了星星不復存在,殘留的光芒卻尚可繼續流傳的事實,
他在病床上鋪滿摺成星狀的紙,與 Elise 後來在家中桌上放滿一整排的藥丸,
同樣企圖以此去代替真正永恆的星星,
卻都只是天上星光的代替品,都不真實。

以鷹與星的兩個比喻,從對於美國的批判,延伸到對基督教義的不信,
那編導有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還是仍在摸索當中?
男主角的理性分析在對白中直說 (tell),
女主角的信仰體驗在影像中傳達 (show),
在電影 (畫面+聲音) 的媒介中總是後者佔優。

對於 Didier 的觀點,劇本賦予他以兩場直白的台詞演繹去交代;
對於 Elise 的感受,影像上就先經營一個十字架窗前停下鳥兒的意象,
在高潮戲還來一個 「靈魂出竅」,代表生命彌留間的靈魂延續。
愛聽實在理據的自會認同 Didier ,
但片中最難忘最有感染力的場面,以致最後一句出自 Didier 的對白,都是建基於信仰之上。

引用傳道書作為題旨,「天下萬物皆有定時」,
「時限」 的主題既屬於女兒的命運,亦是夫妻的關係。
人生,有時樂天輕易,有時悲哀沉重,
就正如 Elise 的紋身,刻在身上是一生一世的印記,
但她若要忘記,就紋上新的圖案去隱藏舊有的傷痛,去重新開始。

broken-circle-breakdown

延伸分享:
Rabbit Hole (心靈觸洞) – 悲痛無處不在, 尷尬如影隨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