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Llewyn Davis (知音夢裡行) – 循環失敗的音樂旅程

inside-llewyn-davis

成就一個時代的音樂傳奇,背後會有多少個無名的失敗者?
先天的才能與個性,註定的命運與機會,到底有沒有握在自己手中改變的時候?
Coen Brothers 高安兄弟再次以黑色幽默嘲弄人生的無奈,
這次灰濛的舊城鎮,即使對白充滿機智,情節充滿荒謬,笑聲背後仍難掩那份憂鬱苦悶的心情。
主角有口難言,有結難抒,就在每首我手彈我心的民謠選曲中,
滲透抒發那無法宣洩的情緒,以及觀眾未知的故事經歷。
難得的一部音樂電影,每首選唱作品都有完整的脈絡,歌曲是電影的靈魂,
以歌詞推進情節,帶動觀眾從耳朵進入 Inside Llewyn Davis 的心路世界。

[以下內容含部分重要劇透]

Hang Me, Oh Hang Me

片首歌聲一出,鏡頭就集中在表演者的特寫上,
這就是高安兄弟要拍攝的 Llewyn Davis 吧?
聲音演繹的優秀,卻又這麼滄桑而絕望,當事人背後經歷過什麼?
唱一首死亡之歌,上吊並不可怕,可怕是躺在墳墓內,
也許是「死都要死得有價值」的變奏,
至少要無悔活過,但若一事無成就此告別世界,就是遺憾可惜了。

看到最後一段,才驚覺故事的倒敘結構,
這份悲涼,原來是觀眾一路目睹的進程,累積並沉澱而成的情感傾瀉,
於是再唱一次,看到台下拍了掌,再被打一趟,這個結局原來早已放在眼前,
那是無力改變的反覆循環,當事人與旁觀者都沒有發現,
在一場白努力白趕一趟的過程,又回到失敗倒地的原點。

Fare Thee Well

同樣有兩次出現,但第一次並非自願的演出,就在中途停下,
直到最後,再響過 “Hang Me, Oh Hang Me" 之後,
原來斷頭台後,有美麗的幻想,是自由飛翔的光榮再見,
鴿子在聖經中象徵末日後的和平降臨,
也許地上的死亡並不是告終,而是重新開始的契機。

Llewyn 本來面對不了同伴自殺的事實,
所以無法在餐桌上完成此曲,亦不接受任何人去觸碰同伴演唱的部分,
這首歌既是從前風光的專輯點題 “If I Had Wings",
那是屬於逝去的人、逝去的日子,
作為主角在片中所選的最後一首歌,是終於放開懷抱的表示,
向舊日瀟灑的揮一揮手,
這是代表另一種生活的展開,還是不再潦倒的一線曙光?
或悲觀或樂觀的態度,決定那未知但已有定數的路向。

Five Hundred Miles

Jim & Jane 在台上演繹比原版更輕柔溫和的版本,
Llewyn 本以為他是受邀登台的一個,卻被遺下作聆聽者,
一百里又一百里的數算,對 Llewyn 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他也許不屑於這種求上帝垂憐的歌曲,展現脆弱與倚賴,
他更不值兩人可以得到比自己更多的叫喊讚賞之聲,
在後段與酒吧老闆一段對談,靠關係靠樣貌才有表演機會的說法,
或也是其懷才不遇的心聲。

但是,歌詞對應Llewyn流離失所,沒有真正的家庭,
在鏡頭中看到他疲累的點滴片刻,沒有歸途的落泊。
在那段回紐約的車路上,向直駛而略過另一道可能性,
那或有等待著他發現的家庭,是他最後錯過的選擇,真正的離家很遠。
在他的眼神中,儘管不想承認都得承認,那是有過期盼而落空的想念。

Please Mr. Kennedy

全片唯一輕快愉悅風格的作品,是 Llewyn 為生活對主流的妥協。
刻意裝扮的叫聲,結合成廣告Jingle般易上口的流行作品,
滑稽不搭調,緩衝了電影的沉重氣氛,
同時是對迎合潮流的流水作業,一個有力的諷刺。
後來在朋友家中知悉有人在電台聽過這首作品,並預言有大熱潛力,
就可推敲當時聽眾的品味,或實是一路至今的音樂商品都如此。

情節的設計是 Jim 負責創作該曲,
而 Jim 就由當時得令的天王 Justin Timberlake 飾演,
就更易聯想到高安兄弟有弦外之音要表達了。
不是針對 Justin Timberlake 所唱的流行曲種,
而是整個樂壇的風氣,製作單曲的商業考量,
都在 “Please Mr. Kennedy" 中以抵死的方式呈現。

對於歌曲未來走紅的可能性,大概亦可估計相當有限。
電影設定在1961年,兩年後歌中所寫的 Kennedy 就會被刺殺,
即使初推出時具傳唱度,可以想像在總統身亡後,
戲謔型歌曲就會過時並遭受淘汰,不太可能繼續流行了,
高安兄弟連這一道成功後路都有了註定失敗的鋪墊,
讓霎時的歡笑必然成為日後的過眼雲煙。

The Death of Queen Jane

片中唯一演唱來自專輯 “Inside Llewyn Davis" 的作品,
是坦誠直率的心聲剖白,也是對結局大時代的隱喻。
一人冒起,一人退場,是現實,也是悲劇。
就像亨利王愛 Queen Jane,但愛情結晶的出生,就是心愛王后的死亡,無法避免;
民謠的起落如是,歌曲風格的潮流興替如是,
沒有人去聽 Llewyn Davis ,或只為迎接下一個王朝的快將誕生 – Bod Dylan 的來臨。

他愛她,但沒法阻止她的逝去,是宿命,是時代巨輪的前進。
而更關鍵的是,Queen Jane 甘願去為所愛犠牲,主動要皇帝剖開她的腹,成就下一王權,
縱使無人去提起記起 Queen Jane 曾經的輝煌,艱辛的付出,
到最後,舉國歡騰都總算是大團圓結局。

Llewyn Davis 被拒絕了,那一張心血唱片始終未有一人打開過,
一路走來的 Green Green Rocky Road,路上對老幼的遺棄,
似就明確預示汰弱留強是娛樂圈的生存之道。

The Shoals of Herring

向老父真情獻唱的一場,沒有千言萬語可及得上他聆聽的反應,
別過臉不面對兒子,轉而遙望遠方,像在尋找久違的一種感覺。
他曾經奉上一生的事業,如今還代表什麼呢?
所有引以自傲的,所有故事與歷史,是否已化為一無所有?

看到父親的無助無力,Llewyn 就直白像看到未來的自己,
那個意外的回應,那個溝通的失效,是人生必經卻未必可以承受的痛。
於是,選擇手執結他或漁網,理想追夢與刻板營役的掙扎,在此到了高峰,
只是不論何種抉擇,年老後就只剩下一個回望。

Farewell

最後必然要提及的轉折,在重複第一場戲的同時,背景聲音變得明亮透徹,
Llewyn Davis 下台後,有他接過咪高峰,彈著結他唱出屬於他的 Farewell.
有別於前一晚的鄙視與喧鬧,Llewyn 聽到歌聲後有了尊敬的點頭示意,
再結合 Jane 早前提供的線索,記者的採訪與新聲的表演,
電影就完成了前Bob Dylan時代的灰暗描繪,宣告 Bob Dylan 的現身,
就在這一晚,Llewyn 被打的一晚,歷史改寫了。

如果開首的歌曲是一個循環,那最後的這一首成為了變數。
民謠從此變得不再一樣,但Llewyn會把握新的浪潮而東山再起嗎?
還是因為性格缺陷而繼續浮沉,還是在該晚後就已上船離開此地?
片末一曲 Farewell,帶觀眾回到現實,
Llewyn Davis 的內心變化,事業變遷,在燈全亮後就無關痛癢了,
因為他只是一個虛構的符號,代表無數嘗試過卻依然失意的失敗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