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rican Hustle (騙海豪情) – 捕風虛空浮世繪

americanhustle-poster

American Hustle.
一詞多義,是欺騙與脅迫的手段,也是社交與表演的舞蹈。

“Hustle" 是一種在談判桌上交易的脅迫,
每個人的相處關係之間,都在暗中角力,
Rosalyn 以兒子為籌碼強行留下 Irving;
Richie 以不起訴行騙為條件,要 Irving 與 Sydney 合作;
Irving 以愛情困住 Sydney 跟他一起入局;
Richie 對上司 Stoddard 一而再升級的利誘變威嚇,
關係中的千絲萬縷,往往讓當局者迷,
然而誰在當局,誰在旁觀,有時只在瞬間轉變。

鏡頭的角度偶然會在提供暗示,
像最後一場高潮戲,與黑幫的代表律師交手,
毫無疑問,騙案在進行,但對象是誰?
通常目標都應是取鏡所攝錄的人物,
但在 Irving、Richie 與 Sydney 在爭吵應否離開的一場,
鏡頭由始至終沒有離開這三人,而並無選擇捕捉那律師的反應,
就能預先得見一場權力突變的轉折了。

在劇情主線上,這是由大大小小不同騙局組成的一個大佈局,
是政客對市民的欺詐,
是老千對債務人的瞞騙,
也是FBI對政客黑幫的計劃,
引申到一個國家,每個個體都在戴上假面具,
人與人之間,權力機關之間,
都是在公眾前一場表演,
關門後又換個另一場舞台,另一個角色延續這無了期的裝扮遊戲。

荷里活主流的電影又何嘗不是如此?
現實的悲劇得以美化、浪漫化與娛樂化,
在明星的星光下,真實事件都成為了虛構戲劇,
因此片首打出了 “Some of it actually happened",
名正言順地告訴觀眾,
將會看到的,是半真半假,鏡頭內的魔法將模糊界線,
極盡浮誇燦爛的即興演繹,
既來自角色原型,也滲透了演員本身的特性,
通過戲內戲外的「演出」,去一再提醒這個電影世界的虛浮,
偏偏虛浮的表面,又構築成我們眼中的真實。

第一幕就展現了這種諷刺,
Christian Bale 所飾演的 Irving Rosenfeld 在梳理假髮,
戲中的人物利用髮型掩飾真我,正準備喬裝不屬於自己的身份背景,
偏偏觀眾自以為看得穿戲中的扮相,
只因為導演選擇將其準備過程拍攝出來,
然而 Christian Bale 的忘我表現,身材樣貌都變成了另一個人,
又是另一層演員瞞騙觀眾第一眼的專業,
說服力有多強,就看在欣賞的人本身有多認識這個故事,
又或有多了解這趟將真實事件搬上大銀幕的歷程。

導演 David O.Russell 向來喜愛大團圓結局,
在黑暗影院內經歷大半時間的掙扎矛盾後,總會安排一個光明出路,
結局跟導演一貫的家庭觀一致,
重視家人的,與只著眼目前名利場的,兩個方向顯然而見。
這一次縱算不上人人高高興興牽手落幕,
但也跟本來新聞記載的每人下場大相逕庭,只不過…
Irving 與 Rosalyn 之間的死結,真的可以完滿平和地解開?
Irving 與 Carmine 在銀幕上刻劃的情誼與正面形象,是一廂情願的描繪嗎?

一如在《The Fighter》(撃情手足) 留下的問題,
拳賽贏了,眾人歡喜; 若輸了呢? 裂痕不是還在嗎?
又一如《Silver Linings Playbook》(失戀自作業) 的最後急轉彎,
將每個人關係的修補建基於一場賭博上,贏家全得,輸了就一無所有嗎?
粉飾太平後,就得不到真正答案,
但至少今次敢於承認,人生如電影,是一層又一層甜美謊言的深淵,
想去充當正義也拆穿不完,倒頭來反因自身的虛榮心而成了謊言中的一伙。

當然,喜愛與否,在於觀眾對於看電影的期望,
若是求脫離生活愁煩的兩小時消閒調劑,那也並沒錯,
《American Hustle》正好是一個大娛樂家,
說盡漂亮的話,到頭來縱是一場白跑一趟,也不枉精彩過。

1 關於 “American Hustle (騙海豪情) – 捕風虛空浮世繪”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American Hustle (騙海豪情) – 熱情奔放雙人舞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