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原創意念篇

原創意念。
一部電影誕生之始,先要有一個劇本,
而劇本的源頭,就是創作的靈感。
2013,三部關於編寫故事的電影,
當中操縱人物玩弄情節的橋段,既有創意又發人深省。

年度原創意念 Original Storyline/Idea of the year

2013story

Martin McDonagh 《Seven Psychopaths 癲狗喪七》

在現實尋找電影中的角色,
最後現實與電影聯成一線,完成克服死亡恐懼的主題。

男主角就是作者,如同劇本成品中常見的第一身寫法,
投射了執筆之人的思緒與思考方式。
他透過每個所遇到的人物,編寫了串連關係的第一道門,
一旦打開了那個門,角色成了型,就是有血有肉的真人,
此後活生生的角色主導了故事方向,編劇都只能跟著走。

瘋狂好玩兼不能意料,但為了主題服務,
必須在最後收回每條放了出去的伏線,
然後收筆圓滿所有命運,統一貫徹訊息,達致主角的成長覺悟。

七個人各自有完整表述與下場交代,
途中轉個幾次急彎,盡見編劇玩太過不知如何埋尾的自況,
只是 Martin McDonagh 並沒有跟隨 Charlie Kaufman 的方法,
在《Adaptation》(何必偏偏玩謝我) 那樣搬出所有老套的典型,
然後自打嘴巴式犯盡點出的禁忌;
反而能夠利用夢境中/戲中戲的情境,作出深沉的內心挖掘。

觀影之時,除了驚喜不斷的劇情轉折,
介乎在戲謔與恐嚇間的對話,
造就2013年最爆笑同時讓觀眾膽戰心驚的獨特設計。

韋家輝 《盲探》

《盲探》集杜韋經典主題元素的大成,
劇本的核心在於「角色扮演」。
大隻佬看穿他人前世,神探看穿他人心理,
盲探與何家彤則都是平凡人,
通過現場即興的揣摩角色,推算案情推展與背後動機。
有時過火失控地幻想身分,有時投射自身情感傷害,
行凶者受害者集於一身,
賦予演員高度的自由,以誇張的肢體動作表現幾段獨立篇章,
最後又無厘頭將一切串連成事,
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劇本概念的示範。

聯想到同樣以轉換場景作不同類型演出的《Holy Motors》(巴黎聖騎士),
突破傳統故事框架,特技片黑幫片絕症片的過渡全無鋪排,
看似無章法實則自由穿梭,每場只給觀眾看高潮戲,
諷刺電影世界的剪接,欠缺人生真實時間的基礎。
只是《盲探》有完整的脈絡,同時又保留玩票性質的輕鬆,
在建構主題與主角關係上難度更高,但韋家輝表現得更從容,
不再需要《再生號》繁複的層次,自若地談「放下」之道。

Jafar Panahi 《Closed Curtain 電影關不住》

一道閘門作起始與終結,隔絕了空間的自由,卻禁不住心靈的嚮往。
以寵物禁足在外作為全片在封閉室內拍攝的幌子,
巧妙地暗諷政局荒謬,又製造了無處不在的危機感,
不速之客的來臨增添了變數,料不到筆鋒一轉,
成了創作者的自我掙扎,是堅持還是放棄。

當一個作者再沒有創作的自由,那他就不如死去;
然而,《Closed Curtain》的出現又彷彿提醒著:
即使到了最壞的狀況,只要尚有氣息,
一支筆一部攝錄機,還是可以變出無窮可能性,
Jafar Panahi 真是值得尊敬的電影工作者,
在有限資源下玩出一次又一次的電影魔法,捍衛作者的尊嚴。

1 關於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原創意念篇”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