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場景佈置篇

取景,實地拍攝也好,搭建廠景也好,都反映電影作品要呈現的環境氛圍,
小至餐桌上的道具,大至掛牆的裝飾品,
每一個選擇都有美學的考量,
或要更準確表現戲中人的心境、戲軌內的情節。


年度場景佈置之選 Set Decoration of the Year

2013set

《Barbara 被戀愛的秘密》

重現東德鐵幕時代,卻有別於同類型作品的陰冷色調,
全片都在刻劃人與人之間不信任並疏離的關係,
樹林、衣服、化妝卻都是濃烈飽和,
營造微妙的反差,突顯內外不一致的矛盾。

愛人相會在酒店,感覺流徙,對未來欠缺確定;
同事共處在廚房,工作上有默契,工作外有共鳴,猶如在家中的安定;
那個只屬於過去年代的醫院,無處可躲避監視,沒有私人空間可言;
選用《A Sportsman’s Sketches》、《The Adventure of Huckleberry Finn》,
兩本讀物反映女主角兩面心態;
Spring/Summer 1980 Quelle catalogue 這本對當時歷史有決定性的關鍵只現身兩次,
在兩位主人翁身上,顯現對西方的期許,同時在那一刻有了信念的動搖。

《郊遊》

壁畫內是未被開發的台灣,面向大自然的石堆;
壁畫外是現在身處的台灣,廢置空屋中的石堆。
這是最後一場重頭戲的長鏡頭,
是諷刺? 是批判? 還只是在感傷哀悼?

繼續利用食物談 (性) 慾望,
濕潤的西瓜換上了乾涸的高麗菜,情感反而更澎湃。
至於廣告牌上的豪宅廣告,
對照傢俬店前的大床,
再轉到真正的住所,
蔡明亮的裝置藝術,在吟唱貧窮的哀歌。

《我還有話要說》

都是在不安籠罩下的城市,《我還有話要說》拍在深圳卻表現了北方的肅殺,
還原楊佳房間的真實面貌,那個《鐵甲威龍》的海報有了另一重人民英雄的象徵。
鏡頭嘗試冷冷記錄,但四周物件所代表的相處感情,隱藏不住,
一道門、一扇窗、一個日曆、一通電話,
每個尋常的住家生活標誌,都有掀動人心的感染力。

《The Conjuring 詭屋驚凶實錄》

作為恐怖片達到嚇倒觀眾的娛樂功能,娃娃臉孔理應猙獰;
作為劇情片要設計使觀眾入信的情節,兒童玩具理應可愛,
Annabelle 能同時具有兩種效果,以其作開場已是先聲奪人。

住屋要陰森心寒,鏡子與地牢不能少,音樂盒與油燈都齊備,
老牌嚇人技倆重溫,配上現代科技的影像與聲音記錄,
像驅魔師夫妻的儲物室一樣,為歷代鬼屋大片道具大全。

《Anna Karenina 貴族孽緣:安娜.卡列尼娜》

貴族生活是舞台上的佈景,財富聲名都是虛假多餘的,
再多華美誇艷的服裝,都只是為了說明只有出走離開才得見現實世界。

延伸分享:
Barbara (被戀愛的秘密) – 藝術的內心解讀
向類型片經典致敬 – The Conjuring (詭屋驚凶實錄)
《郊遊》《我還有話要說》- 還生命一份尊嚴

1 關於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場景佈置篇”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