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混音剪接篇

音效的設計與混音的剪接,
分別在於前者是去找尋每組聲音的來源,記錄並製作音軌;
後者則是在於組合既有的不同聲音,形成最終電影成品中不同的層次。

年度混音剪接之選 Sound Mixing of the Year

2013sound2

Leviathan 海中獸
Ernst Karel, Jacob Ribicoff

從前在教堂內唱《天地讚美》,
以歌聲琴聲人聲樂器聲,企圖去訴說造物主的偉大;
但聽過《海中獸》在大自然現場的聲音記錄後,
才真正了解「全地奏響聲勢無比」的意境。

風聲與浪聲和應,
活物的呼叫,天上有鳥兒,海中有魚兒,地上有人類,
與自然在抗衡的,是吵耳不停的人造機器聲,外有滑輪內有電視,
還有來自數碼攝像機 GoPro Camera 的噪音混雜其中。
[Jean-Luc Godard 尚盧高達的《Film Socialisme》都曾運用其噪音作實驗]

「風雨電也歌頌,雲霧同頌吹送」,
《海中獸》就像歌詞所述的氣勢,在聲音上呈現粗糙又原始的感官震撼,
但這到是一闕讚美還是哀歌? 約伯記的引用是對人類自視過高的警示。

Side Effects 謎離藥謊

畫面過場的兩種背景聲音交雜重疊,
在影像未到之先,就有下一幕的畫外音暗示,
配合電影的台詞「失去建構將來的能力,那就是精神病」,
營造迷霧錯覺,讓觀眾先入為主,後來才抽絲剝繭。

經常運用尖銳而高密度的重覆動作聲,如扣下安全帶,切一片片的水果等,
操控觀眾代入人物情緒的錯覺,維持緊張的氛圍狀態。

Intruders 誰誰誰是兇手

故事帶領觀眾走進空曠無人的陌生地帶,
劃破深宵寧靜的槍聲回音、煎肉燒烤的熱鬧沸騰、
電視報導新聞的冷靜腔調、女性的不斷尖叫吵鬧,
還有躲避追逐的忍氣吞聲、地上積雪行走的腳步。

典型的驚慄片元素共冶一爐,卻在每個繃緊的來源,冷不防來個幽默調劑,
猜不透下一段的走向,也樂在其中。

延伸分享:
Leviathan (海中獸) – 如風天空海闊飛 浪花般海中濺起

1 關於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混音剪接篇”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