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無限溫暖的… 華麗藍色後樂園

Blue-is-the-warmest-color (1)

註定擺脫不了「同志電影」的標籤,卻又註定擴闊同類型電影的普及層面,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接近無限溫暖的藍) 說的是女人與女人之間的愛情故事,
但換成異性戀、男性之間的同性戀又有何不可?
導演 Abdellatif Kechiche 早就明言,同志之間的關係並非電影的主要焦點;
「這是一個深刻的,關於愛情與心碎的偉大故事。」
是史提芬史匹堡將康城最高的榮譽 – 金棕櫚大獎頒發給本片時,所給予的讚美,
當原著漫畫中的關鍵劇情被略去之後,能留在畫面框架內的情感歷程,
就是從相遇、相知、相戀到相處的轉變階段,就是每個人初戀最親密的體驗,

床上的火辣戲份,是否因為有兩大年輕美女的參與,就大大增添了話題性與票房?
女孩間的體位姿勢轉換,就是藝術; 換上麻甩男人落場,就會成為庸俗嗎?
又或男性觀眾愛獵奇,女性觀眾寧可看感性,
所以《接》同時滿足兩性願望嗎?
假設並沒什麼建設性,但若其長度與大膽程度不減,
一男一女的做愛場面真實地大銀幕上一場又一場的呈現,
只要夠激烈,尺度夠寬,還是會叫觀眾好奇;
只要有劇本配合,演員落力,還是會讓影評樂意逐一探討,如同李安2007年的《色戒》。

那換成兩個男主角呢?
1997年憑《春光乍洩》奪康城最佳導演的王家衛,
就曾以香港影壇當時得令的兩位影帝早早示範過,
張國榮與梁朝偉的脫光光表演,叫座力自然有保證,
在杜可風的風格化攝影下,兩個愛人間的恨慾纏綿與高潮愉悅,就在開場的第一幕展現。
但當時當然沒有明目張膽的露骨性愛,王家衛亦向來更擅於經營曖昧浪漫,
最生猛最讓人難忘的,始終還是那強烈的、具佔有性、具依附性的那份愛情。

十六年後,《接》承繼著這路線,雖然不像《春》徹底脫離社會背景,
但社會風氣、公眾目光都是次要,這些漫畫主人翁掙扎過的元素,不是被摒棄就是被簡化,
「性」成為了幌子,重點在於兩者的彼此需要,共同擁有的慾望,
Adèle 與 Emma 的第一場性愛,
在原作中有 Adèle 沉浸其中得到一次了解自己性取向的啟蒙課,
在電影中則變成毫不含糊,清晰地嘗盡每個姿勢的快感,
化為一段享受自由,一直渴望的如願以償的過程。
Adèle 不投入同志政治運動,在戲中以前後兩場遊行的熱心與冷漠對比作交代,
因出櫃而與父母反目的情節,只得一句「無家可歸」所暗示,
與 Emma 的爭執焦點,落在所有性別的戀情都共通的嫉妒/背叛身上,
都是編導刻意在說明,那份情懷、那種情緒,從無同性異性戀者之分。

《春光乍洩》得以在主流廣受歡迎,正因其故事核心沒有性別所限,
這可以是一段異性情緣,同樣都會刻骨銘心,
有了共鳴,理解隨之而來,同理應用於《接》片身上。
正因為電影工作者都不屬於「女性同志」的社群,成品不能代表她們,
正因為 Abdellatif Kechiche 淡化同志議題,加強平凡生活感,
反而諷刺地達到「多元性取向」理念的推廣,因為目標觀眾是直男直女,
他們有共鳴,從而理解再接納,反過來造就了電影的代表性。

身為一位有異性戀取向的男性導演,去掌控兩名女性床上運動的拍攝,並作仔細指導,
本就難以開脫「帶有異色眼光」的指控,
有一場近距離拍攝 Adèle 睡覺的鏡頭,盡現男性視角的打量與掃視,
更何況是全祼的床戲?
參考色情電影的拍攝手法無可避免,
正如正常男人看誘人女體的生理反應無可避免,
但那是否代表鏡頭所表現的性愛,只是一種幻想而非現實?
Abdellatif Kechiche 給予的解釋是「每人戀愛方式不一樣,沒人有資格批評另一人如何做愛」,
女同性戀之間的親熱行為是否有標準可言? 達致高潮的渠道是否有必然的限制?
體位怎樣去配合,是伴侶間最私人亦最獨特的一種協調,
吃意粉麵條的處理,人人都可不一樣,那同性性愛又有何不可?

話說回來,那到底這個故事,是否真的一定要關於女同性戀,才有憾動人心的戲劇力量?
答案是肯定的,原因亦在於「性」。
卻不是因為要吸引好色之徒,亦非美學取向問題,
而是在於片名「接近無限」的意境,男性先天就達不到,
銀幕上 Adèle 與 Emma 的翻來覆去,有種永無休止的漫長,
那歡愉好像是永恆的,好像總還有高峰在後頭,
而非男性身分設定,再刺激都總有一個頂點,然後戛然而止。

除卻高潮的描述,其餘皆歸於平淡。
同樣的故事情節,同樣在康城首映,
起承轉合的脈絡,近乎一式一樣,
《Behind the Candelabra》(華麗後樂園) 卻得不到傳媒的注視,
即使導演是奪過康城與奧斯卡的 Steven Soderbergh (史提芬蘇德堡),
敲遍荷里活的大門,竟都無人問津,得不到大銀幕的垂青,
這部導演宣稱其執導生涯最後之作,則唯有以電視電影形式在HBO播放。
何解呢? 導演不思其解,作為觀眾的都難以猜透市場的運作。
Liberace 聲名理應顯赫,Matt Damon 與 Michael Douglas 都是大明星,
難道真的是男女之別? 這樣又是否另類的性別歧視?

也許,因由是電影所取材的時代背景 – 保守的七八十年代。
那個時候,明星還有遙不可及的神秘感,不想曝光的可以隱藏;
那個時候,觀眾還喜歡看戲劇性的表演,曖昧暗示能引發想像,
所以,《華》縱使意圖揭開 Liberace 台下的面紗,
浮誇的服裝與鮮艷的顏色娛樂人前,但感情的推進還是低調地表現。
《接》片有三場床戲交代女主角之間的進展,赤裸、粗糙而狂放,
《華》則以三場電話戲去說明男主角間的距離,
起首時兩位角色的對剪,眼神並非四目交投,卻在談天時逐漸靠向對方,
後來 Scott 致電回家,就看到其已站在 Liberace 一方,與家人有了距離,
再到最後,一方沒有拾起電話,來表示關係的結束。

至於《接》片最搶眼的藍色,
從最初奪去了 Adèle 心魂,到後來色彩的消散,都是真實可見的,
所以《接》最鉅細無遺地以近鏡捕捉 Adèle 生活上瑣碎的一切,
吃與做的長久程度不遑多讓,其接吻聲、吸啜聲與呻吟聲亦清晰可聽;
在《華》則以夢幻誇飾手法取代,
最初酒吧遇上的鋼琴表演,床上談心的神奇回憶,到最後幻想飛天的場景,
Liberace 的一生都如同虛幻,是偽裝的,但與Scott之間的情緣,卻實在存活過,
而影片內最迷人的,亦自當是演員的化妝模仿技。

兩者的表現方式,前者偏向寫實,後者重視想像,
沒有藝術高低的分野,只是時代的反映。
《華》屬於上一個時代,也是《接》原著漫畫較接近的時代,
因此,取向並沒有搖擺不定,從開首的未定性,成熟到後來,沒有回頭。
《接》屬於當代,亦細膩地刻劃著當代人的迷惘及自由,
三場長時間跟拍鏡頭,分別標誌著戀情的開始、發展與告終,
不論是走入同志酒吧、Emma家門外招待客人,以及穿梭於畫廊間,
這三個世界好像都不屬於 Adèle,她就似是局外人般游走,
酒吧與畫廊都是看到一襲藍色才穩定下來,
那份「藍」於是成了其成長的記號,
而沒有了這顏色,則讓 Adèle 再次出走街上流離浪蕩,沒有歸宿。

不禁要思索,在現今人人將鏡頭近距離對準自己的時代,
低調、含蓄、掩飾、想像力是否再不合時宜?
這棵金棕櫚實在赤裸得血淋淋,畫公仔畫到出晒腸為止,
法文片名的出處在片首教師的課堂得到詳盡解釋,
亦在文本仔細交代了主角邂逅的背景,或是喚醒了 Adèle 的浪漫基因;
然後性愛過後又再安排一眾藝術家,談論男女閨房樂,
電影內的角色自動替那場性愛解畫,深怕觀眾不理解其用意,
換轉此片是戲謔的、解構類型的片種,
這「口水多過茶」或能達到諷刺效果,如今更似是畫蛇添足,破壞原有美感了。

blue-is-the-warmest-color

延伸分享:
即使你今天《不能愛》,也請你《明天記得愛上我》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 The Differences from Comic to Film

4 關於 “接近無限溫暖的… 華麗藍色後樂園” 的評論

  1. wordy

    兩片都是我 2013 年的 30 大,明天會詳寫。2014 年多看好片、好劇!

    PS 我的網誌即將「封印」,只限邀請的讀者瀏覽。假如仍有興趣讀我的無聊文字,請把選用登錄的電郵發給我(在網誌留言便可,不會公開)

    回覆
  2.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3.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女演員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