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飢餓遊戲》到《末世列車》- 總有一天 革命會兌現

hunger-games-catching-fire-1

snowpiercer-620x338

為被逼迫的人民,為被抑壓的社會,為著有一把高喊不公不義的聲音,
以創作形式,推翻任何種類的極權主義,
那是名作家 George Orwell 的取態,
他筆下對政治的諷刺,對現代建制的描繪,
竟活現在2013年的大銀幕下 – 《Hunger Games》與《Snowpiercer》。

《Hunger Games》(飢餓遊戲) 系列,
作為典型荷里活式爆谷大製作,
走《Harry Potter》(哈利波特)、《Twilight》(吸血新世紀) 的 YA (Young Adult) 路線,
單在本土上映兩個星期,迄今已累積超過三億美金的票房,全球則逼近六億;
而《Snowpiercer》(末世列車) 則為跨地域合作的國際片,
有捷克資金,有奧地利取景,
取材法國,卻由南韓幕後掌鏡,荷里活明星當主角,漫畫為靈感來源,
法國開畫周錄得二十萬觀影人次,南韓更是五天內有破紀錄的330萬人次,
亦準備賣埠到超過167個國家。

一部美國小說、一本法國漫畫,
重溫往日 George Orwell 的筆調及創意,竟又成為了新的流行現象,
說到底就是革命精神,總是歷久常新,歷史往往是一個循環。
若然《Hunger Games: Catching Fire》是《1984》的真人騷變奏,
那《Snowpiercer》(末世列車) 就是《Animal Farm》(動物農莊) 的密閉車廂版,
當然一切都被簡化主流化,細節亦情理不通,角色亦樣版化了,黑白分明了,
不變的只是大題目。

先是幻想的設定。
拋開現實的可能性 [青年人互相殘殺獻祭、全人類藏身列車,都是沒可能實現的想像],
兩部作品都具有寓言 (不是預言) 的功能,
以誇張的環境設計去比喻現實的社會狀況。
貧富不均、階級分明,
不約而同成為第一個鮮明的記號,亦同樣以一輛列車去貫穿。

《飢餓遊戲》將人口劃分十三區,
最富庶最有社會地位的在 Capitol (城市首都),
其他區域以行業分類,以數字(1-12)歸類 (還有District 13),
這亦跟經濟學的 “Comparative advantage" 概念一致,
每一區只單一當最合乎其經濟效益的活動,從而最有效善用資源。
愈小的數字,愈接近 Capitol ,亦愈自覺優秀高貴,但所作的貢獻卻愈小。
像 District 1 專責製造奢侈品,與 Katniss 身處煤礦業的 District 12,
就是低下層勞苦工作,上等人享受成果的反映。

《末世列車》則在車卡的分佈,呈現各司其職的眾生相。
引擎室是權力核心,車廂尾部就是窮人所在地,
頭等與末端之間,就有著各行各業的服務,包括了飲食、教育與娛樂等,
在每一節中只充當一個功能,亦是 “Comparative advantage" 的實踐,
諷刺的,同樣地坐得愈前的,畫面上所見的亦是愈不務正業。
基於對外封閉的外圍因素,更突顯了人群處於陝窄空間中的生活,
窮人的車廂無處可走動,富人卻有浴室的獨立間格,囚犯則只有躺下冷藏的位置,
然而都只是人類軀殼,不論哪個階層,若不想被凍死,都只能受制於車廂之內。

當然,《飢餓遊戲》吃到人飽得要吐的盛宴,
與《末世列車》Curtis 發現黑色蛋白磚的成份一幕,恰好湊成極富與極窮對比的寫照。
另外貫穿貧富的,在兩片中除了列車,就是士兵。
不讓Katniss直接看到鎮壓暴動的片段,
在《末世列車》上就通過隧道光芒一滅,本相坦露;
Gale 承受的公開鞭打,與 Andrew 斷手的責罰警示,亦同出一轍,
因此 Katniss 在鏡頭前挑戰權威,
看在人民眼內,正是對「鞋並不能穿在頭上」建制強權的強烈反對,亦成為 Snow 所見的威脅。

至於作品中的主角,都具有悲劇性的致命傷。
George Orwell 曾形容自己為 “lower-upper-middle class",
身在下層中,地位屬於上層中產,也就是下層人的領袖或代言人,要為其發聲及爭取,
而《飢餓遊戲》與《末世列車》中,Katniss 與 Curtis 則是英雄象徵,
他們都不想作領導,卻被時勢造就;
他們都身在局中,甘願受到擺佈,卻又驚訝於自己原來身處另一更大的圖謀中。
Katniss 的個人負擔周旋於其家人愛人、並其出生入死的伙伴及假愛人間,
Curtis 的包袱則是過去的罪過,致使兄弟Edgar與良師Gilliam的性命為其牽絆,
有了這矛盾,二人的形象就不只是人民的理想符號,而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物。
兩者的選角都是不作他選,
《Winter’s Bone》(凍死骨)中打獵維生的窮女孩,
Jennifer Lawrence 完全演活了堅毅卻脆弱,堅負一家人安危的保護者身份;
《Captain America》(美國隊長) 那代表美國,世界警察的(偽)正義,
亦正是《末世列車》對 Curtis 一角度身訂造的描寫。

《飢餓遊戲》比舊日談極權思想的作品,
多了一重現代都市的筆觸,那就是傳媒炒作的影響力。
浮誇的造型,鮮艷的顏色,
不止代表了Capitol 市民的奢華,同時亦在訴說其愚昧與壞品味,
大眾傳媒在定義潮流,《飢餓遊戲》的世界則有Capitol Couture主導,
忙著關心外型,忙著跟隨時尚,就無暇照顧傳媒目光外的事物,
因此,飢餓遊戲的舞台,
除了是當權者用來提醒革命代價的殘酷工具,更是給予市民麻痺娛樂的產物,
為比賽塗上五光十色的粉彩,遮蓋其暴力原始的本質,
不就像專制國家的喉舌作風嗎?

於是,《飢餓遊戲》只挑選年輕祭品的設計,
就不再限於讓YA愛好的年輕觀眾有共鳴,
亦不只是政府對年輕反動力量的懼怕,
而是延伸到普羅大眾愛看年輕俊男美女的消費心理了。
Katniss與Peeta第一輯就充分運用了觀眾愛看肥皂劇偶像劇的特色,
讓「至死不渝的愛情故事」成為打破遊戲規則的關鍵。
第二輯之時,這種「預設劇情」隨著劇本發展繼續發酵(結婚、懷孕),
從而感染到更多本來無知的市民,
可見於時裝設計師的晚裝、護送者 Effie 的信物、觀眾要求取消遊戲的起哄,
這就是從關心「電視機前的恩怨」過渡到關心「日常政治」的過程。

《末世列車》則沒有當代的更新,反而回歸歷史的興替,
挖掘了杜斯托也夫斯基在《卡拉馬佐夫兄弟》的一道古老問題:
若然一個人的痛苦換來全人類的幸福,那你會選擇犠牲他嗎?
或任何一個人有選擇犠牲他的權利嗎?
Curtis面對Wilford的理念,他從前所理解的一套信念馬上崩解,
這部電影的「預設劇情」比《飢餓遊戲》更進一步,
因為連暴動及上層性命的損失,都是精心嚴密的安排,
相比 Snow 沒有預算到 Katniss 的號召力,
《末世列車》無疑將在位者的掌控權勢,放到與平民距離更遠的平台,
「引擎室是神聖的」將政治領袖塑造如上帝般的高高在上,
上層有上層的洗腦,下層有下層的滲透,
那份宿命的絕望感,使人再無力反抗。

關於人類歷史的反復不斷,
《末世列車》的列車軌跡比喻相當顯著,永不停下的一圈又一圈;
《飢餓遊戲》則展現在遊戲設計師的智慧中,
以時鐘為主題的島嶼,自成一角,環形更替,
天空看似無際,但原來是一格又一格的力場,
下邊的一切都被監管著,一覽無遺。

要怎樣打破這惡性的循環?
兩個創作者給予同一個答案,
Katniss 高舉弓箭向著天空一發,刺破力場的限制;
Yona 拿著微弱火光,點向巨龍,爆破列車的閘門,
「Remember who the enemy is」的意思,正是如此,
要對付的,不是面前看得見的敵人,
而是衝破內在的屏障,通往外間的自由。

「照這個速度往前開,不用多少年,肯定會車毀人亡,而車上坐的正是六百多萬香港市民。」
中共前港澳辦主任陳佐洱在1995年說過,前任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再次提醒過,
《末世列車》給予了一個時限,那是17年,
可是香港已經等待過了17年,車仍在人未亡,
也許到了一個地步,車毀人亡都總比坐以待斃好的時候,(趁著回歸的第17年 – 2014)
《末世列車》的寓言,會臨到我們這個不肯去面對蛋白磚成分的社會。

snowpiercer

the-hunger-games-catching-fire

5 關於 “從《飢餓遊戲》到《末世列車》- 總有一天 革命會兌現”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2013年度 十大最期待科幻電影 (下)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3.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原創歌曲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4.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美術設計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5. 引用通告: High-Rise 魔天豪廷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