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s of the Carribean: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 (魔盜王 決戰鬼盜船) – A Pirate’s Life for Me

pirates-of-the-caribbean-the-curse-of-the-black-pearl-645-75

下半段的說故事方式與節奏掌控,
集中在不同角色的互動,位置的轉換,每人不同策略心計達致目的,
在後來的《Dead Man’s Chest》(加勒比海盜) 與《At World’s End》(終極之戰) 重覆沿用,
成為本系列的一大特色,貫徹了海盜違背承諾,自由自在的宗旨,亦豐富了人物關係的變化。

Isla de Muerta 上,Jack 與 Will 各有盤算,
前者欲重奪黑珍珠,後者一心為救 Elizabeth,
難怪 Jack 說 Will 有當海盜的潛質,因為他可為得到想要的,付出一切,
於是出乎Jack計劃之外,Will 將他打暈,並視其生死不理,只為安全營救 Elizabeth,
就此 Black Pearl 陣營多了 Jack,皇家船上則迎回 Elizabeth,
這亦是 Jack 的船隊,第一次拋下了 Jack 而去。

之前 Elizabeth 所說的 “Parley" 法典,
由 Ragetti/Pintel 再次提出,拯救了 Jack 一命,
同時表現 Jack 的聰明或幸運,與 Ragetti/Pintel 這對淘氣孖寶的有趣。
Jack 與 Barbossa 兩任船長當然互有心病,但亦深明互有利用價值,
在此可見 Barbossa 一心解咒回復肉身的願望,在大奸角的處理並不常見,
因此劇本賦予了 Geoffrey Rush 去演繹適度的人性,又要有船長的震懾威嚴,既可憐又可怕。

Will 從與 Elizabeth 的對話得悉自己的身世,
與此同時,Black Pearl 亦全速追上號稱全英國最快的皇家戰船。
雙船炮戰的準備,從升旗、伸槳、放繩,到拋擲重物下海、將雜物放進炮彈作投放武器,
都足證 Elizabeth 的果斷,發號施令的領袖風範。

遠景示意距離,兩艘船身對剪,隨即發炮開火,
刀叉酒瓶等都拋進敵船,還有玻璃眼用作搞笑效果,
Jack 的盪鞦韆歸還酒袋,以及扮馬騮跟從猴子追蹤金幣,
都只換來 Barbossa 一句對 “Jack是其寵物" 的戲弄。

重要的是之後的談判內容,與 Barbossa 的不守信用,
Will 以自殺作威脅,換來 Elizabeth 不死,
Jack 從本不希望 Will 暴露身份到希望 Will 把自己也列作談判條件,
劇情迅速交代每人真正所需及其底線,讓之後的討價還價更有張力,
亦造就 Jack 與 Elizabeth 在全片首次的獨腳對手戲,及其彼此不同意向的衝突。

基於 Elizabeth 自小喜愛海盜事蹟的設定,這趟流落荒島的段落就很微妙。
因為她既敬佩又鄙視 Jack,同時熟悉海盜知識,即深明海上求救的方式,
她借意灌醉 Jack,既顯 Jack 英明神武外的脆弱一面,又深化了 Elizabeth 的聰敏水平,
而 Jack 本只想享受加州風光,卻被女人牽著走,又見他風流卻有風度的一面。
上船後 Elizabeth 重遇 Norrington,就借答應結婚來換取海軍行動去拯救 Will,
而 Jack 就以捉拿海盜王充公寶藏來利誘 Norrington,
至於 Will 則在被捉拿之時,尋問生父遭遇及下落,
於是電影就成功透過這兩次位置互換,
帶出背景故事,推進角色的情感發展,將每個人的動機都清晰表達,
就等時機成熟,為了最後一場的高潮爆發。

Jack 巧用偷梁換柱的計謀,
先令海軍在外守候,後利用此在外重重包圍的事實,使Barbossa不殺Will解咒,
然後利用本有的情報,引誘 Barbossa 偷襲在後方的軍隊,
從而讓兩軍自相殘殺,而他就可借敵方兵力分散,重新奪回 Black Pearl,
而為了保障自己安住,則暗中收起一個金幣,與 Barbossa 等一同不死受詛。

Elizabeth 亦有所貢獻,她逃離了原船,
游到了 Black Pearl,率領 Gibbs 等人搶回船,以致不會被皇軍一舉捉拿,
一句 “you like pain, try out a corset" 總結了她要作戰士而非淑女的;
Will 既知 Jack 意圖,就配合演戲,伺機而動,一有逃走機會就馬上拔劍,
一支武器串連三組骸骨再放火藥燒,
Norrington 縱使相信了 Jack ,但仍有觀察與偵測能力,
於是一槍打走艇上的帽,讓 Ragetti/Pintel 現真身後,就懂得率軍回防;
Weatherby Swann 都展露了木槌打骨手的一場,還放置進抽屜中,
是編導眾多同步發生的動作設計中,重視輕鬆搞笑的風格多於認真的考量。

Barbossa 雖誤中 Jack 圈套,但他選擇搶攻軍船的戰略亦有深思熟慮,
先有 Ragetti/Pintel 帶傘遮蓋月光去評估情勢,然後其他海盜才發動攻佔,
因為不死的骷髏身份,與大開殺戒不留活口的作風,
讓 Barbossa 手下佔盡先機的,
只是冷不防 Will 的解咒,讓不死身還原,才滿盤皆落索。
最後一句 “I feel old" 頗有諷刺意味,實現了心願,
終於有了感覺,第一個感覺卻已是死亡。

問吊死刑場為全片最後一場大型動作設計,
與初見三位主角的相遇、逃亡、劍戰戲相呼應,
這次卻靠Jack、Elizabeth與Will的同心配合,
情節鋪排,成全了開首時是個人表演,逐漸過渡到三人的合作,還是即興的默契。

鸚鵡來到,Will 向 Elizabeth 示愛後轉身,
Elizabeth 扮昏倒引開注意力,
Will 再現揮劍的精準,
這一次不再是阻止 Jack 離開,而是讓 Jack 有踏腳之處,延遲其絞刑,
跟著 Will 與 Jack 在兩旁以繩連結,撞跌沿途在中間的侍衛,
在士兵圍捕之際,這一次輪到 Jack 墮海,
說出一句 “This is the day that you will ALWAYS remember as the day that you…"
未說完已跌進海中,但今次,有 Black Pearl 回頭的迎接。

最後,Jack 船長歸位,Black Pearl 之中,
帽戴上,指南針蓋上,號令眾人緊守崗位,然後高唱 “A Pirate’s Life for Me"
字幕亮出,主題音樂響起,全片結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