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s of the Carribean: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 (魔盜王 決戰鬼盜船) – Yo Ho, Yo Ho, He’s a Pirate!

pirates-of-the-caribbean

1967年,Pirates of the Carribean – 加勒比海盜水上機動遊戲在迪士尼樂園正式啟航,
這是 Walt Disney 華路迪士尼生前最後一個設計並監督的成品,
“Yo Ho, Yo Ho, A Pirate’s Life of Me",
一路從海盜間傳唱到小孩間,從遊戲設置來到了大銀幕,
從 Elizabeth 於海中心第一眼看到 Will ,到 Will 駕船歸來與 Elizabeth 重逢,
十年的光景,見證了一場轟烈的愛情,經歷過無數次瘋狂的歷險傳奇。
Elizabeth 的歌聲,散開了空中的迷霧,掀起了魔盜王的序幕,
從渴望冒險的小女孩,逐步成長為海盜之王,最後與真正的魔盜王結合,
曾經穿過緊身裙去抑制內心自由渴望的淑女,
當上了為自己為愛人而戰的勇者,
完成了三部曲的故事,
而作為魔盜王系列《Pirates of the Carribean》的起始點,
首部以主題遊戲概念為題材的暑期大片,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 (決戰鬼盜船)
註定是永垂不朽的高峰,為荷里活的創意作見證。

每一個角色與重要標誌,都有登場的特色,
有賴演員的生鬼表現、鏡頭運用的靈活細緻、劇本描寫所兼顧的細節,從小動作中見性格特質。

第一幕看到 Black Pearl 黑珍珠號,是通過 Elizabeth 視角看的,
她手上拿著的金幣在前,海盜船在後,
焦點本在金幣,背景是模糊的船影,
然後同一鏡框,焦點一轉,遠處的鬼船現出真身,
特寫 Elizabeth 的驚愕眼神,再特寫船上的骷髏骨頭旗,
然後一貶眼就跳接到現在的時空,同時展露了駭人的氣勢與迷離的神秘感。

兒時的 Will Turner 身藏骷髏金幣,切合海盜船上的標記,
長大後的 Will Turner,則無心卻輕易地將掛牆燈拿下來,
這是他首次登場所作的第一個舉動,就給觀眾留下了偷竊本領高強的第一印象,
為後期身流海盜血的真相設下伏線,
鐵匠的身份介紹亦暗示了之後觀眾期待到,Jack 逃亡時就逃到 Will 的住處。
黑珍珠號後期招募的船員都各有趣味,
Gibbs 的第一幕是與豬同睡,既參照了原裝遊戲的設定,亦顯其生活潦倒卻又享受其中;
兩位皇家海軍守衛的鬥嘴及走漏眼,
與鬼盜船中的 Ragetti 與 Pintel 成為正邪雙方的諧角,
觀眾第一次認識他們時,都會記得其擁有長篇累贅但無用無聊的對白,
常認為一部商業娛樂大片要成功,
關鍵往往在於這類小角色的經營,以及能否打造到插科打諢的笑位。
《魔盜王》能做到雙線同時有輕鬆調劑,
妙語連珠之外,更利用 Ragetti 的玻璃眼玩出身體語言上的搞笑效果。

最具喜劇感,又最有戲劇性的登場,當然是 Jack Sparrow。
先拍背影,再看前方正面,向著被吊的海盜屍骸示意致敬,
到岸時已要站在舟竿上,氣勢、機智、神經質集於一身,
還要多得深眼影多吊飾的造型設計,
有豐富背景故事提示的道具 (臨死也要戴著的帽、只得一顆子彈的槍、不指向北方的指南針),
讓 Johnny Depp 通過獨家招牌眼神與語調,
演活了特立獨行、深不可測又抵死鬼馬的一代海盜船長。

戲軌如同過山車,每一場戲的過渡都充分利用環境的道具與機關,像遊樂場般靈活穿梭轉換,
文戲有機鋒的對話,武戲有新鮮的鋪排,兩者都出其不意,讓觀眾猜測下一步時總有驚喜,
加上主題樂的連貫變奏,有別於大部分的原聲製作,
在氣氛上保持一致的輕鬆熱鬧,而沒有陰沉時黑暗,刺激時急劇等高度反差。

就從 Jack Sparrow 正式現身開始說起,
從 Will 與 Elizabeth 的曖昧交流,過渡到 Jack Sparrow 踏著入水的舟艇,
是悠揚的抒情樂,接駁宏大的主題弦樂,
然後 Jack 計劃偷船,Norrington 決定求婚,
雙線在交疊之前,繼續專注其人物特色的介紹,及營造鬼船傳奇的詭秘魔幻,
一方面 Jack 以口才套取駐守士兵的情報,話說得時真時假哄得士兵間既信且疑,
兩個士兵又訴說黑珍珠號的真與假,
提示了觀眾船的厲害,又引起口耳相傳的故事是真實還是誇張的猜想;
一方面 Elizabeth 被緊身裙勒得近乎窒息,高明地比喻她與 Norrington 的關係,
Norrington 的眼神從沒有直視 Elizabeth,只有背對或不對著她之時,
強化了自說自話一廂情願的呈現。
前者冒險自由的主題樂又轉回了後者的優雅克制之古典樂,
導演又利用景深變化去表達故事推進,
從 Jack 的視線看,守衛在前本為焦點,但原來在後的船才是對象,
說話只為引開前者的注意 (焦點此時所在),實已身體力行走上船 (定格中下一幕焦點),
然後兩條線的接合亦如此,Jack 與守衛在前,但焦點實在後邊,墮海的 Elizabeth ,
造就 Jack 與 Elizabeth 的邂逅與相救。

隨即亮出 Jack Sparrow 的 Captain 大名,
展開逃離的示範,
落下瀟灑一句 “This is the day you will always remember,
as the day you almost caught Captain Jack Sparrow!",
逃走的設計,就似是遊樂場中的嬉戲設施般,
通過繩索或機關,從一處盪去另一處,再滑落地下逃跑,
跟著是一個直落鏡頭,交代搜索隊的四散,再揭示 Jack Sparrow 匿藏的影蹤,
這可視為全片第一場動作設計,然後馬上緊接另一場,從空曠岸邊轉到各式武器的鑄造場,
編排 Jack 與 Will 的不打不相識,順帶在格鬥中描繪兩個角色個性本事的異同。

Gore Verbinski 以一場上天下地的格劍去帶領觀眾認識男主角,
首先,Will 觀察入微,連物件擺放的些微變動都可察覺,
其次,一聽到挾持Elizabeth的海盜在逃,就義無反顧拼命要捉拿 Jack,
再次以側筆勾勒其對 Elizabeth 的愛護,
同時表達了 Will 對海盜的憎惡,使觀眾記起兩者間的淵源與金幣的所在,
不禁預期此角色之後所遭遇的衝擊與矛盾。
他一劍飛插門口阻止 Jack 離開,就見其力度準繩度,又證明其堅持與仗義,
最後被槍指頭,就指責 Jack 作弊,顯示 Will 重視原則,
而他冒死不退縮,寧捱子彈,則是固執到底的展現。

武器方面,隨手可執不同應戰工具,
有刀有劍,更有燒紅的烙鐵,
場景方面,四周有木頭車作搖搖板,以重量及彈跳營造一上一落的滑稽趣味,
然後上天花橫樑,如同平衡木般在窄木間比試,
旁觀者方面,就有小動物在旁叫囂,塑造氣氛,
室內室外的特色物盡所用,是為《魔盜王》五分鐘一小高潮,十分鐘一大震撼的關鍵。
而 Will 與 Jack 這場決戰,就以 Jack 作弊,Norrington 趕到一句呼應
“you will always remember this,
as the day that Captain Jack Sparrow *almost* escaped." 作結。

緊接來到 Black Pearl 登陸的黑夜,海盜搶掠尋金幣前夕,
聲光中先彌漫一種不安的緊張感,
讓 Elizabeth 的房燈先被風吹熄、Will 的打鐵火光閃爍,
天色充斥迷霧、小動物走過,
船慢慢駛近,然後突然傳來爆炸聲,
監獄內囚犯間繼續渲染 Black Pearl 事蹟,使 Jack Sparrow 的身份逐步清晰,
發炮聲後見船的全形,正式展開搶灘肆虐的一場。
炮彈打破 Jack 早上逃脫的機關台,
然後海盜侵入了百姓間,部分並走進了 Elizabeth 的住所。

Jack、Will 與Elizabeth 在不同位置各有奇遇,
Jack 的監獄被轟炸,
為了造就一個向原裝遊戲致敬的小環節,讓 Jack 也如同其他囚犯般,引誘狗隻來釋放他,,
還有老朋友的探訪,
鋪下在光照下肉臂突變骨頭的詛咒伏線,及揭示 Jack 與 Black Pearl 的恩怨;
Will 的街上混戰,
只為繼續刻劃其揮斧迎敵的英明神武,劇本並在此設計了三個搞笑動作的小場面,
先有講 “goodbye" 的諷刺,跟著引爆線未到先停,
最後是後腦一敲倒地昏迷,均為緊張中緩衝的笑位;
但這一場主力實為描寫 Elizabeth 的機智,
有勇又有謀,能在兇惡強壯的海盜追逐中處於上風,
被擒時又懂保命,顯示其對海盜的興趣與認識。
而那一線躲在櫃後的光,然後光一滅,代表海盜走到櫃前發現她,是又一具象徵意味的鏡頭心思。
上船後遇上了船長 Barbossa,
既見海盜也有說理之時的驚喜,亦有奸詐狡猾的危險性,
於是將金幣鏈下放,來證明海盜們重視此物,來換取談判的優勢。
之後Turner 的姓氏引起了注意,又埋下一道劇情暗示,
這一段落的作結,就是 Barbossa 的台詞:
“Welcome aboard to the Black Pearl!"

之後就是握手合作,逃獄搶船的情節,
《魔盜王》主角面對的難題挑戰,總是一環緊扣一環,
並每一步都有即時的危機感,模擬到歷險旅程中一系列的未知與刺激,沒有一秒鐘浪費。
Will 口中的 Madness/Brilliance ,就正好說明電影中橋段的創意。
海底一個環迴鏡頭,然後沿著 Jack 與 Will 的步伐前進,
踏中木箱,繩子牽引,跟著鏡頭一轉已爬上船,
“I am Captain Sparrow!" 展示沒有事不可能的信心,
先示人以弱,予人笨拙之感,
實為換船計謀,到斷繩起航之際,主題樂又開奏,
在劇情、對白及配樂,都是恰到好處,配搭得完整流暢。
開船後繼續角色間的關係確立,
Jack Sparrow 從囚犯求人的模樣,到重掌主船的威勢,
以桅將 Will 帶出船外,是給他一個下馬威,亦給觀眾見識 Jack 的本事,
又覺他亦正亦邪難以捉摸,僅一個細節就加深角色的立體性。

首段詳細解畫時間在影片剛過三分一的段落。
狂歡之地自由港,除了找船員水手,
還有一幕 Jack 與 Gibbs 在 Will 背後談其父親的間場,
就為了鋪墊下一段 Black Pearl 上所解釋的詛咒起源。
首先作美味食物的特寫,原來是海盜受詛後失去食色之慾的提示,
Barbossa (Geoffrey Rush) 的聲線與眼神,再附上猴子的奔跑叫聲,
在餐桌上說一個有聲有色的鬼故事,
到 Elizabeth 藏刀企圖逃走,到插進 Barbossa 心臟,
從耳聽的遠古傳說,突演變成眼見的當下事實,
場面的精心調度,跟著 Elizabeth 去看不死之身的骷髏奇觀,
好像惡夢的突如其來,好像音樂劇的舞台效果,
空氣墊上彈起,另一骨頭人接著她拋到另一邊,
船的操舵輪轉動,撞擊頸骨斷裂後重新接合,
走下樓梯躲藏,後有拿著金幣的骷髏猴子,
再跑回 Barbossa 處, 最後是船長慢慢步出,
由手開始,逐漸從人變骨的過程,顯現電腦特技與演員演技的優秀。

“You best start believing in ghost stories, Miss Turner… you’re in one!"
pirates-of-the-caribbean-the-curse-of-the-black-pearl-2003

(剛好寫完首一小時的劇情發展,
下回詳寫雙船炮戰、荒島獨處、高潮大戰、終極逃亡)

2 關於 “Pirates of the Carribean: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 (魔盜王 決戰鬼盜船) – Yo Ho, Yo Ho, He’s a Pirate!”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向類型片經典致敬 (二) – The Lone Ranger (獨行俠)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視覺效果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