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the Hills (非常教慾) – 潛伏心底,暗流湧動

beyond the hills

同一個固定的長鏡頭,從不同角度看,就有不同的解讀意義。
同一句對白,同一個表情,都可視乎觀者的背景思想,看出不同的感受,
像聖經一般,同一段話,同一出處,世間盡是歧義,然後分歧導致悲劇。
從鏡頭中可清楚地看到每一個角色,每一個動靜,
畫面沒有半分轉移視線,由始至終都誠實交代當下發生的情境,
但其懸念,其影響怎樣看整個故事的關鍵,一直到最後都未有定論,
甚至,愈看得多,愈無法掌握,
到最後,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後,反而視線模糊了,
如同最後一鏡,污物弄髒了車前看路的窗,是非不再如此確定,不再如此分明。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猶疑擔憂的 Voichita,到最後豁了出去,
如同約翰福音所述的盲人般,從前眼瞎,如今看見。

關於她們之間的感情。

一開始重逢,Voichita 就似有迴避 Alina 的熱情之感,
路軌間,她要 Alina “stay there",她卻往前擁抱她,
車廂上,她的眼神故意閃開,然後劃上十字架作祈禱手勢,
Alina 堅定地看著 Voichita,那是必然的,但 Voichita 心意又如何?
以表面上的冷去掩蓋內裏的熱流嗎?
跟拍鏡頭在看到她穿梭於人群之中,那是其介意旁人目光的暗示嗎?
Voichita 是選定了神,還是以其作避難所?
若真是不再愛 Alina ,現在只有好友間的關心,
還是從來都沒有愛過,只是青梅竹馬相依為命過而已,
那樣,又是 Alina 一廂情願,還是她們都沒有非份之想過?

又有一幕,她們同床睡,Voichita 唱起歌,然後擁著 Alina,開始飲泣。
是回想以前曾經每夜都上演過的情景?
是害怕現在以後不知何去何從的窘境?
是渴望修補失落了的關係,卻無法回到當時?
還是早已不堪回首,想說再見卻沒有坦誠告別的勇氣?

Beyond the Hills-

關於上帝/魔鬼的參與。

真的有魔鬼嗎?
有一場長鏡頭的處理是這樣的,
Voichita 夜半起來與另一修女唱詩讀經,鏡頭只拍著她們的背部,
定鏡中的右邊,突然出現了 Alina 下半身的身影,
若從靈異電影的典型情節觀照,兩個女主角都可被視為靈體附身,
原因就在於不尋常。

Voichita 無故在半夜離開床舖,還在朗讀一些並非常人會掛在口邊的字句,
在鬼片中的設定很常見,在 Alina 眼中看來更是難以置信,
因為自小一起長大,才不敢相信好友生活突變如斯,
箇中也許亦有欲救走她,離開集體的愚昧之使命感;
至於 Alina 突然在 Voichita 身後出現,自是驚慄片慣常運用的技巧,
她強烈並無時無刻的佔有慾,不穩的情緒表現
(時而冷若冰霜、眼神空洞,時而滿腔怒火、滿眼妒火),
在針對每一個企圖搶走 Voichita ,圍繞其身邊的人,
也是荷里活常見的,被鬼附後性格轉變的狀況。

真的有上帝嗎?
Alina 說過,她相信的,所以日夜祈禱 Voichita 會回到她的身邊,
然而,這誠懇的禱告,不是真的實現了嗎?
那一句 “Shall We Go?" 即使來得遲,Alina 畢竟也聽見了。
終於,證明了其實 Voichita 愛她,多於愛那宗教信仰的,是嗎?

暗場的過渡,亦賦予了無盡的想像空間。
三次 Alina 失控的開始,及最後 Alina 的清醒,Volchita 都不在現場,
Volchita 每次都只是從其他修女的口中得知,
「她的聲線改變了!」「她放火了!」「她認得我們了!」
觀眾都如 Volchita 般只聽到傳言,而沒有看到為實的憑證,
每次事故的成因如何? 無法得知,正如每一次她被追問 Alina 怎麼了,都只有回答一聲不知道,
觀眾比 Volchita 資訊更局限,因不在現場,亦沒有感受過 Alina 過去的經歷,
因此更能在旁客觀冷靜地看,更能忠實地感受,在場每一個角色都手足無措的困境,
設身處地,置身當下,我們能有更好的處理方式嗎? 我們能抵受當前的群眾壓力嗎?

Alina 對神父告解的詳細情形亦是留了白,
她說了什麼不重要,沒有說的也許才是關鍵,
對於神父,對於 Volchita,對於信徒,
坦誠承認犯罪才可得寬恕,她得不到平安,在於隱瞞,在於尚未真心倚靠上帝;
又或者,說不說也沒有關係,
告解對於 Alina ,對於不信者,從來就沒有救贖的意義。

BeyondTheHills1

關於社會的群體。

天下之大,竟沒有容下一個人之地。
不論是修道院、醫院、孤兒院,都有各自的理由,
最大的問題,正在於欠缺有效的資源分配。

Camelia 的個案,側寫了孤兒院收容不下 Alina 的原因,
既是年歲已長,亦有「離開了就不能再回去」的規條,
最重要還是金錢的考慮。
上一場先寫修道院貧窮,下一場就接駁到糧食賙濟孤兒院,
然後長大的孤兒又要找修道院的住宿投靠,
那到底是惡性循環的災難,還是互助互愛的見證?

醫院病床不足,主診醫生建議修道院接過 Alina,
那就聯想到,病人還是罪人的命題。
當 Alina 清醒地回答醫生提問時,
其答案明確指出她有幻聽等精神分裂的病徵,
她還獲安排出院,是因她不需留下治療,還是她不願孤獨一人在此?
反常的舉動,是有病還是有罪的確據?

後來在養父母家中,又引申出留與不留的戲劇衝突。
畫面內的養母,一副擔憂的表情,與 Alina 對一切漠不關心的狀態相對應,
養父母是否有刻薄她? 還是她在反叛?
若從養母的觀點出發,
她養育 Alina 多年,希望她好過,卻不被接納,又見其反常作為,更覺不妥又無力勸止
養母將其歸咎於西方的壞影響;
若從 Alina 的觀點出發,
養父母根本不想照顧她,只想從她身上拿好處,剋扣欺騙其金錢,還將屬於自己的東西給了他人,
還有暗地裏所說的,沒有空出的房間,是無奈還是藉口?
前者是帶出社會經濟的嚴峻,後者則強化了養父母的偽善門面。

鏡頭從不移開,亦不是主觀視點,
觀眾只有在看到的線索中,串連過去發生過的種種,
背景上豐富的細節,亦可對最後的悲劇留下反思的註腳,
到底是社會的遺棄,還是只屬一個人的精神/靈性問題?

If God is with you, there is nothing to be afraid of.
擲地有聲的堅定信念,隨著車子一路向前駛,慢慢地,有理也訴不清,撥亂不再反正。
看著眼前景象的冷漠荒涼,每一天都有更荒謬的事情發生,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的世界?
聲聲慨嘆藏在暗流之處,一切意在言外。

延伸分享:
Beyond the Hills (非常教慾) – 當宗教成為形式,當信仰變了迷信
Beyond the Hills (非常教慾) – 同性戀? 精神病? 鬼附身?

8 關於 “Beyond the Hills (非常教慾) – 潛伏心底,暗流湧動”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第 37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 選片名單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Beyond the Hills (非常教慾) – 當宗教成為形式,當信仰變了迷信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3. 引用通告: 2013 我的暑期十大電影 Top Ten Summer Films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4.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5.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攝影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6.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女演員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7.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整體演出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8. 引用通告: 2013 我的年度電影之選 – Beyond the Hills 非常教慾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