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War Z》(地球末日戰) – 單一角度的思考盲點

World-War-Z-HD_Wallpaper_Vvallpaper.Net_

儘管大銀幕中的《World War Z》(地球末日戰) 不再從地緣政治的觀點看這場戰疫,
但在混亂嘈吵的搖晃鏡頭、死寂封閉的屏氣凝神與環遊世界的天災景觀中,
還是可看到原來素材的一點巧思: 那是對於不同角度去看待災難的諷刺。

(本文含部分劇透)

學者

空有長篇理論,沒有實戰經驗,
活在象牙塔中,自不知生活艱難。
年輕的教授,半輩子在校舍埋首研究,自然未見過世面,
當走進現實社會,未出發去探究,已遭恐懼纏身,
連基本槍械常識也不懂,懂得細菌運作又如何?
前一分鐘在主角面前雄辯滔滔,後一分鐘就落荒而逃還自取滅亡。

那他所搬出來應對病毒的學說是什麼呢?
原來是「大地之母假說」(Gaia hypothesis),
1969年由一位環境學家 J E. Lovelock 所提倡,
到1988年寫成《The Ages of Gaia: a biography of our living earth》。
這一種解說的核心在於,地球是一個有生命的有機體,
假如其內在出現有害的因素,大地之母「蓋亞」本身懂得自我調節,必然具備去除害處的元素,
這樣一個維繫內部生態系統穩定的機制。
問題是,這一套理論未能經嚴密科學證實,亦只是一個空泛的想法,欠缺驗證,
亦受到科學權威的挑戰,比如其對生命體的定義、系統的功能、目標及其可行性等等,
因此目前尚未能廣泛被認受及應用。

那為何電影安排學者去提出其理論?
也許是因為環保議題在全球流行,
而「蓋亞」觀念常在環保人士中引用到,去看待目前的氣候變化、食物鏈的轉變等問題,
如是故,根據學者的觀點,
這場致命病毒災難的起源,就是人類傷害環境,地球自我調節而造成,
這亦呼應了結局,主角想到的緩兵之計。
但電影似乎尊祟主角所代表的,實驗實證的傳統科學,
相比這種從環境出發的角度,純粹的概念,更為實際,並能存活到最後。

Brad Pitt (畢彼特) 飾演的Gerry從一開始對學者的不屑,
及後還要補充一句: 「其實他根本不需要跟我們前來。」
也許足見電影的態度。

獨裁

南韓作為本片的亞洲取景代表,
除了因為南韓是亞洲近年文化及科技產業發展最急促的國家,
而其被攻陷會引起較大落差外,當然還因為鄰近的北韓,也是戲劇化的好題材。
原作所寫,有關中國是病毒源頭的段落,基於打進內地市場的商業考量而一筆不留,
那就轉移到同是獨裁國家,卻更封閉的北韓吧。

片中所述,拔掉牙齒防止疫症擴散的方法,當然是斬腳趾避沙蟲,
但這卻暗諷了極權政府一向做法,有任何問題,都先向受害的人民開刀。
偷走的就被緝拿,不順從就視其叛國;
從這情節的暗示,觀眾可從中得出,
疫症早在北韓爆發,但政府封鎖消息,外界亦無從得知,
而北韓處理手法,就是禁止人咬人的情況,
杜絕病的蔓延,也杜絕人言的蔓延。
在Gerry來之前,就沒有一人理會並相信駐北韓特工的話,以為其瘋言瘋語,
從行為的荒謬,可見其政權的荒謬。

當然北韓的人權問題,普世皆知,
沒有隻字談到中國,亦沒有跟隨小說去寫西藏,
就連原劇本有描述的俄羅斯部分,也消失了,
整個第三幕高潮,本來在俄羅斯拍攝的,
到底是過份政治敏感而被公司否決,還是現在傳媒所報導的導演與編劇不合,
已經無從得知,即使沒有陰謀論,電影沒有了小說的政治性,是顯見的事實。

宗教

以信立國的以色列,竟可預先建起城牆抵禦襲擊,
在未起行未得悉真相前,還真的有一絲錯覺,這是因為有先知預言的緣故。
當然,這只是導演顛覆信徒期待,並加以對迷信宗教鞭撻的手法而已。
搬出重建城牆的典故,才有其深層信仰上的比喻。

失去了耶路撒冷的城牆,
先知祈禱,讓以色列人重得這地,再建城牆,以示復興。
聖經中曾經有過一次重建城牆的記載,來自舊約的尼希米記,
尼希米的計劃,確實再一次召集了信徒匯聚一起,
但他的重建,是自身夢想還是上帝默示? 聖經沒有提及,
讀新約(以色列中信奉猶太教的並不承認)的卻知道這批建起了城牆的人,
後代成為了耶穌所指責的法利賽人。

從前外在的城牆築成,是為了讓內住居民得到安全保障;
現在基督徒仍常談到「重建城牆」,那是內在的信仰城牆,
外面的,也許容易打破;內裏的,卻因著信,及眾人合而為一的心,而堅固牢穩。
因此,編導將裏面的敬拜聲浪,描繪成失守的關鍵,
就直接指出信徒向上帝的讚美,變成向惡魔招手的邀請。

還有Gerry在以色列目撃到兩個生還者的經歷,從而得出結局的計劃。
但為何當地沒有人去宣講?
除了是因為資訊混亂,又或是害怕他人將自己當成研究對象,
也許亦因為即使他人知道,亦只會當成一宗神蹟見證,將原因歸於神的拯救。

另外以色列得知疫症消息的來源,是截獲自印度的,
當地將病毒形容為「羅剎」,同樣是其宗教背景的專有詞,
還有,前文所述的「大地之母」,「蓋亞」亦是來自希臘神話,
最後高潮戲的一幕,則在強調科學的世衛組織中,
從而不難發現,《World War Z》(地球末日戰) 將科學置於宗教之上的意圖。

最後,《World War Z》(地球末日戰) 由始至終都跟隨 Gerry 的視角,
並在他眼中看到其他國家其他人民的單一思考觀點,並作出冷嘲熱諷,
只是電影也不是站於全知角度,
只在 Gerry (科學) 角度出發而去批判他者,不也是有著同樣的盲點嗎?

延伸分享:
尼希米記 – 重修城牆的使命

3 關於 “《World War Z》(地球末日戰) – 單一角度的思考盲點”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2013年度 十大最期待科幻電影 (上)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bon

    什麼同是獨裁國家??
    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行集體領導制的.
    權力分配在7個政治局常委會委員,最多任十年
    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選舉產生…
    所有國家大事都要7個常委商討同意才能作出決定.
    那有"獨"裁 ?
    單一常委(就算是國家主席)的權力
    肯定比其他所謂民主國家選出的單一總統要小得多

    回覆
  3. noeulogies 文章作者

    《經濟學人》2012年度的全球民主指數排名,中國在167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142位,被評為「獨裁政權」。或許可認為這是西方的標準,不過其實《經濟學人》所用的五個民主指標,在普世都具備認受性。

    其實本文並不旨在針對中國,只是想提出原著中有關中國的元素在本片一筆不提的事實而已。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