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翻新 – 談 Star Trek (星空奇遇記) 的角色塑造

Star_Trek_2009

《Star Trek》的成功,實有賴於角色間的關係,及其性格衍生的麻煩與趣味
既要重塑經典,必要讓既有觀眾喜愛人物的形象飽滿鮮明,
因此開首的篇幅,如何介紹主角,就成為本輯最重要的任務,亦是炮製得最出色的地方。

初出生時的命名,祖父與外公的名字最終都有起用
成就了年紀輕輕時的 Kirk 一句 “My name is James Tiberius Kirk!"
這一場車輛追逐戰,不單交代了時代背景 (代表先進科技的交通工具)
亦確立了 James 愛冒險、有勇有謀、不怕衝擊制度的特色
他還是一個敢於挑戰,並有信心有能力可在關鍵時候扭轉劣勢的人物,
《Star Trek》中,James 一共三次徘徊懸崖邊緣,
從小時頑皮、到鑽台跳傘、跟最後與 Nero 的對決,
都顯現其勇往直前、不怕危險的精神。

他在酒吧中的打架,既突顯他闖禍成性的成長經歷,亦表現到其對女性輕挑隨便的一面
但最重要是他明知對方有四個人都仍然挑釁,打起來亦不是徹底被動
這場設計又是正反兩邊塑造其為人缺陷,及其格鬥策略的才能
至於他對於其父親,是否也有崇拜的情意結? (如同《LOST》的主題之一)
從他口硬心軟地接受了 Pike 的邀請,或許劇本亦有暗示其父子間的連結
有一幕 James 駕著電單車,看著前面浩大壯麗的銀河艦隊
那一場構圖正好讓 James 的心境有了多重解讀:
不止是 James 要踏上父親的路,繼承其使命,
也是 James 終有一個機會去發揮所長,如像本來的流氓生活並不屬於他的
那座電單車就如他的過去,很渺小; 前面的團隊就是他的未來,很遙遠,一望無際的浩大

另一邊廂,Spock 的童年想法與加入星際聯邦的過程,都在平行描寫並與 James 相互對照。
在一群火神星小孩各自於自己的一格半圓球體空間運算程式的場景,
觀眾跟著推軌鏡頭追蹤每一個一樣髮型、一樣說話頻率的人,
最後停了在一個看似同一個模樣,但眼神會不經意流露情緒的一個獨特的小孩身上,
他也會憤怒,也會跟平常人一般,在被刺激下有出手打人的衝動,
這個角色,觀眾此時知道就是 Spock。

這一小節精彩之處在於,一個鏡頭就講述了 Spock 在他們之間的不平凡
亦顯現了火神星的特性 – 以其物理空間顯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滿腦子是理性思考
從小孩的學習模式鋪墊了一整個星球的人物特性,沒有貫注個人感情,亦不受他人左右
於是,下一幕看到 Spock 父母與他分別的對話,本來只是兩者與 Spock 之間的關係比較
但有了同儕上課情形的冷漠,就更能使觀眾代入母親對 Spock 的關懷何其親切
母親在 Spock 心中份量不言而喻,因她是這兒唯一不同的,會對他表達愛的人;
及後 Spock 拒絕科學院,合情合理之餘,亦強化了之後故事對 Spock 的影響。

除了 James 與 Spock,一眾船員都得到充分的描繪,
每個重點角色都至少有一場戲去發揮其專責功用,並有獨特的對白設計去豐富其形象
當然為了配合娛樂至上的大片風格,他們都多作搞笑輕鬆的用途。
Bones 作為醫生兼 James 的好拍檔,一登場就諷刺地當上會暈船的「病人」角色,
編劇亦後來在企業號起航時,讓 James 當回 Bones 的「病人」,說出同一句暈船的對白
既加強二人情誼,亦讓 Bones 角色被記住了。
同樣的呼應手法,亦見於與 James 打架的路人,本以為只是一幕客串,
怎料後來船上的保安亦是由他擔當,之前James在酒吧罵他的一句 “Cupcake" (紙老虎),
在 Spock 驅逐 James 下企業號時,James亦獲他回贈同一句。
連小角色的安排都有伏筆,可見其人物刻劃的多元性。

更重要的角色還有 Uhura 的鋪排,
為了讓看過原作的觀眾,也不知道 Zoe Saldana 所演的角色名字
編導故意安排 James 去跟她調情,誤導觀眾以為她是 James的情人
在臨上企業號之前,有一場小段落暗示了她與 Spock 超乎尋常的關係
粉絲應在其語言專家的身份曝光時,就知道她是 Uhura;
而新的影迷則要待高潮戲前夕,她吻別 Spock,才與 James 一起知悉其名字。
名字的神秘性、與Spock的曖昧情感、及其火辣身材,成為留意 Uhura 的焦點,
反而她的外星語,就未有機會大派用場,僅作為花瓶也仍算有養眼之用。

至於 Sulu 與 Chekov,雖然沒有仔細描寫,
不過安排了一場重頭動作特技戲,由他們主導,不須戲份多已鋒芒畢露
Sulu 在鑽台上大顯身手並一手拯救了 James;
Chekov 則固定二人位置一按掣,瞬間將兩人轉移回到企業號上,
初看這一幕時,真的不得不從心底歡呼!
加上 Chekov 可愛的俄腔英語,還要不時作廣播,實在是主角以外的最愛。
Scotty 雖然出場最遲,但帶來最多的歡樂
因為研究曲速理論而被放逐,亦側寫了他敢於破禁的精神。

Nero 則不幸地成為本作最單薄平面的人物,
也許是因為原創角色,他的出現只是為了造就 James 與 Spock 的奇遇
他的復仇意圖,由始至終都沒有清楚合理的解釋
既然不想本土的原居民受害,大可留一聲警告
為何怪責 Spock 而滅絕聯邦星球? 但 Eric Bana 登場的造型確有一份懾人氣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