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the Wonder (愛是神奇) –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

To-The-Wonder-1

聖米歇爾教堂, 一道簡樸平靜的橋樑, 像可接通世俗與天堂
置身在內有如向上飛升, 承諾是神聖的, 然而一旦離開, 外面在等待的, 是繁囂的現實.
每一段愛情故事都上演著類似的情節, 從相識到相交, 從結合到分開
初邂逅時總有原始的慾望,
像一台數碼攝錄機, 可捕捉即時並快速移動的影像,
即使是稍蹤即逝的時刻, 都要全程記錄下去,
愈想保存每一個瞬間, 愈會見證那段時光流逝的急促
像一列馬不停蹄的列車, 一路向著前方駛去, 沒有停下, 略過一切

凡人的關係逃不過離離合合, 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
自然而然, 像呼吸的節奏, 像樂章的韻律, 像四季的氣候
兩人手拖手, 背後是白色的光芒, 那是愛情最純潔的當下
他愛她, 她愛他, 剪接一路的跳躍, 不知在哪一個定格, 哪一個場景, 關係竟然變了
變得冷漠, 變得遙遠, 他在樓下, 她在樓上, 像有無形的框架, 阻隔了二人
同一間屋, 同一雙手, 距離與溫度卻不再一樣
熱情冷卻後, 那顆曾被完全佔據的心, 又再躍動, 又有了需要填補空洞的煩悶感
然後有了出軌, 當有了罪的介入, 人的愛, 早已不再

在世間上找不到永遠的真愛, 因為相處久了, 愛會慢慢變質
不再有激情, 總有一段過渡的經過,
男女之愛, 不復從前, 那結局是消亡還是昇華?
只好看造化, 但不論如何, 都不是那激烈的, 相互擁抱連為一體的親密
於是唯有流浪, 展開下一段尋找那曾觸手可及, 如今消散得無影無蹤的, 那名為「愛」的感覺
在沒有愛的國度中, 四周都是冰冷而陌生, 四野無人, 荒涼頹廢
怎樣看, 怎樣覓尋, 怎樣感受, 都是有所缺失, 如缺了一塊無形的什麼

就像著名詩歌所頌的, 塵俗的愛只有一刻燦爛, 基督的愛卻可長存不朽
只是, 處身現代社會, 繁瑣的俗世問題在纏繞, 即使是神父都再沒有看到上帝面貌的時候
神的愛既然毫無保留, 但到底要往那裡走? 為何祂掩面不顧祂所愛護的信徒
鏡頭跟著神父落泊的身影, 孤獨的足跡, 畫面外是他的禱告, 或是向天鳴求的埋怨之聲
凡夫俗子的感情故事, 與神父的事奉心路, 交錯上演對比, 竟不是各走兩端, 反而如鏡子般相互映照
這邊廂有肉體交纏, 男女情事本就為上帝賜予世人享受的歡愉,
那邊廂是講道傳揚福音, 同樣神聖, 同樣充滿愛
最初相愛是親密的, 後來疏離變冷淡;
同樣在信仰的道路上, 初信時是熱淚盈眶的感動, 親身見證的強烈
後來習以為常, 漸漸忘卻最初為何去相信, 事奉成了門面功夫, 內心靈魂卻已冰封

神父聆聽罪人心聲, 也承受不信者的攻擊, 又孜孜不倦的走進有需要的人群中
最後, 他可有覓尋到「愛」永恆的境界?
當他說到「基督在我左面」, 鏡頭前的病人、罪人正在他的左邊
當他說到「基督在我右面」, 鏡頭前的病人、罪人正在他的右邊
當他說到「基督在我裏面」, 神父站在天地之間, 這是否他重新感到愛的體會?
Terrence Malick 的電影, 從來不需要言明, 也從來不需顯現上帝的實體形象
用心去看, 開放感官的靈性, 祂若在心中, 影像自會觀照

作為《The Tree of Life》(生命樹) 後的新作, 風格如斯相像, 情緒卻截然不同
一樣零碎的剪接, 在《生命樹》是歌頌生命活力, 在《愛是神奇》卻是展現感情的脆弱易逝
一樣古典的配樂, 前者帶出創造的宏偉壯觀, 後者成了失去的哀悼思念
《生命樹》中的自然景象, 是迷失都市大樓後出走的天國之路
然而今次沒有了大自然的美, 剩下的是油污後的, 人工化的破石髒河
《愛是神奇》亦成為 Terrence Malick 首部沒有追溯過去歷史的作品
留在現代, 溝通模式的科技也有了突破, 只是人心更冷, 訊息比以往還要沉重, 好像沒有了情感出口
即使詩意依舊, 濃厚的情懷與救贖的希望卻消失不見了

從前以為這類抒情詩一般的叙事, 不需要有血有肉的演技, 原來不是
好的演員確是要從長篇獨白中琢磨角色, 去表演人物內心複雜的層次
沒有劇情支撐, 在頻密的影像轉換間, 更需倚靠演員的表情去感受那一幕該有的心境
可能滿有掙扎, 可能歉疚愛恨都集於一身, 若沒有故事與對白去交代, 就是演出要作提示
明顯地這一次擔正的 Ben Affleck 沒有做到, 讓男主角徹底面目模糊, 單向發展
他由始至終只有木獨的眼神與不自然的走路姿勢, 讓觀眾懷疑到底他的角色有沒有愛過身邊的人
不論喜怒哀樂, Ben Affleck 都是同一張臉, 同一種演繹方式, 在這部電影中每次的登場都讓人費解
Olga Kurylenko 也不見得有 Jessica Chastain 的靈光, 尤其她需要雙語演繹, 投入感更低
也許若本片視角甫開首就從 Javier Bardem 的神父出發, 一切感覺都會不一樣吧?

最後, 藉著本片的影評, 再一次向 Roger Ebert 致以敬意
他生前最後一篇文章, 就是《To the Wonder》的三顆半星評級

延伸分享:
The Tree of Life (生命樹) – 因我受造, 奇妙可畏

4 關於 “To the Wonder (愛是神奇) –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第 37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 選片名單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2013 我的暑期十大電影 Top Ten Summer Films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3. 引用通告: Knight of Cups 聖杯騎士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4. 引用通告: 《聖杯騎士》多夢、多言、多虛幻 – 電影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