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en’s Gate (天堂之門) – 塵世間最美好的, 早已一去不返

heavengate

What one loves about life are the things that fade.

所喜歡的女人, 所信靠的同伴
所持守的原則, 所成長的年代
留不下來, 也就隨風而逝, 流水遠去.
《Heaven’s Gate》(天堂之門) 記下了美國西部夢的終幕,
諷刺地在現實中也成為「新荷里活運動」的句號
甫踏入八十年代, 荷里活電影掀起了星戰後的科幻風潮, ET捉鬼敢死隊等成了主流,
作者導演的長篇史詩大製作就在1980年的《Heaven’s Gate》成了絕唱
如今看修復版, 又相隔了一個年代, 不禁更添懷念慨嘆

年輕的歲月, 如斯醉人
口出狂言沒有代價, 追求佳人沒有顧忌
臉上掛著天真單純的笑容, 校園內是無憂無慮的狂歡節慶
誰知道離開了那道校門, 鏡頭一轉已見荒涼冷漠
語言變得陌生, 槍聲劃破了曾經的歌舞昇平

吵雜而紛亂的城市中罪惡頻生, 遙遠卻熱鬧的鄉郊外則自由奔放
資本主義下市場主導一切, 企業與政府聯成一線, 要清除阻礙經濟發展的一切, 人命都可開個價
127個人頭, 已是一個郡的全數命脈; 在官仔骨骨的精英眼中, 只是一個數字
然而, 在酒吧鬥雞的競技場中, 在天堂之門的舞蹈嘉年華中, 那是百姓們的活力
在那處雖然仍有人事的衝突, 仍有生計的掙扎, 有賣淫, 有醉酒, 有盜竊, 有暴力
只是在Michael Cimino 的長鏡頭攝影下, 在外人James 的目光看來,
那理應是每一個人追求的理想國度, 何以竟不容於現世?
若然還要因著主流社會的不接納而要離開, 還要往哪裡走? 還可到哪兒活?

暴風雨的前夕, 那得來不易的寧靜與和平, 多想永遠的留住
不息的樂曲, 不停的馬車, 伴隨不絕的汪洋, 不滅的日光與星光, 卻原來也總會走到盡頭
當 Nathan 來到了小鎮, 純真無暇的愛情關係突然變成了現實的三角煩惱,
早前看似完美的, 原來只是觀眾想像, 或是局內人的一個夢
以前畢業的搶花遊戲, 如今化成了血肉橫飛的戰爭
時間, 可以吞滅所有的想法, 有過的理想, 都會屈服於現實中, 不屈服的, 就被逼瘋
時間, 可以淡忘最深刻的情感, 初戀, 婚姻, 或許都會一一過去, 不留痕跡
主角不是英雄, 他會妒忌, 他會軟弱, 因他也只是歷史洪流中走過的一個凡人
在最後的海中心, 他的人生仍在飄泊, 回憶的碎片, 散落了四周, 剩下的又是什麼?

2 關於 “Heaven’s Gate (天堂之門) – 塵世間最美好的, 早已一去不返”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第 37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 選片名單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向類型片經典致敬 (二) – The Lone Ranger (獨行俠)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