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ite (極限) – 時光靜止的朦朧詩意

Limite

開場是鳥兒展翅高飛, 緊接著一個女孩的近鏡, 囚禁的卻是一個男人的雙手
鏡頭在捕捉她的眼神, 轉眼卻游移到了一望無際的汪洋大海;
猶像肉身受世俗約束, 靈魂渴望往自由遠去
是腦內的想像, 還是真實在發生的情境?
過去的人生猶如一場夢, 在溶接手法下過渡得了無痕跡
分不清時間線, 回憶與當下紛亂交織

萬物生命在交替, 樹從繁盛到枯枝, 是季節的變更
只有一片江河, 長流不息, 晝夜不止, 按著潮漲潮退拍打著岸邊
宛如時間不曾流逝, 他們的生命都停留在以前, 不可分割
因此前一個鏡頭與現在的定格總在同一格畫面, 顯見他們仍承受著過去的重擔
之前所發生的, 所感受的, 都融入成為現在自己的所思所感,
心靈上無法解脫, 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然而, 遠離社會的人煙, 在海中心理應覓到軀殼與心靈的自由
只是自由, 像深海, 不見底, 無盡頭, 何以尋覓方向?
迷失, 困惑, 然後反受到爭取得來的自由吞噬, 在大自然中被淹沒

過去, 有愛上有夫之婦, 卻痛失摯愛的故事; 也有辛勤工作, 最後走上逃獄被通緝的命運
沒有留在俗世的目標, 只有不知漂流到何處, 不知那時有拯救,
拋開了道德枷鎖, 卻要在愛人墓前逃跑, 孤獨承受無人理解的悲傷
脫離了制度困阻, 卻沒有社會立足之地, 逃亡到天涯海角漫無目的
那也許並不是人們心目中所願見的自由, 最終剩下的只是絕望

重覆又重覆同一組鏡頭, 交替運用, 色彩轉換
循環又循環同一段配樂, 沒有休止, 連綿不絕
時間向前走, 但他們的生命氣息已停下, 再沒有向前划的力量與意志
在組合零碎片段的過程中, 觀眾看到聽到的是局限的世界觀
每一刀的接駁, 每一次的靜止, 面前呈現的並不是全部, 提供更多背後可能性的猜測
正因影像神秘而沒有明確故事推進的提示, 化為戲中一種被困而無法前進的境界
沒有關係鋪墊的前因, 海水起伏與草木擺動的攝影營造了一種迷離脫俗, 非處身現在世界的氛圍

結局又回到了那雙手緊鎖的女孩, 最後一幕停在飛鳥上
戲劇的環形結構也是同樣永無休止, 開始正是終結, 原來沒有逃離現實過
人仍在窮盡畢生的心力, 去呼喊祈求有人聆聽並能共鳴,
他們仍去尋找, 在心中的廣闊汪洋天地, 海浪翻騰, 悠然自在, 暢快奔放

1 關於 “Limite (極限) – 時光靜止的朦朧詩意”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第 37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 選片名單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