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 – 掛印與回頭

Grandmasters2

「老猿掛印, 關隘不在掛印, 而在回頭」

老猿掛印, 回首望月
回頭, 就是轉身的動作, 頭別向後方
宮寶森所指, 是向著馬三說的,
但在車站對決的一場, 馬三最後有否「回頭」, 王家衛留下了想像空間
而表面上贏了的宮二, 是否也應了「回不了頭」的不歸路?

回頭, 可以是浪子的回頭
離開了家, 迷失了方向, 作錯的決定, 但也有回來承認並改過得救贖的機會
馬三投靠了日軍, 在宮寶森看來是背棄了宮家, 於馬三而言只是順時勢的靠攏
於是, 師徒過了手, 宮寶森最後的寄語, 就是「老猿掛印, 關隘不在掛印, 而在回頭」這一句
那這一場戲過後, 馬三有否醒悟? 他有否驚覺「回頭」的重要性?
後來馬三的獨白, 證實宮寶森是留了手才比他慢, 因而並不是馬三武功高, 而是師父對一場情份的顧念
在火車站的復仇前, 雪路送葬之時, 馬三奉上輓聯, 是一盡孝道, 還是奚落挑釁?

一路到最後一場大戰, 那亦是代表宮家武學從此絕後的一場同門相殘的猴戲
老猿掛印, 最終敗在了白猿托桃; 然而, 後來觀眾才得悉, 這實是兩敗俱傷的雙輸
馬三兩次向宮二使出「老猿掛印」, 掛印即膝頂,
第一次將宮二撞倒後, 卻沒有抓緊對方完成「回頭」
然後第二次先膝頂後騰空, 宮二衣領已在手中, 只差一個轉身拋擲, 但他慢了…

他的落敗, 可以有兩種方向的解讀
這一慢, 可以說成由始至終, 堅決的不回頭,
贏了師父, 他以為自己可以獨擔大旗, 胸有成竹能撃敗宮二
殊不知, 道德上武學上他都欠了回頭那一步, 他驕傲不聽人言, 自招被宮二撃破的結局
「當時,我沒聽懂,還以為是他慢了」是終於意識到如果當日宮寶森盡全力, 馬三必然招架不住
但後悔已然來不及… 從宮家手中, 他始終沒有得到或抓緊什麼, 斷送了成為宗師的機會
這一慢, 卻同樣可以是馬三回了頭的證據
就是在生死存亡之際, 他知道向後一拋的後果, 馬三起了猶疑之心, 繫於同系師妹的安危
沒有下最後一著, 因而領悟到師父當日同樣因著這情份而犠牲自己,
於是現今也回頭, 效法了師父, 不負了當初他曾經的期望, 宮家的傳授沒有白費, 馬三反而被拯救了
兩重意義, 都為「見自己」的層次
前者為自私的人性, 後者則是最終仍能認清自己為人的表現

只是, 兩者對宮二或宮家而言, 只有一個既定的結局
這一戰, 誰勝誰負, 八卦掌, 六十四手, 註定成為歷史
從決定奉道開始, 宮二就要活在一生的遺憾中, 她才是回不了頭的一個
內部的徹底分裂, 在那支馬三送來的旗幟上看到, 那一割, 形意八卦再無縫合空間了
也許正因為如此, 宮寶森臨終誓言要宮二嫁人, 不要報父仇
王家衛把戰場放在列車高速行駛的舞台, 就表現了時代向前推, 無以復返的意象

這裡的「回頭」, 不再是良心的救贖, 而是指命運的抉擇
回首看過去的事,偏失去了走遠方的將來
宮二一生就只有身後身, 不能再回頭看她的眼前路, 她把這使命交給了葉問
同樣, 葉問指她文戲武唱, 獨欠一個轉身, 也就是回過頭來的一步
她只能活在過去, 報仇是其原則, 至少守著了武學家的道, 那是「見天地」的境界
但唱好了一台武戲, 不去轉身面對台下的觀眾, 那就見不了眾生, 就唯望葉問去延續了
至於葉問, 他失去了家庭牽掛 (妻兒), 也沒有仇恨纏繞 (不報日軍侵華之仇)
從春天到冬天, 一路堅忍到底,
只是人生總有遺憾, 否則就沒趣;眼前路縱暸闊, 卻始終無法再印證葉底是否藏過花
葉問隨著生活而流轉, 即使見了眾生, 其實也一早沒能回頭, 因為他從來沒有選擇

4 關於 “一代宗師 – 掛印與回頭”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梅花頌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3.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動作設計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4. 引用通告: 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