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 – 佛光與牌匾

Grandmasters1

武藝再高, 高不過天
資質再厚, 厚不過地

天下之大, 歷史之源遠流長,
時至今日, 還有武林的容身之所嗎?
宮二奉道之前, 就先求上蒼指引, 牆上佛光是天地為宮二立下決心的旨意嗎?
一尊尊的佛像, 葉問來上香, 宮二來拜訪
它們見證著一個又一個宗師的誕生, 同樣看著一門又一門武學的絕跡
及至最後, 只剩下葉問的眼前路 (詠春), 沒有了宮二的身後身 (八卦掌) 了
鏡頭又回到了佛殿, 光仍在, 像仍存, 幕一黑, 歸於一場歷史舊夢

在中國建築史中, 寺廟正是其藝術最高境界的展現
文物的保存, 猶如武術的技藝承傳; 牆身的光芒不滅, 就是功夫的精神仍有延續的希望
佛, 既是中國文化的哲學, 也是民眾信奉的靠依
有燈, 就有人; 兩次的出現, 也許表達了其一直在看顧與保守, 甚至為著人世的命運與遺憾悲哀
宮二能奪回屬於宮家的, 葉問亦終可將詠春傳授到世界
一直能保留, 就如蛇湯慢慢的熬, 靜候有心人去細味, 並珍而重之, 廣而傳之

又或者, 這只是自欺欺人的安慰,
佛像由始至終都是像, 它在看, 但它沒有情感靈魂
它是死的, 無為所動, 也無從改變一切
就正如功夫一樣, 可作花拳繡腿的比試
當真正的考驗來到, 卻是不堪一擊

十載風流, 竟成幻夢, 是那背景戲曲《風流夢》所哀鳴的
窮一身好武功, 換不回妻兒的性命, 阻不了戰亂的時局
守一生老教條, 廢了生平絕學, 亦斷了相交緣分
對上蒼的敬畏, 對武學的珍惜, 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帶不走, 也留不住, 時間終會流逝,
即使大仇能得報, 剩下卻是雙輸, 早已失去追不回
所以宮二吐了血, 丁連山註定無法再出手

逝去的名字, 就一一列放在殿上, 予人供奉神化
歷史留名了, 後人美其名為宗師,
王家衛卻還原了他們當人時, 原都是無可奈何, 還只好跟著生活流
再厲害的功夫, 一代過後又有誰過問?
成就一個葉問, 背後曾有過多少的宮二, 一線天, 丁連山被遺忘?
肖像僅為空, 時勢所造的面子罷了

最好的時候遇過, 往後無法再重現了
她留在過去歲月, 他卻往迎接新時代
王家衛在殿中兩幕重覆上演的場面,
就表現了兩顆曾經如此接近的心, 最終在相反的方向奔走
她成了往日如煙的虛空, 他就承接了燈火的責任, 見了眾生

除了佛光, 還有牌匾.
意象如一, 都是虛空與承傳的雙重解讀
於香港街頭拍攝的這段最後對話, 是宮二對葉問的交託
一塊餅, 一個武林, 一個世界, 見於那面前林立, 各式各樣的牌匾,
在當下是代表武學拓展的盛放景象, 在觀眾眼內卻深明是已然別去的昔日風光
王家衛重新強調香港曾有過這繁華, 從起頭慢慢建立至宗派支流的時光之旅
是寄望將來還有種子一直撒下, 還是在慨嘆這景貌回不了頭, 然後讓一張張相片封進塵堆鑲入歷史?
宮二與葉問縱使有過遺憾, 但畢竟他們看著在發展的香港, 一切尚待經營, 還有美好的未來在前方
但放諸現在的社會, 去看這年鑑記錄的文體, 是否意味著王家衛對牌匾的價值, 縱有懷念, 實是否定?

人的努力, 人的選擇,
每一步都決定了面前的命運
人無法確定自己一生都不會有後悔
而上天安排的, 卻沒有人能預測
即使有過傳世的建築成就, 儘管練到最好的功夫造諧
都不能確保能流傳多久, 能傳頌多遠
遇到怎樣的人, 在怎樣的時候遇上, 同樣不由人
唯有曾經動過心, 記在心, 去感恩, 去接受
也就只好到此為止了.

5 關於 “一代宗師 – 佛光與牌匾”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梅花頌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3.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動作設計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4.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美術設計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5. 引用通告: 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